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妇女节赞妇女劳动

对于劳动妇女我从来都是敬重有加的(可惜尚未有缘结识任何不劳动妇女,想来无非两类:不劳而获的–我祝愿她们的世界青春常驻万物永恒;不劳不获的……对这种奔得道升天去的准仙姑我还真没什么评头论足的资格),本来没想在这个日子里特意申明,不过恰巧今天读到小白和Google官方的Blog,引发了一些已往的记忆,感而作文。

首先阐明立场,我是坚定的男女平等主义者,不仅仅是因为从小受到的是这种教育,更重要的是生活的验证,就我的个人经历而言,同龄女性朋友的智商、情商、工作能力、个人修养和生活情趣在整体上与男性朋友相比是只高不低的。拿劳动说事儿的话,妇女们是绝不次于男同胞的。

不但不次,有时候是更好,这是因为女性独有的一些特质,我随便举两个例子:

  1. 敏感
    敏感能使人更快速准确的发现问题,是一种很难进行后天培养的能力,而女性在这方面要远强于男性。我看过一篇关于肖申克的救赎的影评,描写一对情侣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摩根弗里曼饰演的犯人Red年复一年的申请假释,每次面对不同的假释委员面试都是战战兢兢好话说尽,但是从未得到过批准。影片进入尾声,Red已经年老力衰几乎不抱希望了,他又一次走进委员会的办公室,刚坐下还没张嘴,这时正在观片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女孩突然说:“这次不一样”,男孩很奇怪:“有什么不一样”,女孩说:“那个假释官让Red坐的时候说了‘请’”。熟悉这部电影的人肯定想起来了,Red果然是在这次面试中争取到了假释。嘿嘿,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敏感啊,能够听出那个短短的please,同时迅速和前面若干次面试的情景做出比较,得出了正确的结论。楞小伙儿们,你们没戏吧!
  2. 独特视角
    视角独特能够引发绝妙的解决方案,也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神赐。例见今天小白的Blog–“在同一个地方跌倒第二次”,文中描述了她怎样带领同事把一件枯燥的重复性工作转变为“带有娱乐性质的竞技活动”,“大家相互催眠加自我催眠”,相信比赛胜者“将获得子乌虚有的某品牌DSLR一台”,从而极大地提高了劳动效率。说起来我也自认为是脑瓜机灵有趣的人,可是在办公室里和诸多男同事对坐大眼儿瞪小眼儿多年,这么简单、有效的法子却从来没有想到过,真是惭愧啊。
    虽然有如上可赞之处,可社会现实却显示女性在职位、收入等方面面临玻璃天花板的窘境。一方面当然有性别歧视和不公正体制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有来自女性内心的原因。由于文化传统和教育体制的影响,很多女性虽然能力十足,但信心和主动性却不足。比如今天Google的官方Blog上一位女工程师的文章–“我对女性做工程师的一点看法”中提到,在一次去南京大学演讲后,一位女同学向她提问:“我是学计算机软件的,蛮喜欢的。但是女生学这行不太好吧?你看我该不该找个时机改行?”,问她这样担心的理由,回答是:“女生三十岁以后,体力和智力下降,会跟不上男同事”。这种来自女性自身的“如此具体的性别歧视”真是为害尤烈啊。我个人对此也是有感触的,最明显例证就是:虽然我的女性朋友中颇多工作出众能力超群者,但到现在为止她们中间也没有一个人自己创业,这种反差也是说明问题的啊。

最后,祝劳动妇女们节日快乐,并请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