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黑 风高 车快 人怂

我对驾驶毫无兴趣(哪怕是坐在计算机或游戏机屏幕前),不过,除了大学四年在厦门虚掷光阴外,一直生活在北京,因此对坐车还是满在行的。我知道大公共车头牌子的数字要大于700才可以安心的上车,不然会被压扁、踩倒、口袋翻空;我还知道小公共都是火的战车,暴走、急停、加随意弹射乘客;我最知道私车车如其主,所以大强子家的马6要比大毛家的捷达安全可靠,更能快捷到达。

可是,就是这样,那天我们还是误上了一辆黑车!

事情起因是何D君约各位股东到书店碰头,事先用花言巧语骗取了大力的信任,没让大力开车而是坐着他新租来的捷达到了书店装修现场。等我和小白下了班赶到,视察完毕打算出门奔饭辙的时候,我们已经别无选择,只能一起坐变态人开的变态车了!

夜色下,我们心头鹿跳各怀鬼胎挤进捷达,没开出几百米,车里的四个怂人已经全部系上安全带蜷缩在自己的角落里了,连上车时在后座上滚来滚去没招谁没惹谁的一瓶玻璃瓶矿泉水都被塞入前座背袋妥帖保护起来。倒不是这瓶水金贵,实在是怕万一有个意外,硬物横飞误伤无辜群众啊!

我们紧张,何D君更紧张,他把座椅调的都快胸贴方向盘了,身子笔直目不斜视,脑瓜上日见稀疏的寸头因为根根警惕的倒立,显得更加稀少了。可您老要是没把握就别开这么快啊,不行,嘴上一边说着时速多少多少公里是自己的心理障碍,一边轰着油门往障碍上冲……开了一会,估计他的脑袋已经被疯狂的速度占满,开始胡言乱语了–
大力:从这个口左拐,然后……

何D君:左拐?不上辅路么?

大力:这地方咱们不是前两天刚来过么,你怎么不记路呢?

何D君:记录?记录什么?
……

真恨不得拿那瓶矿泉水冲他脑袋砸下去!这样起码车里就能少两样危险物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