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XI里尴尬多

遇到尴尬事件,第一要保持优雅和从容不迫,麻爪儿、慌乱和畏缩都是不行的;第二要保持幽默和自嘲,笑容是无往不利的武器;第三要保持灵活的头脑,事情的解决总是有不止一种手段,不拘一格才能顺利脱身。下面是我在出租车里遇到的两次尴尬事件,还好最后都以喜剧落幕,今天就拿出来念叨一下。 N年前,我去拜会一位从未谋面的客户蒋小姐,因为事关一项工作的验收事宜,因此去之前在电话里着实“蒋小姐长,蒋小姐短”地套过一番近乎,不过人家可一直是不冷不热油盐不进,所以在出租车里心下就有些惴惴。没想到,车到地方一套兜,不由大惊失色,竟然没带钱包!坐在车里思前想后,觉得方圆十里地以内还真没有能马上带着人民的币驰援的好友,咬咬牙拿起手机给楼上的蒋小姐拨了过去,电话一通,我一改以前的一团客套,先一声语调情真意切的“姐姐!”叫过去,随后把窘境和盘托出。还真不错,蒋姐姐只困惑了短短几秒钟,就迅速的接受了身份的变化,拿着大钱包下楼来替我解了围。随后的验收事宜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蒋姐姐给予我的工作百般配合,项目顺利完成!这么看来,有时候授人以柄并不见得是坏事呢:) 没想到,类似的事件又一次发生了!星期一和小白大力在书店一直干到晚上11点才走,到建国门我们分了手各回各家,我上了一辆出租车,车刚一开动,本来疲惫不堪转速缓慢的脑子突然激灵一下清醒过来,我想起自己的钱包里已经没多少钱了,这下坏了!我浑身摸了个遍,只找出27块钱,与此同时计价器的数字却在无情的向上飞涨,才到阜成门,就超过了底限,到家门口,已经是36大元了!我说明情况,司机显然不太相信,让我回家去找找。上了楼我一通乱翻,可家里带“元”字的纸除了书架上的《元史论集》就是价值十元一张的小红帽水票了,我有心把我的小猪扑满拿下去,可一来未必凑的够,二来这大半夜的当街给人数钢蹦子,不象话啊!我无可奈何下楼跟司机说,要不明天我还用您的车,一块给您补齐了。司机脸拉的老长显然不乐意,这时我看见司机手边的烟盒,脑子一松知道该怎么办了,我说:“师傅这大半夜的您也够辛苦了,要不我给您拿包烟,来瓶啤酒得了。”这话立刻起了作用,刚才还挺长的脸立刻有了笑模样,客气地说不用了不用了没多少钱算了。我说不行,您等着。说完飞身上楼,拿了一包何D君白猴每次从日本都给我捎的Caster烟,两听冻的冰凉的啤酒再次下楼,塞进了司机师傅手里,目送他乐呵呵开走了。这得算我为了创建和谐社会做出的一点贡献吧?
[![](http://static.flickr.com/7/6241732_cbb2552e97.jpg)](http://www.flickr.com/photos/hughes500/6241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