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P MJ

对我来说,Michael Jackson永远是那个能在脚尖上旋转身体540度的Moonwalker,现在,他和我最美好的高中时代一起永不复返了,我想念你们… BTW:我要费劲心机翻墙钻洞绕过那万恶的G W F才能使用Google的Blogger发这些短短的文字,那些高高在上者,你们以为用一堵墙,用蒙蔽、欺骗、压迫就能将所有人灌注成愚民和顺民,让你们踩在脚下去做“天朝”的迷梦么?Go down hell! »

忙到不行,上看家笑话

从25日圣诞节开始,何D君就回日本和尚子过新年去了。我把所有工作文档和软件装进一个移动硬盘里,带着我的保暖TNF羽绒背心(四惠东站商店街的暖气几近于无,不做好防寒抗冻准备是会死人的)正式进驻书店,开始全面军管。临近年关,百事烦杂,真是忙的不行,恨不得举手投降,实在没时间写新blog了,只好上一个亲身经历的压箱底儿的看家笑话,请大家见谅啊:) 那是差不多六七年前的事了,某个节日夜晚,我们几个同学约在SOGO商场里见面,玩了会儿游戏,购了购物,到了晚饭的点儿,我们走出商场,打算去一个附近的馆子吃饭。当时我们一共七个人:五男二女,唯一一辆车是电话男开着的他们单位的普桑, »

摩尔定律

摩尔定律(Moore’s Law)是由英特尔的名誉董事长戈登.摩尔(Gordon Moore)在1965年的一篇文章中首次提出来的,大意是指: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晶体管数目,约每隔18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今天提到这个,是因为这条老定律再次在我身上显灵,不顶礼膜拜一下,实在是说不过去。 起因是上周六自己的计算机开始犯病,心率不齐,间歇性重启。毕竟是用了五年没升级的老奔3啊,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升级吧!昨天去中关村拿齐了配件,晚上在家里装好了。感觉: »

It's Tea Time!

高中时,我白猴余工小白大力大毛何D君等人曾经自立过一个“茶族”,以能够成天坐在一起discussing weather over tea为最高民族理想。高考前,我们曾去民政部托过熟人儿,想让他们出个公文,把我们的少数民族待遇给正式批下来。不过显然咱们的人民政府觉得五十六个民族已经够多够烂(灿烂的烂啊)的了,没理我们的真诚诉求。后来时光荏苒物是人非各奔西东,这茶族的理想就这么搁下了,一晃就是十几年。 周末连着两天,因为何D君回日本探亲休假,我们都到书店干活,着实忙了个四脚朝天。虽然有点累,可是回家洗白白后放松了身心,清夜梦回,忽然觉得昔日茶族的感觉正在回归, »

TAXI三则

记得有生以来第一次打车是大一和三个同学挤坐“面的”,从西单到西便门,10块钱,感觉真是贵,奢侈!当时我坐火车从厦门回北京,三千多公里的半价学生票才40多元钱,一路三天两夜,前半程保证有座位,后半程能否有座儿要凭运气、视爬火车窗户的身手敏捷程度而定。毕业以后,我的第一个工作单位可以全额报销工作时间的打车费用,从此养成了依赖TAXI的坏习惯。直到这两年,学会了勤俭持家,而且公司办公室选在了与我小窝脚程十分钟的地方,这才算逐渐摆脱了TAXI依赖症,出于纪念,今天就祭出TAXI往昔中的几件趣事: TAXI里躺着 郭德纲有个相声说的是有钱以后怎么胡造,有一种造法就是弄几辆奥拓两边后门都拧下来,并排连起来开,这样就能在后座上横躺着了。 »

搭错线三则

搭错线是脑子进水、秀逗的一种具体表现,一般指某人因注意力过于集中或过于分散而脱离客观现实,下意识的做出离奇行为。其后果视错线程度而大小不一,可能给当事人带来尴尬、郁闷、懊悔乃至终生心灵创伤,而旁观者则从其中体会到惊喜、快乐和由衷的愉悦。是一种投入产出比极佳,适宜推广的社会性娱乐活动,例见以下三则: 例一,乃本人亲身经历: 那一天又到中午饭点儿,写字楼的各个办公室照例涌出各色人等,大家穿戴整齐,表情庄严肃穆,沉默不语的盯着电梯上方不断变化的楼层数字,历经苦等,终于看到电梯慢吞吞的接近了,这时一位挤在人群中的MM突然打破寂静回头冲身后的办公室大喊:“快点儿!车来了!!”…半分钟后大家挤在了垂直运营的电车中依然保持沉默, »

危急时刻

晚上我歪在沙发上看刚买的the Hitchhicker’s Guide to the Galaxy,影片的重要角色从男主人公到外星异形到大脑袋机器人都是一口英国腔满嘴“Bloody Hell”,当看到女主角Trillian要被恶心的Vogon星人扔给大怪兽当点心吃的危急时刻,环绕声场里充满了Trillian的尖叫、大怪兽的恶嚎、Vogon星人的冷笑、“来人啊”的惊呼和…Hey wait a minute!在一部由英国人写的小说改编而来并由无数英国演职人员拍摄的好莱坞电影中怎么会有人用汉语惊呼“来人啊”呢??我足足又愣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惊叫声来自窗外!接下来我用了不到一秒钟按下遥控器的暂停键跳到窗边向楼下张望, »

大木仓小学80级一班同学聚会召集!

标题写出来自己吓了一跳,原来大家碰在一起是25年前的事了,如果是在电影里表现的话,通常都是银幕一暗,随着字幕“25 Years Later”的出现,镜头转到已变成英俊小伙/漂亮姑娘/花甲老人/变态杀手的主人公大脸上,故事开场了… 时间:2005年8月27日(看大家的时间安排,可以改期)上午11点 地点1:北京市西城区大木仓小学 地点2:西单西西友谊商城(现在好像不叫这个名字了,就是西单赛特北边那个大楼)7层金太莱烤肉 »

My Precious--我厦门故地重游记

3月9日-11日,我因公出差到厦门,虽然只短短逗留了46个小时,可是心里百感交集!似乎某些早已被丢在脑后的珍贵姗姗迟来,趴在肩头向你敏感的部位轻轻吹了一口气,让你激灵一下;又似乎有某些新的、前所未有的东西从内心涌出,充盈鼓动着你非要向陌生人微笑,或者莫名雀跃一下……这些感觉稍纵即逝却又真实存在,想来想去唯一可以类比的就是咕噜姆最终拿到魔戒时的情形了,所以用他形容魔戒的口头语为题把所见所闻所感贴出来立此存照,算是对自己的一个交待,大家权当游记看好了。 与时俱进、只争朝夕的新厦门 在飞机上鸟瞰厦门满城绿意盎然,跟北京的萧瑟气息截然不同,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出了机场坐上出租车,没走多远就遇到友好的欢迎仪式:几个也就十来岁的少年站在公路边上向出租车车窗里熟练敏捷的发“飞镖”,那是一些名片大小的两折彩色卡片, »

我的观片环境--与各位七十年代生人分享

先做个声明,“观片环境”在这儿的涵盖面比较广,技术和硬件只是个引子,说得更多的是抚今追昔的心境、社会环境的变迁和只有同于1970年代投胎在祖国大陆的一小撮儿人中间才能意会言传的那点儿芝麻谷子。敝帚自珍是有的,絮絮叨叨恐怕难免,不过回忆都是真实的,若能在早已物是人非繁杂忙乱的今天给大家带来一点点的往日共鸣,也就值得码字儿抒情一把了。 混沌初开 说打从记事儿起我就对看电影怎么怎么那是夸张,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我是被电影吓大的。有生以来的第一部电影当然是家长带着在电影院里看的,俺娘三十出头想来还在爱玩的年龄,我那时候恐怕也还是粉雕玉琢处在既拿得出手又没什么独立意识,绝对的服从命令听指挥的阶段。不过那妈妈您也得挑挑片子呀,象我忘性这么大从小不记仇的人过了二十多年还记得当时的恐怖情形:黑洞洞一大屋子,所有人都坐着不许说话,更可怕的是眼前的银幕,上面鬼影幢幢都是说话怪里怪气古时候的人,一坏老头一生气把手放茶杯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