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雨中周末

星期五傍晚,北京开始下雨,在雨中,我们度过了一个完美的周末,此“完美”定义如下:

  1. 努力工作
    与何D君一起到中关村采购书店用的计算机、条码扫描仪、小票打印机、自动钱箱……加上意外赠品音箱,满满当当装了一后备箱。与此同时,小白在离我们近在咫尺的某校园参加厂商活动,埋头用笔记本电脑奋笔疾书,辛勤工作。随后我们接上小白,赶回书店,把买回来的设备初步接好,效率很高,成果累累!
  2. 适当休息
    在书店安装设备的间歇,我们从邻家小店买回来热气腾腾的麻辣烫,吃了个盘干碗净,唉声叹气,心满意足,权当垫了个底儿吧。还上MSN调戏了一会儿白猴和电话男:让白猴给我们当面演示一下福建黑社会老大送他的角子机怎么玩,等他撅着屁股费劲巴啦把机器搬到摄像头前面,我们早就敲了一句话在屏幕上:“你自己玩吧,我们早就走了…”然后和小白背靠背用两台电脑分别上线,频繁变换身份戏弄电话男,搞得他莫名其妙不知道到底在和谁说话,只好搬出“舅爷爷”那老一套法宝:“不管你们是谁,反正我是舅爷爷!”
  3. 探讨生死
    书店的事忙完,我们和电话男约好到和平门三千里烤肉碰头吃饭,在路上突然严肃讨论起了生死问题。何D君和我都是唯物论者,人死灯灭,吹灯拔蜡,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在车窗外的雷雨声中,小白也勇敢的表示:“我也不怕死!真死了,我就到天上去管劈雷好了!”这真是我听过的对身后之事最明确豁达的安排了:)
  4. 赴鸿门宴
    快到饭馆我们才想起来,上周末看完达芬奇密码,因为对一处情节有争议,我们三个和电话男打了一个抽十个大嘴巴的赌,昨天证据找到,是我们输了!可我们竟然还上赶着约他一起吃饭,这不是自投罗网么?不过后来的晚宴其实相当圆满,不但吃的高兴、喝的爽快、聊的八卦,还和旁边桌一对东北小爱人儿盘上了道。刚入座的时候,看着这一对肩并肩坐在一起,小白还小声跟我说:“这么坐,说话还要转个头,多别扭啊。”然后就听见那个男孩儿的东北腔在狂喷,而那个秀气小姑娘则一直低头吃饭跟哑巴似的。酒过三寻,时间渐晚,服务员们开始懈怠不太露面了,这时突然听见一声高亢脆亮的女高音响彻饭馆:“服务员~”全饭馆的人都吓了一跳,而这竟然就是那个一直没有做声的小姑娘在发威了!我们都乐不可支,迅速对这小公母俩产生了好感,随后两桌间敬烟倒酒相洽甚欢,他们离开的时候,我们都热情的祝愿小姑娘参加下届超女比赛马到功成。晚宴在欢声笑语中结束的时候,电话男不但没提抽嘴巴的事,还把胸脯一拍,直接把帐单接了过去,真是完美的饭局啊!
  5. 生死停留
    从饭馆出来,接着要观片,我和小白再一次嫌贫爱富坐上了电话男的奥迪。到小白家后,我们选择了一部据说充满了悬疑、一遍绝看不懂的片子:Stay(生死停留)。电影刚开始,好客的小白又摆上了小啤酒和牛肉肠,我刚喝了一口啤酒,刚才的酒劲儿就一起上来了,后面的事情我就记不太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