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一边去吧

包子正玩玩具时被爸爸按住强行索吻,包子老大不乐意地嚷嚷:“一边去!”,这下轮到爸爸不乐意了,松开嘴教育包子:“这样不礼貌,对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阿姨都不能这么说话。”包子想了想做恍然大悟状,换了态度恭恭敬敬地说:“请你一边去吧!” »

认字了

楼外楼吃完午饭一家三口到旁边的西泠印社蹓跶。印廊墙上挂着很多石刻题记,包子又找到自己认识的字了,异常兴奋,指着一幅字大叫:“东!西!”包爸暗自惊喜——“连繁体字都认识了嘿”,可还没等到夸赞出口,包子下一句话却又暴露出没文化的本质--“麻将里都有!” »

幸福

昨晚包爸贴到睡得正香的包子耳边小声问“包子爱爸爸么?”没想到包子闭着眼微笑着点了点头,连问连点,到第四遍时包子咯咯笑着睁开眼,瞥了啰嗦爸爸一眼,翻身钻到包妈怀里接着睡……包爸觉得好幸福 »

团长

包子在床上玩军棋子,玩着玩着竟然往嘴里塞了一个。包爸赶紧让包子吐出来,然后和包妈一起严肃地批判包子。包爸说:“不许把任何玩具往嘴里塞!”随后历声要求包子重复爸爸说的话,这时已是泪眼婆娑的包子低头看了看爸爸手心里的罪证,抽抽嗒哒地说:“不,不,不许,吃团长...” ​​​​ »

数字诱惑

包子对数字的热情与日俱增,见天儿捧着日历从1数到31,乐此不疲。昨天包妈下班回来累得趴在床上,包爸教包子给妈妈捶背,包子捶了两下没捶出什么互动失去兴趣跑路自己玩去了。爸爸心生一计:“来给妈妈数着数儿捶到20好不好?”包子立刻来了精神,冲回来:“1,2,3...”念叨着老老实实捶了20下。 包爸眼见数字诱惑的奸计得逞,试图扩大战果:“来给爸爸数着数儿亲到20好不好?”包子毫不犹豫,撅着嘴贴上前来,包爸正要得意,却听到包子嘴里嘟囔着:“18,19,20...” »

坑爹

包爸下午要去超市,临出门问包子想吃什么,包子高兴地说:“大橙子!”包爸转身刚要走,又听见包子在身后一字一顿地强调补充:“草,莓,味儿,的,大,橙,子!”这得算百分百地坑爹吧? »

独立思考的问题

昨天和余工董工刘工在三里屯SOHO下面一个小饭馆吃饭聊天,从云服务谈到手机APP又说到儿童教育,董工问我:“在你看来,小孩儿教育,最重要的是什么?”,我想了想回答:“首先应该是培养一个健全的人格吧,希望我家包子能说会笑,搁哪儿都是个好人。”董工说:“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培养孩子的独立思考能力,不能象咱们那个时代,从小被洗脑,老大了才觉出不对劲儿,大好时光都被耽误了。” 话说到这儿,我就想了想包子的具体情况,大概从16个月大起,包子表现出擅长将视觉符号和语言挂钩,很快就学会了念10个阿拉伯数字,每天在院子里最喜欢追着汽车屁股后面——指点着汽车牌照的数字一个一个的念,捎带手还把“京”和ABC几个字母也学会了。 »

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

差不多一个月前开始,包子从以前七点多起床,提前到六点甚至不到六点就一骨碌儿爬起来,精神十足地开始折腾睡在两边的包妈包爸。这对于每天一两点才睡的我来说,实在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包子可以被看作一种相对简单的逻辑门设备:如果你用正面情绪输入给包子,那么有80%以上的概率他也会用同样的正面情绪做出反馈;而如果你用负面情绪对待他,那么100%他也会用负面情绪做反馈——简而言之,就是大哭大闹。这一点认识在前几天得到了更深的印证:那天一大早七点多包妈已经去上班了,我睡眼惺忪地在床上三心二意地陪精神百倍的包子玩儿,满心期望在保姆来上班前的这段时间里,能把小家伙糊弄睡着,这样我也可以来个回笼觉。没成想包子越来越精神,而且已经不满足于在床上滚来滚去的玩玩了,开始指东指西地要这个玩具、那本书, »

包子娘开始值夜班了

值班的时候包爸独自哄包子睡觉,从晚上9点一直睡到早上4点,吃完奶接着睡到7点多。包妈还郁闷包子都没想妈,结果第二天回到家,包子一见到包妈就变身橡皮膏,玩一会儿就扑到怀里腻一阵,被抱走就哭闹。下午包妈先去补觉,过一会包子也蹭在包妈身边午睡了2个多小时,醒后趴在身上怎么逗也不下来,包妈满意了。 »

当爸爸的头几个小时

今天凌晨零点3分,我们的儿子在人民医院顺利出生。因为当晚除了兔子没有别的产妇,医护人员懒得管没有依例清场,我得以赖在产房外仅一帘之距,倾听了全过程。听到儿子的第一声啼哭后,我还兴高采烈地斗胆在外面嚷嚷了两声:“兔子真棒!”。又过了一会儿医生腾出手来,出来简单跟我说了两句,然后让我去楼下病房办手续。等再上来,就不让我进产房区了。我还想着眨眼工夫就可以看到兔子和儿子了,可不知他们在搞什么,等啊等的半天没有消息。在这期间,我给两边家里人和挚友们都发了短信,无聊地拿手机东拍西拍,犄角旮旯都拍遍了,两排塑料椅子挨个儿坐了一遍,确认了每张椅子坐上去都是一样地不舒服……百爪儿挠心地熬了一个多钟头,这才等到娘俩儿一起被推出来。当我迫不及待地凑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