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爸爸的头几个小时

今天凌晨零点3分,我们的儿子在人民医院顺利出生。因为当晚除了兔子没有别的产妇,医护人员懒得管没有依例清场,我得以赖在产房外仅一帘之距,倾听了全过程。听到儿子的第一声啼哭后,我还兴高采烈地斗胆在外面嚷嚷了两声:“兔子真棒!”。又过了一会儿医生腾出手来,出来简单跟我说了两句,然后让我去楼下病房办手续。等再上来,就不让我进产房区了。我还想着眨眼工夫就可以看到兔子和儿子了,可不知他们在搞什么,等啊等的半天没有消息。在这期间,我给两边家里人和挚友们都发了短信,无聊地拿手机东拍西拍,犄角旮旯都拍遍了,两排塑料椅子挨个儿坐了一遍,确认了每张椅子坐上去都是一样地不舒服……百爪儿挠心地熬了一个多钟头,这才等到娘俩儿一起被推出来。当我迫不及待地凑过去,把各种慰问之辞向兔子倾倒过去的时候,精疲力尽的兔子只简短地回应了我一句:“闭嘴”:)

到了楼下病房,把兔子在病床上安顿好,分配给我们的护嫂给我们弄了点奶粉给儿子喂了第一顿奶,这时我才算腾出工夫来仔细看看,觉得小家伙好小啊,小脸皱巴巴的,感觉根本无从分辨哪个部位像谁,除了小,我根本看不出任何别的特征!喂过了孩子,兔子也睡着了,护嫂说现在没什么事了,我又了解了一下住院的规矩,决定回家去取一些需要的东西。

打车回到我们住的地方,也就是早上四点来钟,街上一片寂静,我走在院子里,突然感觉到无穷的信心和力量,没有任何理由和依据,我就是相信:从昨天晚上下班路上接到兔子的“快回家,我要生了”的短信开始到现在,这短短的八九个小时里,我们的每一个决定和行动都是正确和完美的,而我们也得到了无比美妙的一个儿子。从今以后,不论出现什么情况,我们一家三口儿也能一起面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逢山开路,遇水叠桥,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