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书店惊魂(附前言)

前言

为了庆祝具志书房的开业,我瞎编了《灵异书店纪事》这部以书店为舞台的魔幻现实主义励志情感杂烩剧,并以书店几位股东的名字(变态叔叔、小白、我、余工)命名了主人公:)预计用连载的形式绵延播出,故事中的人物和事件仅存在于另一时空维度,如与现实世界偶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一章 书店惊魂

京城东面有一块很小的地方,以这里为中心,每天早上都有很多人挤在或大或小的密闭金属盒子中,在地面上下或慢或快的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挤出那些金属盒子后,他们还要挤出一脸的笑容和满腔的精力,挤进垂直矗立于地面的或高或低的混凝土盒子中,用一天的忙碌争取未来的希望。傍晚,他们又争先恐后地从混凝土盒子中逃离,潮退一般乘坐各种金属盒子四散而去……周而复始长此以往,此地遂得一洋名儿CBD–Central Boxes District–中央盒子区。

在盒子区更东一点的地方,是我们共和国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通县,那里的原住民既有神州处处生根的汉族居民,还有一些恪守古老宗教传统、永远不吃天蓬元帅后裔的少数民族;更多的是新移民,他们为了离盒子区更近,将后半生抵给银行搬进了这里的新建楼盘。为了将这两地相连,修建了两条大动脉–经常栓塞血流异常缓慢的叫京通快速路,另一条速度较快运量惊人的叫城市铁路八通线,我们故事的主要场景就发生在这条城铁线的四惠东站里。

四惠东站进站走廊东头新开了一家书店,一楼面积较小卖杂志和报纸,各色封面女郎在整面墙的杂志架上层出不穷,表面看都是巧笑嫣然,暗地里较劲儿竞争,在保护好“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原则上看谁的衣着更省布料,一片盛世艳景下充分体现出精神文明建设的阶段性成果。顺墙角楼梯盘旋而上,二楼豁然开朗,阳光从高处窗口斜射而入,书架环墙而立,几张漂亮的摄影作品挂在墙上做间或点缀,气氛悄然转变为冷静安谧。

清晨六点,书店老板和一名年轻女店员来到书店,打开卷帘门,开始一天的营业。老板在楼下收银台等着开张,因为时间尚早顾客寥寥,就从架上抽出一本悬疑破案的杂志翻看。农村来的女店员看上去进城时间不长,一脸涉世不深的稚嫩。她手脚麻利地将一楼打扫干净,拎着扫帚簸箕上楼接着收拾。城铁列车从脚下发出隆隆声响,按时发车瞬间远去,随即降临的一片死寂让耳膜都有点不甘心,格外敏感的想再捕捉到一些音响。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惊叫从书店二楼传来,随即是咕咚物体坠地和迅速奔跑的脚步声。

书店老板抬起他剃成西瓜一样有深浅纹路的超短寸头,蜡笔小新一样的浓眉也扬了起来,眼镜片后面闪起嘲弄的目光,他向楼上吼道:“用脚踩!拿扫帚打!一只蜘蛛还能把你吃了?!”然而没有回应,随即楼梯山响,女店员气喘吁吁跑了下来,一脸惊恐,嗓子干哑语不成调:“死人!女尸!……楼上!……”

店老板终于放下了手里的破案杂志,用异常冷静的声音问道:“女尸?你肯定?不是无头女尸?或者……无尸女头?”女店员听到这种问题眼睛瞪得更大了,嘴巴张合却没有声音,先是点头觉得不对劲又是摇头,最后眼含热泪举起手一个劲地指向楼上。店老板思索了一下,到店门口把卷帘门拉下锁好,向楼上走去。女店员看了一眼关得紧紧的卷帘门,又看了一眼收银台上破案杂志封面印的血手印,打了个冷颤,到收银台抽屉里疯狂抓挠了一阵儿,攥起根铅笔跟着店老板上了楼。
站在二楼楼梯口,店老板四下张望,除了地面上丢弃的扫帚和簸箕,没见什么异样。回头看看女店员,她战战兢兢伸手指向房间的西北角。店老板眉毛一扬,刚要迈步,却被女店员拉住,哆哆嗦嗦把铅笔塞给他。店老板莫名其妙,问道:“给我这干吗?”,女店员话仍说不利落,却奋勇做了个单手执刃刺杀的动作。店老板又低头端详了一下手里写秃了的中华铅笔,啼笑皆非:“4B的,你怎么就不说给我找根硬点儿有尖儿的?”

话虽这么说,店老板还是捏着铅笔往西北角走去,女店员在后面三步远,叽叽缩缩地跟着。那个角落没有阳光照射,比较阴暗,而且被西墙和北墙的两座书架挡住。走近了才看清,角落的地面上确实面朝下蜷缩着一个一动不动,身穿白衣的娇小女子。女店员不敢走近,屏住呼吸看着店老板拿铅笔捅了捅地上的女子,又紧张地以手掩面,从指缝中看着店老板伸手把白衣女子的身体轻轻翻了过来,店老板仔细看了一下那个女子乖巧苍白的面容,回头对着女店员痛惜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双手扶住白衣女子的双肩,猛烈晃动大喊道:“醒醒醒醒!别睡了!!”

女店员闻言大惊,腿一软靠到了后面的书架上,那只掩面的手已经挡不住她大张的嘴巴了。这时被店老板猛烈摇晃,头快断轴儿了的白衣女子也终于嘤咛一声有了反应,她睁开眼睛,那双眼睛不大还是单眼皮儿但顾盼生姿,瞳中似有无限灵光闪烁,虽然她双眉紧皱,但上唇曲线丰富嘴角微微上翘,仍让人感觉她在调皮地微笑。白衣女子以手扶额头,喃喃自语:“我在哪儿?怎么了?……头,好疼……热……传送……传送点……”

白衣女突然意识到店老板抓住自己双肩的手,以及他的西瓜纹儿寸头越凑越近的趋势,警醒之下双手齐推,一下将店老板推出一米开外,自己随即站起。环视周围,白衣女冷笑:“就是这里?这就是我的传送点?”,接着她面向站在一起的店老板和女店员轻声说:“哼,两个墨点儿……竟然被看到了……算你们倒霉吧!”。随即,她双手一合又迅速张开,两臂在体侧展开,周身竟放出微弱的白色光芒,身体向上一挺,整个人轻轻飘离地面几寸!半空中的白衣女低头闭目,开始用一些听不懂的语言低语,双手隐隐发出蓝光缓缓攥起拳头。店老板左看看白衣女右看看身边的女店员,似乎有些莫名其妙又有些犹豫不决。而女店员两只手都塞进了自己惊讶的大嘴里,呜咽着呆若木鸡。

正在这时,站内又一列城铁列车进站了,在愈来愈强烈的晃动和噪音中,随着白衣女嘴唇的翕动,店老板和女店员看到她双手的蓝光逐渐强烈,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白衣女头顶上还凭空绽开了一个光球,并飞速扩大着。突然,白衣女紧闭的双目霍然张开,两臂交叉在胸前,果断的大喝:“饕餮大法–记忆吞……”话音未落,电光闪烁,屋宇震动,响声大作!
……
……
……
当列车离去,一切又归于沉寂的时候,女店员惊奇地意识到自己浑身上下并无异样,而刚才飘浮着白衣女的位置,竟然出现了一位茫然失措,一副书呆子样,从眼镜后面射出询问目光的年轻男子。他看上去文弱平和,坐在地上……等等,他并不是坐在地上,而是坐在、坐在面朝下趴倒在地的白衣女身上!女店员突然回想起了刚才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在白衣女睁眼大喝的时候,她头上的光球突然爆裂,一个男子身影在半空中出现,随即砸落在白衣女头上。

书呆子探询地看了一眼面前的店老板和女店员,举起一只手似乎想问好,随后显然觉得不太舒服,挪了一下屁股低头想看看自己到底坐在什么东西上了。这时白衣女子一声怒喝,从地上一跃而起,将身上的书呆子弹向空中。书呆子在半空中借势翻了个跟头,轻飘飘落在房间中央,背手而立。白衣女双拳的蓝色光芒已经消失,这时用左手揉着脖子怒不可遏,右手猛然挥出,一道白光从掌间袭出,直取书呆子。眼看白光堪堪打到脸前,突然书呆子周身泛起一圈蓝光,防壁一般将白光弹于无形!白衣女愣了一下,不再动武,手指书呆子喝问:“你是凭……凭–凭什么坐到我头上?!”书呆子深深鞠了个躬,一脸诚恳地说道:“这位大姐……”

“你说谁是大姐?!”白衣女立刻不干了。

“啊,那么,小妹妹……”书呆子立刻改口,白衣女还欲驳斥,但看那呆子一脸认真的呆样儿,勉强把二十多句诅咒咽了下去。

书呆子继续说道:“坐到你头上绝对是我的不是,非常抱歉!不过……看来小妹妹你也是位书灵啊,那你应该知道使用传送点的规矩吧,最新4.2β版中明确说明-‘Alpha系列单人传送点两次传输的最短时间间隔为60秒,因此,每位书灵在传送后应在该时间间隔内离开传送点,以免为后面可能的传送造成障碍’,你看,如果你按时离开了传送点,我也不可能凭空坐到你头上啊……”

白衣女被书呆子的背书腔调气的抓狂,立刻打断:“甭废话!没问你这个!骑到我头上,你还有理了?快说你跑到我的传送点来……”话没说完,却见那书呆子抬起左手,将腕上的手表表面对向自己,嘴里开始念叨:“50,51,52……”白衣女牙关紧咬,双拳紧攥指甲盖儿都变了颜色,可也只能闭嘴,忙不迭从那个角落一跃而出。落到地上,白衣女还要发作,却见那呆子一脸真诚地微笑点头,右手还伸出拇指向她摇来晃去做肯定状,一腔怒火如同碰上湿乎乎的棉被,无从下嘴。只好车转身面对已经莫名其妙半天了的店老板和依然大张着嘴巴纹丝未动的女店员。“看什么看?我先收拾了你们这两个墨点儿再说!”

这一次,白衣女没有低头念咒,直接把双臂向后一背,当双拳再次从体侧出现的时刻,又一次闪烁着荧荧的蓝光。书呆子见状眉头一皱,抬手做势要阻拦,同时张嘴咕哝道:“哎,你等等,这是何必……”说时迟那时快,没等呆子的胳膊伸直,那边白衣女双拳已经挥出,两团蓝光一左一右飞向店老板和女店员。

“啊……”女店员大张了半天的嘴巴终于嘶喊出一声惊呼,可更让她吃惊的还在后面!眼看蓝光飞到眼前的关键时刻,女店员身边的店老板突然双臂一伸,用手接住了那两团蓝光!店老板慢慢把双手收到胸前,蓝光仍然在他手心里熠熠闪烁,这时他把双手一攥,拳中蓝光立刻熄灭,消失无踪了。

在屋中所有人惊奇的目光注视下,店老板无可奈何的对白衣女说:“我说你怎么这么着急啊?让人说句话会死么?”接着他转向嘴已经张到极限,直接能数出每颗牙虫眼儿数的女店员说道:“让你受惊了啊,没事儿,你在做梦呢,醒了就一切都好了……”随即一只手轻轻在她后脑按了一下。女店员突然全身松弛闭眼瘫了下来,早有准备的店老板伸手扶住,让她慢慢沿着书架在地上半躺了下来。

白衣女子的怒火和惊疑瞬间变为好奇:“喂,西瓜头,你……也是书灵?”店老板摸摸脑袋皱眉答道:“当然,这传送点就是我建的,这是我的地盘!……你,你管我叫什么?西瓜头?!”这时,书呆子一本正经的发言了:“这位灵兄,请问怎么称呼啊?”店老板捻须微笑:“嗯,这还象话,我是三级书灵,书界注册ID是‘变态叔叔’。”“切……”白衣女一声嗤笑正要放刻薄话儿,没想到那边厢书呆子已经必恭必敬的回话了:“变态叔叔你好,我也是三级……不,我是四级书灵,我姓冬,名冬,都是冬天的冬。”随后他又转向白衣女:“这位妹妹你呢?”白衣女闻言挺起了胸膛骄傲的说:“我是白露拉伊修朵幽妮喔丝匹柯澈丝因特耐什……”变态叔叔听得心急如焚恨不得以爪挠地断然截住话头:“你就说你姓什么吧?”白衣女白了变态叔叔一眼,答道:“那听好了,我的姓是–肖婷诺娃婷斯奥简特朗勃蒂萝……”“好了好了,别说了!”变态叔叔已近崩溃边缘,痛苦不堪的说道:“求您了……这么着吧,咱们姓名各取头一个字,叫你小白,行么?”“切……土鳖!”小白一脸不屑,可是看看眼前恨不得以头戗地的变态叔叔,以及在另一边眼看天花板喃喃自语似乎正在背诵记忆的我,倒也失去了较真儿的勇气:“爱怎么怎么地吧,反正跟你们也说不清!”

变态叔叔振作了一下:“小白,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按规定不是应该每人一个传送点,自己管好自己的地盘么?你为什么跑到我建的传送点来?为什么还在地上睡着了?又为什么上来不由分说就把危险的记忆吞噬术往我们身上招呼?”

小白毫不示弱的回答:“我怎么知道?我是被……是被……是新分配我下界的!我也以为应该一个萝卜一个坑儿呢,肯定是传送中心出错了!那些机器最不可靠了,对!肯定是这样!传送过程中肯定出毛病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就记得很热!好像很恐怖的感觉……”说到这里,小白一脸痛苦的表情。“然后你醒了就看见我了?”变态叔叔接着问道,“是啊,一醒过来就看见你这张大脸,吓死人!”

“那你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拿记忆吞噬术对付我们啊?”

“有什么不能的?我以为你们都是墨点儿呢,我们不能让墨点儿知道书界的存在啊!记忆吞噬术有什么危险的?我从小就玩,我家的猫猫狗狗都被我练过手儿,对付墨点儿就更不会出问题了!”

变态叔叔突然有点生气:“你怎么一口一个‘墨点儿’叫个没完?叫他们‘普通人’不行么?你知道么,我原来也是个‘墨点儿’!”

小白突然面红耳赤,刚才嚣张的气焰一下自己灭了下去,羞答答地回答:“啊,我知道的……你们后来成为书灵的只有注册名么……我……我没恶意啊,只不过叫惯了而已……”

这时,一直没出声的我突然大叫了一声:“啊!我想起来了!”

变态叔叔和小白都被吓了一跳,变态叔叔问到:“你想起什么了?”

我兴奋地说:“名字啊,肖婷诺娃婷斯奥简……我说这个姓怎么这么耳熟呢?我看到《书界晚邮报》的新闻了!”

小白立刻紧张起来:“新闻?你胡说什么?肯定是看错了!没有的事!”

变态叔叔狡猾地看了小白一眼,立刻来了兴致:“我你快说!是什么新闻!”

我在衣服上下口袋摸了一个遍,掏出一个掌上电脑:“我有电子版的,给你们念念啊……在这里……‘本报特别新闻:三日前在来我国进行国事访问的瓦拉图吉国家元首瓦拉瓦拉大统领的下榻地,发生了一起灾难性的外交事件。据悉,瓦拉瓦拉大统领的守护圣兽神风雷禾忠诩赞靖翔天大凤凰’……见鬼这破鸟儿名字还挺长……念到哪儿了,噢,‘大凤凰在出访期间即将涅磐,浴火重生。此乃五百年一遇之盛事,外交部特意为大凤凰准备了一间静室。没有想到,正在大凤凰浑身燃起火焰的神圣时刻,一名误入静室的我国外交部工作人员竟以为遇到了意外着火事件,迅即用屋内花瓶的水浇灭了着火的大凤凰,导致涅磐失败。大凤凰受此三千年未遇之侮辱和打击,已一病不起,入住国家一级守护兽医院。目前各国烧伤、整容、心理辅导和禽流感专家已接获邀请,赶赴医院进行会诊。瓦拉瓦拉大统领已向我国外交部提出正式抗议,要求彻底清查事件,惩处有关人员,并赔偿损失。外交部发言人在正式调查结束前拒绝向本报记者公布肇事者姓名,但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该员工乃外交部女性职员中的佼佼者,部长的得力助手,工作能力出众,素有小快手之美誉,且出身于著名外交世家肖婷诺娃婷斯奥简(转12版)’第十二版,稍等啊”

“够了!”小白猛然抬起头,出人意料的是她的眼里竟充满了泪水,“我……我当时压力很大!……我们连轴转了三天……我……我……最怕带毛儿有翅膀的鸟了……更别说它身上还满是火……我就是想……救……救……”小白说不下去了。屋里的两个男人面面相觑,都有点后悔。变态叔叔咳嗽了一下发话:“没事,没事,这算什么啊,不就一只鸟感冒了么?我去给你倒杯水啊。”随后向二楼办公室走去。

我站在悄然落泪的小白身旁,手足无措,几次欲言又止。后来终于想出一个打破尴尬的话题,谄媚着说道:“你,你的名字很好听啊……真的,你看你说一次我就都记住了,好听的名字总是让人一下就能记住的……你不信?你听我背给你听啊:白露拉伊修……朵……幽妮喔丝匹柯……耐丝因特什……”这番话果然有效,小白听到这里立刻止住了眼泪,一脚踹向我,嘴里低声怒喝:“滚!那是我们家狗的名字!”

这时,变态叔叔一手拿着一杯水,一手拿着一张纸从办公室走了回来。面向两人表情严肃的说道:“别闹了!我收到书界的传真了,跟咱们仨都有关系,你们听我念。”变态叔叔把水递给小白,双手捧着传真纸,大声朗读起来:“发件人:跨界事务部人员派遣司,收件人:全体下界书灵,内容:由于传送系统中央计算机出现大规模故障,最近派遣下界的书灵可能会被传送到错误的地点,甚至有可能会被重复传送到已有书灵负责的地域。如出现这类问题,请各位书灵保持冷静并向人员派遣司及时反映情况。由于计算机系统无法在短期内修复,请书灵们停留在传送地点,就地展开工作。如有多名书灵位于同一传送点,则由级别较高的书灵负起领导责任,组成紧密团队。值此困难时刻,我们更加希望各位书灵能够坚守岗位,努力工作,在下界传播知识智慧正义,与谬误偏见邪恶斗争到底! 签名:杜拉斯.休 人员派遣司司长”

三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变态叔叔说:“看来,咱们三个要绑在一起了!”

小白皱眉问道:“那,下一步,咱们要做什么?”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眼光停留在斜靠在一边书架上沉沉睡去的女店员身上,叹了口气说道:“先把这位抬到什么更合适的地方吧,别让她再在地上躺着了……另外……在她醒过来以前恐怕还要再给她找个接骨的医生,你们看她的嘴,张的都脱环儿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