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全市扒窃及反扒窃行业的朋友们问好、拜年!

说实话要不是昨天早上发生的一件小事,我还真想不起来给如题这几个特殊行业的朋友们拜年。事情很简单:在早上回百万庄的公共汽车上,我放在大衣兜里的手机,被临近春节还坚守岗位的小偷同学顺走了。有过类似经历的人多了去了,可惜,我是头一回,所以,有必要在这里记一下。

首先啊,向扒窃行业的弟兄们道声辛苦拜个年。这么危险的职业,没津贴没双薪没保险,临近过节也不歇着,真是敬业!抱歉手机设了密码,还得费道事去解个锁才好卖,给您们添麻烦了!手机用了好几年,早就不值钱了,不过存储卡里还有些有价值的东西,您老千万别低估了价值,轻易就出了手。一是短信,那些流传一时的黄段子、子虚乌有的谣言、虚情假意的客套话一概没有。能留在卡里的都是有情有趣有故事的,您就当解闷儿看看,没事的时候删改串连一下,说不定就能成功转职,进入小说或影视剧作家这个行业。不是说您现在这个职业不好啊,但起码作家是坐家里干活,工作环境肯定是好那么一点点了。第二是ebook目录下的文件,有几部英文小说,一套摄影教程,一部剑桥中国史,还有王朔的一些老作品,都是很经看的。删了绝对是损失,慢慢看吧,一定能给您扒窃之外的业余生活带来许多乐趣的。要是有所感触,欢迎与我交流啊,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么!联系我的时候一定要把您的体貌特征、所在位置详细告诉我,说不定会有意外惊喜滴!

然后,向反扒窃行业的同志们道声辛苦拜个年。在这事以前,我几乎没跟咱共和国的军警宪特组织打过交道。昨儿晚上,我终于迈进了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安全保卫分局的大门,坐在一位四十来岁的警察叔叔面前,录了我人生第一份笔录:)警察叔叔真不错,虽然我打搅了他看电视剧《贞观长歌》,也没有递给他马路边捡来的五分钱,他还是很和蔼地接待了我。警察叔叔拿出一叠吓人的“刑事笔录单”,抽着烟沉着地先把我的个人情况问了个底儿掉,一时间我对自己的境况产生了怀疑,如果不是墙上庄严的红色国徽,眼前刚毅的男性大脸,我差点就把相亲时练熟的那套说辞如流倒背出来了。整整半小时,警察叔叔记了快三张纸的笔录,事件细节差不多都记下了。不过对于我自认为很关键的一个线索和推理却嗤之以鼻,根本没写,让我立刻感受到了柯南面对木暮警官时的无奈。我很想推推眼镜站起来大声说:“真相永远只有一个!”但是想想身后可没有漂亮的小兰、沉睡的小五郎以及阿笠博士的撑腰,更要命的是我的身份证还在警察叔叔手里攥着,只好叹口气,按下当名侦探的心气儿,老老实实在三张笔录上依次签名,和警察叔叔道别,回去过我那一次杀人事件都没经历过的平凡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