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铁鸟场安检到抗金名将之死

这周开始,包爸带着包子去日本玩,旅行的起点照例是首都铁鸟场,所以今天的闲篇儿就从周围朋友在铁鸟场安检时遇到的趣事开场。

白猴有一阵儿酷爱喝王老吉,天天喝还没够,回日本时往大包里塞了一整箱。结果刚托运完就被安检员叫进小黑屋,指着屏幕图像质问:“你自己说,像不像一串手雷?”

小白自从添了娃娃这个爱好,每次旅行都要依民主程序从众佳丽中挑一位带着去外拍。有次出差到西南边陲某缉毒前线城市,赶上位安检员估计刚看完勇闯夺命岛,对电影里东欧倒爷尼古拉斯凯奇饰演的FBI专家在检查恐怖分子邮寄的包裹时,遇到个内藏化学武器的娃娃片段印象犹深。这次真见到一位行李箱里有娃娃的成年人,琢磨着可以过回反恐精英的瘾了。把她请到屋里一通盘问,跟娃娃有关没关的都问了个遍,最后还在改娃工具中挑了把螺丝刀给没收了,才放她携娃乘机。

还是白猴、小白和娃娃,前两天在微信里又演了一场活剧。起因是小白新花重金,找人魔改了一个娃娃,扮相是杀死比尔里乌玛瑟曼一身黄衣,持武士刀,行百人斩的经典形象。

小白在群里美滋滋刚贴上娃照,白猴君立刻发现问题:“这个娃鞋穿反了!”,连续说了几次后,见小白没什么反应,就费力截图指证。强迫症症状之明显,已达发指程度。可神经大条的小白只是简单回应:“娃娃鞋我分不出左右啊”,就不搭理这事了。可怜的白猴忍到晚上十点,隔着太平洋再次发出“鞋!鞋!鞋!”的哀嚎,其境之惨,堪比那抗金不成,忧愤成疾,三呼“过河!”而死的名将宗泽啊!

艺术形象:

历史“真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