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高气爽后海边晒太阳轧马路

十一大假的最后一天,天气不是一般的好,于是,我们–我李斌炮炮小白大力鹏鹏李老爷一起到后海边闲逛来着。我们先是在荷花市场的牌楼前聚齐儿,一起坐在石头椅子上闲扯了一会儿,周围都是下棋聊天的住在附近的大爷大妈还有大爷大妈带出来遛的猫猫狗狗,两条腿四条腿的都在一片蔼蔼阳光下舒服的四处走动。李斌刚带了炮炮去官园少年儿童活动中心玩,炮炮穿着卡通饼干小衣服戴着小浣熊帽子围着小围巾,打扮的可时髦了。想当初咱们去官园的时候恐怕都是白衬衫蓝裤子红领巾的标准young pionner uniform吧,时代真是进步了啊。

人全到后我们就走进荷花市场里沿着海边走,虽然是假日可是游客不是很多,走了没一百米中午没吃饭的几位同学就不行了,于是坐在海边帅府园餐厅的露天座位上张罗着吃点什么。一栏之隔就是一池碧水和荡舟海上的游客们,李老爷喝了十五块钱一瓶的大啤酒,小白他们吃了面条和韭菜盒子,我和李斌琢磨着鹏鹏给我们出的智力题,炮炮一会反对李老爷抽烟一会又上赶着给李老爷倒酒比谁都忙,小风儿吹着杨柳飘着大家都十分受用。

吃完了我们本来打算继续无目的闲逛,可是小白起身擦嘴离桌5米远后说了一句话“行,可以开始找晚饭了”–众皆叹服,于是大家走进胡同开始找饭辙。后海一带临街的民房基本上都改成酒吧了,家家歌舞升平张灯结彩花样百出,什么“坚果吧”吧“朝酒晚舞”吧再加上满街的宝马奥迪,感觉真是盛世太平啊。我们绕过银锭桥头排了一长串等着拉客人去胡同游的三轮车,站在桥上往四面看尽是幸福的笑脸–黄种黑种白种的都有,再看就找不着鹏鹏了。没一会儿伴随着一阵冲味儿鹏鹏又出现了,手里捧了一饭盒子的炸臭豆腐,于是我们就在一片祥和加臭香臭香的气氛中,津津有味的继续在街上行走。

下面的征途是寻找传说中的孔乙己酒楼,大力小白自称认识道儿冲在前面,顺便把炮炮拎走一路玩去了,离老远我们就看见两个大人一左一右架着炮炮在胡同里频繁的起飞降落,欢声笑语直上彩云间。剩下几位大人在后面一边看景儿一边溜达,缅怀了一下在这附近投水的老舍先生,还在有武警站岗的大宅子门口探了几下头,感觉这巷子越走越深怎么还闻不见酒香呢?这时开路先锋们回来了,气喘吁吁的跟我们学舌炮炮刚才的语录–问:炮炮,机场是干吗用的?炮炮:停飞机用的。问:操场是干吗用的呢?炮炮:运动用的。问:那广场呢?炮炮想了一会儿说:是给广州人民用的:)

终于我们从一进进四合院的房檐空隙处看到了“孔乙己酒楼”的大招牌,一行人迫不及待的一拥而入,随即一拥而出–什么味儿啊。我们对臭豆腐没什么意见刚才还吃来着,可那是在大街上啊有什么挥发的也快,一个屋不大还好几桌人都点了闷头吃,那不成毒气室了么?好在外面有桌,还有几丛竹一潭水半幕星空,将就了吧。我们点了醉虾、四季烤麸、炸臭豆腐(again!)、天目山竹笋、油条炒牛肉、西湖醋鱼、剁椒鱼头、什么什么芋泥……前前后后还温了两斤半黄酒,这些南方酒菜吃的我心花怒放饭桌上发生了什么事儿基本没留意,反正最后是盆儿干碗儿净,有点剩的也喂了不知从哪儿跑出来的一只鸭子两只猫,临出门还在炮炮指挥下用自动擦鞋机擦了擦鞋–真超值大发了!

夜色下我们带着些微酒意腆着肚子走海边穿胡同溜溜达达往回走,消食儿聊天儿两不耽误,感觉秋天的老北京城分外亲切可爱,有点提笼架鸟的悠闲旗人感觉了,虽然回了家没有肥狗胖丫头给伺候着,可老爷们不是还有热水浴缸和Internet么,还是新社会好:)

摄影: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