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焚的灰烬中再生

七年前包爸在苹果官网买了一部iPod Touch做为老婆的生日礼物,还特意在背面刻了生日祝词。这部iPod尽职地工作了几年,然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半夜,突然在充电时自燃起来。那时包子还小,包爸睡觉时不是一般警觉,因此火焰刚起,就立刻惊醒,跳过去拔线灭火。就算是这样,屏幕也烧得爆裂变形,彻底玩完儿了。看在她辛苦多年的份上,包爸没有扔掉遗体,找到原装的塑料盒装进去,塞到了某个角落。 搬到新家后某天收拾旧物,把她又翻了出来。想起来最近常看到把旧手机拆成零件后放进展示盒(手机装裱)的美图,决定也依样画葫芦,让她做为家居饰物,再次重生。 »

小米路由器修复之卯足劲儿蹬了个空

上周三用电视看小米路由器里存的电影时,突然速度变得无比缓慢,在手机app上重启后,路由器红灯闪烁——进入安全模式了。无线网络还可以连接,但是变成无密码的开放网络,手机app、管理后台、内置硬盘的内容均无法使用,家里所有的小米智能设备也都下线罢工了。无奈之下翻出另一个无线路由器,暂时顶上。 这个小米路由器是第一代产品,型号是R1D,内置1T硬盘,已经用了三年多,早就过保了。平常可以用app自动追剧,或远程让家里的路由器下载,回家后用树莓派装的OSMC媒体播放机或小米电视看,确实挺方便的。所以还真不想就这么放弃了,于是到了周末,开始折腾修复的事。上网搜了一下, »

用树莓派打造自己的怀旧游戏机

炎炎夏日,周末宅在家里哪儿都懒得去,想起上高中时一台红白机、二三好友、三十条命魂斗罗一整天的欢乐;大学时北京老乡聚会后余兴未了,夜奔钟鼓山隧道街机厅,借着酒劲儿雷电侍魂豪血寺直到所有人口袋空空……突然心里对这些老游戏十分长草,想起前一阵儿看过网上介绍过用200多人民钱的树莓派电脑打造怀旧游戏机的文章,赶紧翻出来仔细看看,发现整个过程并不复杂,只要装上RetroPie系统(在Raspbian操作系统上集成了很多游戏机模拟器软件和一个漂亮的GUI),就能得到一台专用的怀旧游戏机,用手柄玩上包括任天堂红白机、超任(SFC)、N64、GameBoy、世嘉、世嘉16位机(MD)、土星、DC、索尼PlayStation、 »

用Do Button,Do Note和Google电子表格做自己的时间记录器

想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工作学习效率,最重要的是掌控自己的时间。而要掌控时间,首先得搞明白自己这一天的时间都去哪儿了?市面上的个人时间记录软件产品一抓一大把,各有优劣,但是能够让你真正全权掌握自己的时间记录数据(至少要做到可随时记录,可随时导出为通用格式)的却是凤毛麟角。今天想说的就是尽量不求人,自己来,利用IFTTT的Do Button和Do Note两个应用以及Google Drive的电子表格来记录自己的一整天。 IFTTT是各种互联网服务、工具的粘合剂,她让你自己定制各种规则(If this)来触发另一些行为(then that),比如: »

我的女神:Hedy Lamarr

一般来说,对给真人贴女神标签这种事我是没啥兴趣的,尤其是现如今,线上线下的各路“女神”略经炮制就争先出洞,这个词蕴含的褒义贬值之快已经堪比津巴布韦元了。不过,对于今天想写的这位Hedy Lamarr(海蒂.拉玛),以我个人标准衡量确是实至名归,足斤足两。 “神迹” 1914年11月9日,海蒂出生在维也纳(那时的名字叫Hedwig Eva Maria Kiesler),父母都是犹太人,家境不错。十六岁时,她中学没毕业就跑到电影厂找了个工作,1933年十八岁的海蒂在一部捷克电影中担任了女主角, »

如何缩小我们的Arduino项目[翻译]

本文译自Make上的文章How-To: Shrinkify Your Arduino Projects(原文链接),及文中提及的教程说明(原文链接)。 从开始用Arduino做电子制作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希望能够将它们缩小到单一的小电路板上。我最早做的项目是一个可以自定义的单反相机定时触发器,使用了Arduino Deumilanove,面包板和很多跳线,一起装在一个电话簿大小的纸盒里。一天大早上五点,我带着这个盒子到中央公园,打算拍日出的缩时摄影,可到了地方,却花了20分钟时间把已经乱作一团的零件重新连起来。从那以后,我尝试了几种方法试图将制作项目的体积缩小,坚固性提高。拿定时触发器来说,我设计了一块带引脚插座的电路板,将它牢牢地插在一块Arduino »

Arduino盛宴[翻译]

全文翻译自Arduino官网9月17日发表的博客文章Breakfast at Arduino。 这是连续第二年我们在纽约的制造者大会上发布新产品了,明天大家到Arduino的展棚中,就可以看到下面的产品: Arduino 1.0 我们终于将Arduino应用开发接口,集成开发工具和电路板设计一起定型发布了。在Arduino接口设计上我们做了一些小的改动,以提供更多的灵活性。明天大家可以下载到最新版本,经过社区用户一个月的密集测试后,将提供最终的稳定版本。 Arduino Leonardo 使用Atmega32u4芯片的低价位Arduino板。和UNO一模一样的外形和接口,但是简化了电路设计。在软件方面,增加了一个极棒的USB驱动程序,可以模拟成鼠标、键盘、串口等( »

Arduino的心跳传感器[翻译]

[本文全文译自Make杂志的博客文章Pulse Sensor for Arduino] Yury Gitman和Joel Murphy创建了一个可用于Arduino平台的心跳传感器(网址): “我们面向学生、艺术家、运动员、制造者以及游戏和手机开发者设计了这种传感器,可以让他们很容易地在自己的项目中使用实时收集的心跳数据。 经过几个月的测试,我们开发了这款自认为创新性的心跳传感器。原型产品和附带的程序代码可以直接与Arduino连接,传感器本身可以很容易地夹在指尖或耳垂上。外形非常小巧,只有纽扣那么大,而且中间有孔,这样就可以缝到衣服上。我们希望能够批量生产这种传感器,降低价格,让学生、艺术家及开发者可以在他们自己的项目中方便的使用。 产品还包括了能够将心率数据图形化的软件, »

NDSL换壳记

前一阵儿,我家兔子的小黑——NDSL右边的轴坏掉了,上屏晃里晃荡的,根本没法停在一个固定的位置,看小说还凑合,但是玩游戏就太不爽了。上网搜了一下,发现NDSL右轴的这个问题也算是痼疾了,没什么办法,只能换上屏内壳来解决问题。打电话给神游的维修中心问了一下,换这个要100多块。但是在淘宝上转了一圈,发现买一整套外壳加拆机工具也不过100出头,想想还是DIY吧,不但多落一套工具,还可以长点本事:) 外壳和工具买来后,找了个阳光明媚的休息日下午,折腾了好几个小时,终于成功换好了,感觉这个过程还是有些难度的,所以拍了照片加上说明(鼠标移到黄圈上可看到)发在这里, »

The Return of the King:)

大家好!我回来了!两个多月没有更新,实在是汗颜。先向大家汇报一下最近的生活:其实哪里都没有去,只是瞎忙。启动了一个全新的充满希望的工作项目,开始每天背着沉重的笔记本四处奔波;把自己的家小小的装修了一下,换上了大玻璃窗突然感觉象生活在水族馆里、各种线缆机架迭床架屋地上了墙准备迎接新的家庭影院设备;心情起起落落,有时极端自信,感觉就像十指放在笔记本扁平的键盘上,可以像控制屏幕上的那些程序代码一样控制自己的人生。有时又困惑失落,向外的与他人的情感冲突,以及向内的自我追寻组成的合力箭头疯狂地向各处摇摆突击,看不到既定的方向。不过,总体来说,自信的感觉还是逐渐占据了主流。既然今天王者回归了,那就说些稍微霸气一点的东西,看看世界军事领域的新好玩事儿 »

What's this?This is a pen...

但凡是经过国内中学英语教学训练的人,对标题的这段对话应该都很熟悉,类似的还有“好啊油?”“安亩饭印,安丢?”据说都是些英语民族生活中常用的废话。由此也可以看出,笔这个东西,曾经在我们的生活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呢。现如今,文件制作都使电脑打印机,相互沟通常用手机互联网,笔是越来越少用了。不过,笔们并没有自甘寂寞,它们也在随时代变化,诞生出了各种各样的新笔,今天就在这里介绍几位,大家以后见到,就不用大惊小怪地问“What’s this?”了。 人体工学的拐棍笔 »

甜蜜蜜

周末约好了一起去宜家买些过年的杂货,我和小白大力先到了,就到餐厅里吃点喝点,等着大毛小侯小毛一家子。宜家的咖啡才6元,还能无限续杯,可以在座位上把自己喝得浑身暖洋洋,然后再去慢慢逛。就在我小口啜饮的时候,发现对面的小白正在一包一包的撕开砂糖的纸袋,往咖啡里倾倒,看到我惊奇的瞪圆了双眼,她毫不示弱地瞪回我:“怎么了?我就是喜欢小甜水儿!”,后来干脆拿起咖啡的木搅棒,蘸起糖津津有味地咂摸起来,一看就是小时候拿筷子挑芝麻酱蘸白糖吃的专业偷吃架势。我倒不是对甜食有什么看法,只不过觉得一码是一码,咖啡就得苦着喝,吃甜食的时候再可着劲儿奔甜蜜蜜去,那才像样儿:) 豪华版金银“馒头” 估计金银馒头的发明者也是对小时候馒头片撒糖的吃法难以忘怀, »

摩尔定律

摩尔定律(Moore’s Law)是由英特尔的名誉董事长戈登.摩尔(Gordon Moore)在1965年的一篇文章中首次提出来的,大意是指: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晶体管数目,约每隔18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今天提到这个,是因为这条老定律再次在我身上显灵,不顶礼膜拜一下,实在是说不过去。 起因是上周六自己的计算机开始犯病,心率不齐,间歇性重启。毕竟是用了五年没升级的老奔3啊,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升级吧!昨天去中关村拿齐了配件,晚上在家里装好了。感觉: »

XXX要从娃娃抓起

1984年,邓小平同志在上海参观微电子技术及其应用展时说:“计算机要从娃娃抓起”,邓爷爷一句话,全国立刻掀起了微机热,一年多以后,热浪冲击到当时念小学五年级的我身上。我们的小学增设了计算机设备和机房,我也被选入计算机小组,未来的IT精英就这样诞生了:)初中和高中,我都是班上的计算机代表,虽然大学学了文科,但是毕业后不久,就开始和朋友们搞自己的公司,做的也都是和计算机紧密相关的事情。所以,从我的经历来说,“XXX从娃娃抓起”就是真理、是事半功倍、是功在千秋…… 洗手要从娃娃抓起 这个章鱼洗手液瓶子,不仅仅是外形可爱、好玩而以。 »

游戏人生

上周DC送我一个华硕的游戏手柄,带力回馈、两个类比摇杆、十好几个钮,看着很是高级。回家后装好驱动连上计算机,然后…我就握柄四顾心茫然了…电脑里根本就没有游戏能测试一下这个神兵利器啊:(想当初自己也曾是PC游戏爱好者呢,在办公室QUAKE2大赛里,一骑当千,用火箭筒把余工、DC和一堆机器人轰的满地找牙,灭嚯嚯嚯嚯嚯嚯嚯嚯嚯嚯……那时候还真是玩的入迷,有一次夏天大中午骑车经过黄寺,一片灿烂阳光下,整条马路一个人也没有安静极了,转过一个弯,大概是哪个学校放学,突然一涌而出好几十个小P孩,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这要是手里有把0号枪(BFG10K电光炮,开阔地对群敌的利器) »

办公室的故事

对前苏联的电影,我一向是情有独衷的,“办公室的故事”这样的佳作,更是看了不知多少遍。说起来有点奇怪,老毛子那时候的电影,几乎有一部算一部,哪怕是“雁南飞”、“士兵的故事”这类结局伤感的片子,看完以后也从不会让你有太多沮丧或失落的负面情绪,总有一种霍然正气,在视听的短暂刺激后依然长留心间。不过说回咱们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办公室故事,恐怕就不见得都是堂堂皇皇的正面情绪了。 老板镜 时代不同了,现在办公室里的上下级之间再也不是同志加战友的关系了,是老板和雇员,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所以,雇员们就要想方设法,与老板展开没有枪声的战斗。第一, »

旧貌换新颜

当我们习惯于一类事物的时候,我们往往就会对它们丧失了兴趣,日积月累,生活也随之流入平凡。因此,我们时不时的需要一些新鲜的刺激,有时只要外貌起些变化,就能够激起我们新的热情,重新感受到事物原本的魅力。 新式俄罗斯茶炊 在俄罗斯的文学和影视作品中我们经常看到茶炊,这种亮光闪闪的大茶具其实有点象我们的火锅,中部竖一空心直筒,盛热木炭,茶水或蜜水则环绕在直筒周围。俄国人喝茶,一般都伴以大盘小碟的蛋糕、烤饼、馅饼、甜面包、饼干、糖块、果酱、蜂蜜等等“茶点”,绝对是一种社会交际方式。 »

人生中使用率最高的物品及其相关

众所周知,一个人的一生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睡觉,所以毫无疑问,床就是我们生命中使用率最高的物品了。余工曾经从这件客观事实出发,推论出一条“如何让你的生活质量迅速接近比尔盖茨”的理论,虽然我没有他那么极端,可是,关于床的一切,我都是很在意的:) 磁悬浮大床 First thing first,先要找一张好床,“好”的标准有很多种,丹麦设计师Janjaap Ruijssenaars的心水之作就是上面的磁悬浮大床,在我看来,这张床在两件事上达到了世界第一的标准:1)漂在半空的样子!2) »

游戏有益身心 沉迷影响生活

那天翻出一本几年前的电子游戏杂志,发现封面不起眼的地方竟然印着如题的字句,感觉这真是一句无比正确却又毫无用处的超级废话啊!我们可以试试把“游戏”二字换成别的事:“读书有益身心 沉迷影响生活”,“劳动有益身心 沉迷影响生活”,“研究马列有益身心 沉迷影响生活”……招招应验!中国的媒体就是这样悲哀,因为没有脑子只能做跟屁虫,所以大家都丢弃了社会责任转盯人民的币,用低级趣味和无关痛痒的废话来填充版面。好好的电子游戏到中国来却变成了“电子毒品”,究其根源还是中国人受权威思想压制、束缚太深,游戏乃至生活中的选择余地太少。孩子们从小就被读书考试升学一条死板的路径拴死,本该躁动激昂的青春无所张扬,一旦遇到电子游戏这样成本低廉、易于接触的释放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