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古屋纪行

因为包爸的发小白猴君住在名古屋,所以每次到日本游玩,我们都会到这里呆几天。名古屋属于关西,有很好的港口,还有丰田等大企业坐镇,是日本制造业的中心,经济地位可对标中国的深圳或苏州。虽然地位重要,但人口比东京少很多(推计人口:东京都863万,名古屋223万)。另外二战时曾被美军轰炸机重点关照,停战时基本一片焦土,城市规划历史负担少。整体感觉比东京更宽阔、规整。 大须市场 大须市场是名古屋市中心一片有400多年历史的商店街区,因为交通方便,我们几次来名古屋,都是住在这附近的酒店。市场里不但有餐饮和各种娱乐设施,还有无数隐藏在犄角旮旯里的小店,卖复古游戏、 »

梦乘AT-AT

做了个好梦:坐上星球大战里银河帝国的AT-AT(All Terrains Armoured Transport Walker)——全地形装甲步行机溜达了一圈。 (鸣谢白猴君所赠AT-AT扭蛋和包妈买的星战载具大全图册) 还不是一般意义的“坐上”,是那种指挥官范儿:从顶部探出半个身子,两手撑着舱盖,趾高气扬、目指气使、高处不胜寒…… 在我的麾下,还有另一辆AT-AT,做为指挥官我很明智地让它走在前面,有什么IED路边炸弹什么的,也好给我提前趟出来…… 正在稳步推进,风光无限,睥睨众生之际,即便在梦中也保持了硬核科幻本色的包爸产生了疑惑: »

包子的新晨曦日常

每天七点多游完泳,一身轻松迎着晨曦走回家的十分钟是包爸一天中状态最好的时候。运动后产生的多巴胺充盈在脑中,眼前心中的一切如初升的太阳一样美好……但是,好景不长。等包爸回到家里,等待着的多半是一场父子之战的爆发。 似乎在包子心中,本该生长“守时”、“条理”花朵的地方,都长满了“心不在焉”之草。餐桌旁手拿面包盯着牛奶就开始了神游;刷牙时又想到了打击乐曲子开始敲敲打打;马上要出发去拿书包看到桌上摆的漫画书就翻看起来……总之有各种花式把爸爸逼狂致疯:( 包爸的负面情绪不断升腾,有作用力必然带来反作用力,包子也变得烦躁加委屈。最后不但没能准时,两个人还都鼓着一包气出门,白白辜负了大好清晨。 »

箱根温泉两日游

序 按惯例日本之行一定要去个温泉,今年选的是箱根。我们一家三口中午时分到东京站(上图),在这个每天有42万人(等于北京西客站春运高峰时的日流量)井然有序地进出趴趴走,庞大、复杂到不可想象地步的蜂巢蚁穴中干了如下几件事——找投币寄存柜存两个拉杆箱;在一家烤牛舌好吃到爆的饭馆吃午饭;东京站一番街里悠闲购物;买好去小田原的新干线票;悠闲逛书店;悠闲去取行李;坏了:一直挂在包子脖子上的西瓜卡(公交卡)不见了,不用这张卡就没法开寄存柜门,拿不了行李怎么上车啊;包妈带包子赶回牛舌饭馆,还好是忘在这里被服务员捡到了;取行李;离开车时间已经很近了, »

给包子讲讲“买卖”这事

这次从日本回国,依然是一大早到名古屋的中部国际机场乘机,安检后还不到八点,我们找了家快餐店吃早饭。排队时,包爸发现一个货架摆满了一样商品在促销:一个纸盒里装了两瓶250ml装的铝瓶可口可乐,卖300日元(约20元人民钱)。铝瓶和纸盒上都印着地标建筑名古屋城天守阁上的金鯱形象,算是个主题套装吧。看图案挺漂亮,就掏钱买了一盒。包妈看到颇不以为然:“你怎么又买了两瓶?”爸爸有点尴尬,因为这次出来玩期间,类似的日本城市主题小瓶可乐,包爸已经买过三瓶了。里面的肥宅快乐水都下了肚(分了包子几口吧),空瓶则占了宝贵的行李箱空间,现在应该已经先一步登机了。冲动消费带来的愉悦感性马上被勤俭持家的责任理性驱散,包爸正色:“回去我把这个挂闲鱼卖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