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来客汪汪汪

1月24日

晚上余工何D君小白来我家商量一些乌七码八的正事,到八点多大力下班也赶过来了。听到门铃响我下去给他开门,从楼道窗户看见大力站在外面街上,脚边却有一只孤独的小狗,他俩大眼瞪小眼形同雕塑,我几乎都能看见大力头上不断冒出的问号了,这时周围一片漆黑只有他们头上有一盏路灯辉掩,情景还真颇具舞台效果。

开了楼门走到街上我一下认出了那条狗,中午我回家吃饭的时候就看见它在这一带逡巡,仔细看看,它身上干干净净对人十分亲近,我们一致认定这是一条走失或被人遗弃的家养小狗。余工临走前说天气这么冷如果不管它恐怕一个晚上就冻死了,这番话的结果就是我这个从小到大没养过任何哺乳动物的灵长类IT精英抱着这只串种牛头犬回家了。

受最近我们喜欢上的电视剧“武林外传”的影响,我们决定按七侠镇捕头燕小六的巡街犬名字命名小狗为123(要用天津口音来念)。家里没什么可喂的,给它掰了些饼干它连闻都不闻,从冰箱里我翻出一些红烧鸡腿儿,何D君说要撕碎了才能喂,说完就亲力亲为用嘴干起了这项工作。一直等着人凑齐了才去吃晚饭的我们一眼看穿了他的小伎俩,几个人一起死死盯住何D君,终于强迫他吐出了到嘴的鸡肉给123,表情痛苦不堪。

然后我们一起出去吃饭,一锅羊蝎子一盘羊肉一盘肥牛外加白菜豆泡粉丝等等,四个人吃了个盘儿干碗儿净肚儿歪眼儿斜,连羊骨头都打包了,走的时候桌子基本不用收拾可以直接上客人了。一个人回到家我把骨头喂给123,它稍微矜持了半分钟就开始狼吞虎咽,一点不讲礼貌地把骨头嘎巴嘎巴嚼得震天响,我在边上看着十分惊奇,从来我都以为狗应该是抱着骨头只用舌头舔,原来那只是动画片里的艺术刻画啊,我对真实世界的认识又进一步完善了。

睡前我打电话给余工,恶补了一些养狗知识,余工说要是哪个房间不想让小狗进去,就在门口放一双毛绒拖鞋好了。我半信半疑地在卧室门口放了一双毛拖,123来到门口闻了闻,迟疑地看看我的眼色,果然没有进屋,在毛绒拖鞋上蜷成一团安然入睡,挡住了门口颇有护主的架势,让我十分开心。睡到天蒙蒙亮,123突然开始汪汪汪大叫,我迷迷糊糊起床在家里走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就上床接着睡,123又叫了一阵看没人理它,也就安静了下来。

1月25日

早上起来我去超市买了一根遛狗的链子,然后到居委会询问有没有报失的小狗,结果是否定的。于是我说“我留一个电话吧,有人来找就让他联系我”,一位大妈手脚麻利地把我的手机号码抄在黑板上,紧跟着在后面言简意赅写了一个大大的“狗”字!随后客客气气把我送出了门。出门我往办公室走,路过菜市场,一位两手拎满了果蔬肉蛋的姑娘带着一条小白狗走出来,小白狗欢快的蹿到我身旁,和我并肩而行,时不时斜眼看我一下,过了一会儿甚至扑到我腿上开始撒娇,莫非是123在我身上留下了“狗狗之友”的隐秘犬文?

晚上下班回家我给123带上新买的狗链出去遛了一圈,123显得十分兴奋,每个树坑都要去闻闻、尿尿、蹲蹲。它的胆子很小,听到鞭炮声就吓的不行,拼了命往前跑,劲头之大拽都拽不住。回到家123明显已经跟我很亲密了,我到那里它跟到那里,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123甚至跳起来把前爪搭在沙发上,眼镜紧盯着你上赶着巴结。我把它抱上沙发,它就老老实实趴在我身边,歪头既不看我也不看电视对着一个角落发呆,一副思考中的怪样儿。

电热水器里的水已经烧好了,我决定在自己洗澡前给123也来个大清洗,于是把它扔进了浴缸,它倒是摆出一副X狗不怕烫的沉着劲儿,比我想象的要配合得多。我用自己的洗发水给它从脖子到脚到尾巴洗了个干净,抱出浴缸找出一个袖珍旅行吹风机一通猛吹,勉强吹干了,怕它冷又抱到暖气上让它烤了一会儿这才放它下地。123满屋子跑着四处抖毛儿甩水珠儿,甩完了就自己用舌头上上下下地舔,边舔还边斜眼看我,显然对我的搓澡手艺不太满意,看来免费服务难做这一点在人界狗界是通用的。

Happy Ending

因为过年期间我要回家无法照顾123(我妈极端害怕所有有毛的动物),所以我在CPN宠物论坛、北宠网等几个论坛发了帖子,小白也在她的博客上帮我发了布告,希望能给123找一个主人。几天以来我收到了很多好心人的电话、短信联系,还有很多人在网上给我提了很多好的建议,真是太感谢了!现在我要高兴的告诉大家:123原来的主人已经找到了,他现在已经快乐的回家过年了!

28日除夕,余工先来我家接走了123,让我可以放心回父母家过年。把123牵到余工车里后,123一直透过车窗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据余工说车开出去没多远123就开始难过的呜呜叫,最后还掉了眼泪。送走了123我回家收拾了一下屋子,把头天晚上小白给我传过来的123照片加工了一下,做成小狗寻主的小广告,打印了30份。看着天擦黑了,估计没有城管队员和居委会大妈在街上巡逻了,我就出动在小区里一通狂贴,边边角角犄角旮旯的地方都走遍了,一直贴到冻得受不了了才作罢,在鞭炮声中回我父母家过年去了。初一中午我就接到了123主人的电话,于是我和余工马上把123送回了他自己家,原来123家里还有一条更小的小狗,他们俩个碰在一起拼命地嗅啊蹭啊,可高兴了!就像童话一样:“从此,他们快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The End

花絮

余工来接123那天问我给没给小狗起名字,我说起了啊,叫“123”,余工听了撇撇嘴很不以为然,他自己决定叫小狗“丢丢”,因为是丢了的小狗么。第二天我去余工家接123送回主人家时,一进门我想还是应该尊重主人,所以就大叫“丢丢”“丢丢”,这时余工却说“快别叫丢丢了,已经改名发财了”。我说为什么啊,余工尴尬的说,叫了丢丢到晚上就把手机丢了,大苹(余工爱人)直埋怨他不会起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