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爸爸的头几个小时

今天凌晨零点3分,我们的儿子在人民医院顺利出生。因为当晚除了兔子没有别的产妇,医护人员懒得管没有依例清场,我得以赖在产房外仅一帘之距,倾听了全过程。听到儿子的第一声啼哭后,我还兴高采烈地斗胆在外面嚷嚷了两声:“兔子真棒!”。又过了一会儿医生腾出手来,出来简单跟我说了两句,然后让我去楼下病房办手续。等再上来,就不让我进产房区了。我还想着眨眼工夫就可以看到兔子和儿子了,可不知他们在搞什么,等啊等的半天没有消息。在这期间,我给两边家里人和挚友们都发了短信,无聊地拿手机东拍西拍,犄角旮旯都拍遍了,两排塑料椅子挨个儿坐了一遍,确认了每张椅子坐上去都是一样地不舒服……百爪儿挠心地熬了一个多钟头,这才等到娘俩儿一起被推出来。当我迫不及待地凑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