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纳粹成为二战赢家,世界将会怎样?

诸君,请想象一下:如果我们身处甲壳虫乐队刚刚出道的60年代欧洲,却可以因为拥有雅利安人的血统和德意志公民的身份而自动成为高人一等的主宰民族;大街上灰色的国防军军服和黑色的党卫队制服最能引来艳羡和敬畏的目光;每年11月9日的鲜血日(啤酒馆暴动)和4月20日的元首日(希特勒生日)是最盛大的节日,除了铁幕另一侧腐朽堕落的美国、蜷缩在乌拉尔山东边奄奄一息的苏联匪帮外整个世界都张灯结彩普天同庆;如果你忠诚于党、努力工作、服从领导、哪怕闲暇在家也不忘以警惕的眼睛紧盯着邻居的一举一动,那么节假日你就可以带着全家乘坐着容克和梅赛施密特的喷气式客机到遍布欧洲的“通过快乐获得力量”(纳粹劳工组织)所属的度假酒店去游玩:威尼斯、里斯本、哥本哈根、马赛、伦敦…… 这就是英国作家Rober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