从自焚的灰烬中再生

七年前包爸在苹果官网买了一部iPod Touch做为老婆的生日礼物,还特意在背面刻了生日祝词。这部iPod尽职地工作了几年,然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半夜,突然在充电时自燃起来。那时包子还小,包爸睡觉时不是一般警觉,因此火焰刚起,就立刻惊醒,跳过去拔线灭火。就算是这样,屏幕也烧得爆裂变形,彻底玩完儿了。看在她辛苦多年的份上,包爸没有扔掉遗体,找到原装的塑料盒装进去,塞到了某个角落。 搬到新家后某天收拾旧物,把她又翻了出来。想起来最近常看到把旧手机拆成零件后放进展示盒(手机装裱)的美图,决定也依样画葫芦,让她做为家居饰物,再次重生。 »

养成好习惯,做个酷小孩

两周前,包子学校老师邀请包爸到班里给孩儿们讲一节有关习惯养成的课。包爸临时抱佛脚,到图书馆做了一些功课,算是顺利完成了任务,过程还是挺有趣的:)现在把内容分享一下,供大家参考。这里是网页版的PPT(只能使用PC或pad浏览,上下滑动变换章节,同一章节内容左右滑动),下面是课件文案: 什么是习惯 举例:转笔,早上起床刷牙洗脸,跑步…… 长期形成的不易改变的行为、生活方式或社会风尚 三个特性:首先,在不必进行太多有意识思考的前提下,我们就可以自发性地完成习惯性行为; 其次,习惯性行为本身并不会引起极为强烈的情感反应; »

小米路由器修复之卯足劲儿蹬了个空

上周三用电视看小米路由器里存的电影时,突然速度变得无比缓慢,在手机app上重启后,路由器红灯闪烁——进入安全模式了。无线网络还可以连接,但是变成无密码的开放网络,手机app、管理后台、内置硬盘的内容均无法使用,家里所有的小米智能设备也都下线罢工了。无奈之下翻出另一个无线路由器,暂时顶上。 这个小米路由器是第一代产品,型号是R1D,内置1T硬盘,已经用了三年多,早就过保了。平常可以用app自动追剧,或远程让家里的路由器下载,回家后用树莓派装的OSMC媒体播放机或小米电视看,确实挺方便的。所以还真不想就这么放弃了,于是到了周末,开始折腾修复的事。上网搜了一下, »

如沐春风

早上打开浏览器开始工作,发现google calendar的界面更新了, 清晰,简明,漂亮……让人精神一振,心情舒爽,如沐春风:) 重要更新 2017-11-27:这几天发现Android手机和iPad上的google calendar应用都无法同步到最新的信息,网页版正常。折腾了一番发现,解决方法竟然是到网页版,点击右上角齿轮图标,选择回复旧版。然后app端就可以正常同步了,无语凝咽中( >﹏<。)~ »

Scratch编程计算奥数机器人克隆问题

为了教包子学习编程,包爸给包子装了一台树莓派电脑,里面有图形化的Scratch。然后从图书馆借了两本书(《Scratch少儿趣味编程》,《Scratch 2.0趣味编程指南》),扔给包子让他看了一阵儿。包子照着书里面的例子,自己拖拖拽拽,算是入了门。下一步要怎么教,包爸也有点迷茫。 周四爸爸陪着包子上奥数课的时候,老师出了这样一道题: 博士发明的机器人“大食1号”在生产出来1小时内要吃废铁,之后每1小时将自身克隆,做出来的克隆也和“大食1号”做相同的行动。现在,有1台刚刚生产出来的“大食1号” »

没有发现的规律?

和包子出去吃pizza吃到肚儿圆,走回家消食的路上,包子开始跟爸爸念叨最近自学到的新知识:“三分之一就是0.333333...,这种无限循环小数是有理数,而根号二或π这样的无限不循环小数就是无理数……”,然后,令爸爸惊讶的话语出现了——“……它们是真的没有规律,还是我们没有发现呢?” »

中二病发

这次犯中二病的是包爸自己。 前几天要做一个小手术,被推进手术准备室后,麻醉医生到门外和包妈沟通。我孤身一人躺在平车上,眼睛看着天花板上发出清冷光芒的射灯,头脑里突然开始回放起追了十几年的美剧实习医生格蕾里的幢幢片段,可偏偏翻腾上来的都是各种匪夷所思的意外和血腥镜头,心里渐渐慌张起来。 眼看就要堕入panic attack的糟糕境地,断然决定激发中二病科幻宅状态:设想自己成了即将踏上远征半人马座Alpha星的宇宙殖民者,正等着被放入飞船的冬眠舱。一觉经年后醒来,就可以面对一个全新的行星和截然不同的人生。还别说,挺有效,心情渐渐放松,开始盘算登陆新世界后自己的人设走向是在地底基地中逡巡于网络的腹黑系工程师、还是驾驶巨大机甲的热血系驾驶员呢? 还没纠结出结果,就被推入了手术室。麻师给我推了一管不知什么药物,把平车并到手术台一侧,头一摆, »

心胸广阔

又到一年螃蟹季,包妈在餐桌边言传身教,打开一只螃蟹壳,给包子一一指点哪个能吃哪个不能,这是腮,那是胃,这是心……包子惊呼:“这是螃蟹的心?哇,心胸广阔啊!” »

La Liberté guidant le peuple

十一放假期间,G FW似乎是悄么声儿的做了升级,自己平常用的vvppnn和xx-net两种科学上网方式都歇菜了。过了几天没有上网自由的日子,是可忍孰不可忍。到github上找了一个新的开源科学上网项目——v2ray,成功用阿里云境外ECS服务器架了起来。自由引导人民,再次脱狱的感觉无比美妙!在这里把过程记录一下,希望能帮到有相似需求的朋友们。 v2ray的机制是这样的:在墙外服务器部署v2ray服务器端软件,负责与被屏---哔---的网站通讯。墙内你用来上网的设备(PC/Android/MacOS/Linux)安装v2ray客户端软件,接收你的请求。客户端与服务器端则使用加密的私有协议vmess通讯。这种方式与vvppnn不同,因此目前可以逃过GF »

Atom Editor玩人记

晚上约好了和客户在微信上沟通项目修改事项,到了点会议开始,我打开Atom Editor,进入项目,打算一边看代码,一边在项目todos文档里做记录。不料Atom Editor出现异常:以往在左边tree view栏中单击文件,就可以在右边的主窗口中打开一个新tab编辑该文件。可现在不管单击哪个文件,都只是在一个tab中展现那个刚刚点击的文件内容。往日主窗口中一排tab齐齐并肩而立,目光炯炯随时等候领导校阅的壮观情景不再,感觉如同煤山上那仅剩了王承恩一人跟随的崇祯帝,芒刺在背,孰不可忍! 先到settings里看了一遍,感觉没有错改什么,稳妥起见把用户配置文件删了,恢复初始设置,故障依旧。估计是Atom自动升级了,于是删掉新的1. »

擦嘴

爸爸回到家,看到包子嘴边一圈巧克力正满意地咂么着,就叫包子去擦干净然后开始写作业。过了一会儿包子过来报告写作业情况,包爸发现还没擦好,就随口说:“嘴还没擦干净,快去,右嘴嘴角……”包子得令转身向卫生间跑,跑了两步停下来回头说:“我只有一个嘴,哪儿来的‘右嘴’?” »

摸金校尉们

某个周末的大早上,在微信厦大京籍侃爷们的群里…… 出场人物: yk:身在Washington D.C.心在四九城的地下党 e老:正经人类学科班的考古专家 黑森伯格:电商CXO 黄爷:腰围和实力一样雄厚,家里趁挖掘机 G博:生物学博士 张律:平趟金融街的大律 我:挨踢精英 聊天过程: yk:链接:2017香港秋季拍卖会重器全览 yk: »

遣词造句

把包子放到爷爷奶奶家几天,去接他的时候,奶奶有点担心地说:“好像包子跟班里哪个同学有了矛盾,他说‘全班同学里,我就是不跟她说话’,你们了解一下吧。” 回家的路上,包爸问包子是怎么回事,一开始包子不愿意说,后来终于开了腔…… 包子(愤怒):“每次我们刚一玩起来,她就神不知鬼不出没地拿着我最讨厌的东西冒出来!” 包爸(完全懵圈):“你先等等,神不知鬼不出没?你是想说神不知鬼不觉,还是神出鬼没?” 包子(好奇):“这两个词有什么区别?” 包爸( »

美中不足

今天包子返校后回到家里,翻出新数学书高高兴兴地看了起来。下午包爸问包子新书里有什么有意思的内容,包子说新学了一招“用双手表示9的乘法口诀”,爸爸问这里面的道理是什么,包子回答:“就跟妈妈以前教过的——个位数乘以九时,得数的十位数是那个个位数减一,得数的个位数和十位数相加等于九——是同样的道理。”包子越说越高兴,眉飞色舞地“赞美”起九来,“我有一个成语形容九,那就是——美中不足。九虽然是最大的个位数,但是只差一就可以成为两位数了,多可惜啊” 又:新校服黑外套一上身,立刻秒变熊孩子一只。 »

周末窜访东京[照片]

上周末短暂拜访了东京,何D君全程接送,十分辛苦 白猴特意从名古屋赶来,一起把酒言欢 吃完饭上街溜达,碰到一串类似马里奥赛车游戏里的卡丁车队,司机也都是cosplay的,看到我掏出相机就很配合地high起来了,可惜光线太暗,没照清楚 城市里有片水是挺好的事 坐电车去要拜访的公司,一出车站,我有点发愣,感觉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识啊。突然想起这不是新海诚的电影“你的名字”里出现过的场景么,赶紧拍照 电影里是这样的 往前没走十米,又认出一个地方 电影里把实景的那个塔去掉了,塔是慰灵塔,装骨灰盒的 »

一年来陪包子玩过的游戏

包子的小学一年级顺利地过去了,在学校交到了新朋友,老朋友也还有联系。各项能力有了提高,学习成绩不错,还得到了老师“有数学思维”的意外评定。纪律方面总是出状况,但是在班主任崔老师祭出小存折游戏的法宝之后,也有了很大改善。包爸回想了一下,感觉游戏的作用不容忽视,值得记录一下: 自创“大脑锛儿”游戏 包爸上初中时班里曾有人发明过一种把化学元素做成卡牌的游戏,风靡一时。可惜现在已经完全记不起当时的玩法了。包子上小学后,包爸就想着效仿这种模式,让包子和小伙伴们也有的玩。于是断断续续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在包妈的协助下,和包子一起琢磨出这个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