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鸥食堂

海鸥食堂

不约而同的,和小白在同一个地方买到了这张DVD,甚至不约而同的,在同一天,各自在家舒舒服服地看了。憧憬着芬兰的森林、胖海鸥,以及咖啡和饭团的清香,让我们甩着手、轻轻松松、溜溜哒哒地,一起去食堂吃个饭吧!

声音

在食堂里,如果你的心足够安静,就可以听到各种精致、温暖的细小声音:勺碟碰撞的叮当、开水壶里的咕咕、随即变成咖啡壶里的轻轻滴落、三文鱼在小火上慢烤时的滋滋、以及猪排们从油锅中起身之后,店长祥绘一刀刀切下去,能够听到先是松脆,随即柔软,最后刀遇案板的逐层演绎。这些微小的声音细节有种魔力,似乎回到了小时候,星期日在家懒觉半醒时,隐约听到妈妈在隔壁收拾房间、准备早饭,心情从懵懂变为放松、舒心,又是幸福的一天开始了!

在食堂里念咒语

秉承日本电影常见的风格,“海鸥食堂”的叙事十分平静舒缓,就像祥绘说的“这是食堂,不是餐厅,是非常随意的,我希望客人不是特意过来,但可以在这里享用美食”。虽然讲的都是再平常不过的小故事,可间或又会出现让人击节赞叹的奇幻小片断:让咖啡好喝的咒语“Kobi Luak”,夜半摇曳灯光下钉稻草人的诅咒仪式,以及雅子与森林蘑菇的两次怪异遭遇……不需要解释,在沙发上会心微笑,从身体里不知什么地方会释放出一些神秘物质,让你感觉……这也算是一种咒语吧?

芬兰是个好地方

片中的芬兰十分让人神往,胖胖的海鸥在码头上懒洋洋的行走(是的,不是飞翔,是行走),蓝天下鲜艳的红色蓬布,蓬布下是干净整齐堆满了五色蔬果的菜摊,午夜不落的太阳,还有,被片中会讲日语的芬兰帅小伙Tommi Hilten自豪的称为造就了芬兰人的“我们的森林”……说起来芬兰以前的地位有点象波兰–“欧洲门口的擦鞋垫,谁都上来踩一脚”,在大国夹缝间艰苦求生存,建国不足百年,历经劫难,却有了今日的成绩,着实不易。DVD封面上提到芬兰是距日本最近的欧洲领土(飞机航程10小时),如此说来,同理于中国,有机会一定要去瞧瞧。

“能记住卡通歌曲的人,或许……都不是坏人”

说到底,电影总是讲人的故事,诚如小白所言“电影里的仨女的,一个比一个长得奇怪和寒碜…”,与奇怪和寒碜成正比的,是他们鲜明、奇怪和可爱的个性。创业店长祥绘,什么话都是张嘴就来,随随意意就说出了电影中最点睛的台词;男人婆似的美岛莉,粗枝大叶却能够用纤细的笔体默写出陈年卡通歌词;欧巴桑雅子,太深了深了去了绝对的深藏不露啊;还有那个会日语的Tommi Hilten,因为是食堂的第一个顾客,因此被祥绘给予了咖啡永久免费的待遇,丫居然就厚着脸皮天天来喝,被美岛莉数落后也只是笑笑,照来不误,而且,从始至终,这孙子也从没带过一个朋友来,真是令人发指啊!

美岛莉画的胖海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