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急时刻

晚上我歪在沙发上看刚买的the Hitchhicker’s Guide to the Galaxy,影片的重要角色从男主人公到外星异形到大脑袋机器人都是一口英国腔满嘴“Bloody Hell”,当看到女主角Trillian要被恶心的Vogon星人扔给大怪兽当点心吃的危急时刻,环绕声场里充满了Trillian的尖叫、大怪兽的恶嚎、Vogon星人的冷笑、“来人啊”的惊呼和…Hey wait a minute!在一部由英国人写的小说改编而来并由无数英国演职人员拍摄的好莱坞电影中怎么会有人用汉语惊呼“来人啊”呢??我足足又愣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惊叫声来自窗外!接下来我用了不到一秒钟按下遥控器的暂停键跳到窗边向楼下张望,昏暗的路灯下一个衣着时尚的女子一手捂头边跑边惊声尖叫,到我家窗下时迎面走过来两个小伙子,她停住脚步向他们求救,但是语无伦次来来回回是“破了”,“流血了”这几句话,两个小伙子拉屎攥拳头憋足了劲想见义勇为一把可就是不得要领。这时听到动静的邻居们纷纷从暖和的家里出洞,大叔大婶们披着大衣可里面都是花花绿绿的睡衣睡裤,惊叫女子见了这些可爱的人儿这才稍稍冷静下来,哆哆嗦嗦一问一答挤牙膏似的把事情囫囵叙述了一遍,她的故事当然比电影简单多了:歹徒伏于暗处–身后偷袭–硬物击头–劫走提包及手机–歹徒向小路逃窜–The End。听明白了的观众赶紧打110报警,又从家里拿出一些纱布创可贴给女子包扎,一群人经过讨论觉得现在去追坏人已经晚了,于是簇拥着女子向路口走去,离开了我的窗下。

坐回沙发我觉得有点意犹未尽,当然不是幸灾乐祸,而是刚才那一幕激起了我从小就有的一种情结–对危急时刻的渴望。 我一直希望自己在真正的考验来临之时能够沉着镇静,兜里揣足了党费言简意赅的说几句普通的豪言壮语就第一个冲向火线,战友有畏缩不前的就软硬兼施不让一个同志掉队,和大伙儿一起上刀山下火海,胜利完成任务后把党费花了去happy。为这从小到大我都特爱看那种在突然爆发的危机下显露各人本性的电影,边看边在心里暗自总结盘算–哪个该学习哪个该引以为戒,就差记笔记划重点了。

理论学习还要结合实践经验,在离京去厦门上大学的四年青葱岁月里我都跃跃欲试,象在陌生的火车站给大家办签票手续这类事我冲在前头,饭馆逃账分批撤离我殿后掩护,有些事情笨手笨脚办砸了大家宛尔笑谈,有些事情圆满漂亮至今引以为傲。但是情结还是没有得到满足:一是这些事件太鸡毛蒜皮,真该我报名参加青年近卫军的时候哪好意思跟组织提啊;二是事件的来临不够劈头盖脸促不及防,让人有思考的余地不足以体现出第一本能。哦,不对,其实我还是经历过一次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类的突发事件的,只不过当时的表现实在说不上完美,有点选择性失忆了。

那是在临毕业的时候,在一次和外系进行的足球赛中,我作为观众凑巧站在球场中线旁,也就是横跨火线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的尴尬位置。两个球队水平同样低劣战况胶着,观众们激情难抑渐渐把注意力从激励本队转移到漫骂对方上,第一枪是谁开的已经无从考据了,总之战斗在瞬间开始,中线附近的十几名观众扭打成一团,战斗又在瞬间结束,没死人没见血真正零伤亡,双方阵营都坚信正义在手宣告得胜凯旋而归。我的勇猛是有目共睹的–据我系足球队长描述他是从敌军团最深处揪着后脖领子把我倒拖出战场的。但是我心情复杂对大家的赞扬和战斗回顾唯唯诺诺不置一词–因为哥们儿实在是没的可说:我的记忆出现了空白。记得的是战斗在身边爆发的时候我想着不能把眼镜打坏了于是摘下来攥在手里冲入战团,下一个记忆就是身体奇怪地不听使唤倒退着从一片人潮中浮出,手里的眼镜完好无损。

为这事我苦恼了好一阵儿,失去的这一部分记忆对我十分重要,在唯一的这么一次体现出本性的“危急时刻”,我到底表现如何呢?从好的方面看,我在千钧一发之际还记得把自己最大的弱点保护好才出击,算是沉着冷静了,可是“沉着冷静”到失忆的份儿上,这这这,这岂是革命战士之所为?我对自己在将来危急时刻下的可能表现充满了焦虑。

一晃毕业十年,平常日子里还真没遇到过比当年那些事件更紧急的情况,而生活的阅历和应对的手段却相对丰富了许多,见招拆招的过程中没有了那时的冲动和激情,当年的焦虑自然早已丢在脑后。今天看到这位遭劫后惊惶失措的女子,才恍惚回想起那个渴望危急时刻的时代。一个年龄有一个年龄该做的事情,就让我用这把年纪累计的危急时刻的应对之策作为这篇笔记的结尾吧:
1. 冷静,Don’t Panic;
2. 睁大眼睛看四周,获取尽量多的信息以便正确估计形势;
3. 根据形势确定决心,要有一个压倒一切的首要目的;
4. 根据决心采取行动,除非出现新的颠覆前情的状况,坚持行动直到首要目的达成。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