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期乐凯

话说去年中国摄影界有三件大事:一,小白从传统胶片转攻数码单反;二,我重新拿起了相机;三,前述两巨头偶遇,小白把她冰箱里的黑白胶卷郑重其事地薪火传递给我,交接仪式上我躲过她灼灼期许的目光,低头一看–胶卷都是过期的:)

过期归过期,用起来倒也不差,下面就是新洗出来的乐凯400黑白胶卷中的几张,虽然底片已经变色了,可是让冲印店师傅调调还是勉强能看的。

去汉石桥湿地的路上

绝尘而去的残摩

小白坐船头

坐船头的还有各路神仙和…北京烤鸭?

龙困浅滩

南银大厦附近某摩天楼和擦玻璃的蜘蛛人儿

我的新玩具:iPod Shuffle和海鸥4B双反相机,内装小白馈赠同样过期的尖儿货–伊尔福黑白120–敬请期待

炮炮哥在什刹海边

炮炮哥在什刹海边和李老爷划拳

附插曲一则:出了洗印店我在路边等公车,一皮夹克中年男子凑近我上下打量突然发问:“小伙子你会英语吧?”我后脖梗子上的毛儿一下子全警惕的竖了起来,心说这又是什么法制时空尚未收录的街头骗局?开场白倒是挺有创意。我没置可否回答:“怎么了?”皮夹克象找到了救星拿出一手机拨了个号就往我手里塞,说:“你帮我听听这说的是什么,怎么全是英语?”我犹豫了一下,觉得还真不像是碰瓷儿的,拿过来听了听拨号音确实不是平常的移动联通风格,半天电话终于接通了,一年轻男子的“喂”声传来,我把电话还给皮夹克说:“通了,中国人。”皮夹克大喜蹿到一边儿接电话去了。没一会儿他打完电话又凑到我面前就跟和我有多熟似的开始发牢骚:“丫说丫在美国,骗谁呢!你说丫就是一处长就牛成这样,要是局长得什么样啊?”我随口说:“在美国能漫游啊,一样打电话。”皮夹克斩钉截铁:“不可能!我的手机没漫游功能!”我心说合着这位是前门的双层巴士–特2,还是别搭理了,要不越说越没完。皮夹克看我不理他反倒对我语重心长起来:“小伙子我看你比我年轻多了,告诉你一个道理啊,对当头儿的……嗨!就这么说吧,过年家里别管多没钱,也得收拾出点好东西给领导送去,管用!”他絮絮叨叨还想大发感慨,我等的公车终于到了,冲他点了点头我上了车。第二站是著名的天意小商品市场,上来一群手拎肩扛大包小包刚进完货的南方商贩,他们嘈杂疲惫,但是健康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