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无情,短信有

正在全世界人民奋起抵抗禽流感的当口儿,我病倒了。连着三天在家发烧玩儿,烧的我百爪儿挠心坐卧不安。干不了别的翻出来两本《我的回忆》当药看,作者是张国焘–五四运动的学生领袖、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曾任中共中央的高级领导,后来逃亡叛党客死加拿大。作为“稀见史料”,这本书很有看头,看这个政治斗争的失败者怎样从他的角度陈述、辩解和评论,与正史辉映对照,别有启发和趣味。不过作为病榻读物,显然是我选择错误,书中的革命历史充满了阴郁残酷的党内斗争和复杂肮脏的政治手段,让人越看越丧气,心情低落。就在我身心具疲无力自拔的时候,手机铃音轻响,一位小学同学发来短信,她知道我在家生病后问候得着实贴心–“你有饭吃么,没有我可以给你送点:-D”–液晶屏的光芒刹那间冲破革命的重重阴云射入心间,山丹丹花开暖话儿短,发烧的人儿得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