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寓教于吃

十月金秋,又到了蟹脚痒的好时候,包子可以大快朵颐,爸爸妈妈则顺势带节奏、协调三观,大家各取所需…… 仨公一母 今年第一波儿大闸蟹出锅上桌,包子垂涎三尺飞流直下,开始埋头剥自己那只。爸爸看他那细致入微的架势,知道今天这顿饭时间绝对奔一个钟头去了,搂草打兔子,正是上课的好机会。 爸爸:“包子你知道么,四十四年前的十月,很多很多中国人抢购螃蟹,但买的时候都特别要三只公的加一只母的。” 包子:“为什么?” 爸爸:“因为当时我们国家正在经历一个叫‘文化大革命’的时期,大家都在搞所谓的‘ »

居家战疫锦囊计

虽然武汉和帝都疫情仍不容放松,但已有越来越多的地方开始复工,很多企业采取了让员工在家远程协作的方式,突然之间,如大实话真专家张文宏教授所言,披头散发、睡衣拖鞋的工蚁社畜们也成了抗疫战士! 包爸做为一名有长期居家工作经验的技术宅,也来献策一二,希望对大家有所启迪,守望互助,共同战疫。 以立式工作站消除健康隐患 在电脑前久坐是巨大的健康隐患,在办公室可能还有机会到茶水间摸鱼或跑个外勤什么的,在家可能一不留神就呆坐数小时。强烈建议以电脑为主要生产力的小伙伴给自己弄个立式工作站,就像包爸在自家工作间西头搞的这块码字区: 嫌折腾壁架麻烦也有简单办法,淘宝上搜索立式电脑升降桌,或就在电脑下摞几个纸箱、书刊杂志也行,关键是调整屏幕和键盘的高度达到以下要求: 屏幕:以舒适姿态站立,头部保持水平, »

送瘟神!

疫情糜烂,帝都新春,香山脚下,以节庆欢鼓送瘟神! 不求天听,克己尽责,自助助人,信峰回路转自有时! 包子霸气丢麦出演“节庆欢舞”片段 :)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再游青岛

暑假一家人先到山东海阳玩了三天,因赶上台风,很多景点关门,只好提前结束,转战青岛。算下来,包爸先后在2005年和高中同学、2009年和怀孕不久的包妈到访青岛,这是第三次重游了。 太平角 从酒店出门,先在附近的太平角溜达溜达。 太平角公园 包子爷爷在视察 太平角位于旧市区,保留了很多老建筑,很多是徳据时期的外国使领馆 绿植遍布的小街 车辆不多,街区很安静 包子奶奶的眺望 舒适的屋顶花园 绿树红房顶 包子变成粘豆包 看,灰机! »

六面旗帜和一个饭局

对近期HK系列事件的个人态度总结,主要是罗列一下自己掌握的事实及其获取方法、推理的逻辑、及由此形成的观点: 观点:旗帜鲜明地反对港独,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而且是重要、不可替代的一部分。这不但体现在国际金融中心对经济发展的积极作用,还示范了未来中国统一的可能选项,以及真正走向一等大国应有的形象和气度。 逻辑:爱国是公民的神圣义务,毋庸多言。 观点:旗帜鲜明地反对任何暴力行为,本人反对的暴力既有黑衣人对警察、普通人实施的暴力、非法围堵机场、对包括大陆居民在内人士的骚扰和侵害;也反对白衣人的暴行;支持HK警察对违法行为依照法规实施合法暴力制止,同时也反对警察在履行职责时的违规过火行动;最后还要反对各种言语暴力。 逻辑: »

纪录片:推动中国改革开放的日本人

这部由NHK拍摄,2月10日在日本播出的纪录片,讲述了一批曾参与中国改革开放的日本人的故事。这些人中有高居庙堂者,如大平正芳内阁的外务大臣大来佐武郎、经团联会长(日本企业家中德才兼备、政商通吃者才能担当,可大致对标我国80年代的荣毅仁或现在的马云)土光敏夫、新日本制铁会长稻山嘉宽(巨型国企一把手,类似天朝三桶油的董事长),更多的则是具体干活的中下层干部,比如以下几位: 近藤洋(时任东洋工程株式会社工程师) 出口成套设备不是做生意,更像是一种相互交流的感觉,不是交货后就完事了,而是一起并肩工作。于是就有一种自己生孩子的感觉,双方合作努力生下了孩子。 当时上街买东西,和从前的日本一样,都是用报纸包东西的。 »

帝都服务业吐槽汇

全国人民早有公论:帝都虎踞龙盘气象万千,但服务业基本等同拆烂污。包爸做为一名生在胡同里、除四年大学外没有长期离京历史的北京土著,今天也要恨铁不成钢地集中吐槽一次: 糊弄事儿系列 端午期间一家三口出去玩,在XX居老字号饭馆吃午饭。刚落座包子就发现桌上摆着个计时沙漏,马上抢到手里玩。包爸心想这老饭馆挺好嘛,还让顾客监督上菜时间。包子玩了一会儿断言:“这个坏了”,爸爸拿过来观察了一下,发现没坏,但沙子下漏确实非常慢,几乎无法令人察觉。再看了一下旁边的牌子才知道,时限竟然长达45分钟,这得算是糊弄事儿了吧? 夏天已到,包爸张罗着在家附近再办一张游泳卡带包子去。那天一早找到家健身房进去,似乎人家刚上班。 »

Cosplay

用自家白兵和警视厅版小恐龙cosplay了前一阵儿深圳城管叫板警察视频里的名场面: 玩笑归玩笑,看到视频最后城管被铐起来,坐在地上嚎啕的场景还是挺揪心的。当前阶层/JI矛盾空前尖锐,而我们的社会管理又偏向人治和抹稀泥,庙堂之上则独擅权谋和挑拨一部分斗争另一部分。像城管、民警这些一线人员身上承担了太多的压力,类似现象恐怕每天都在发生,如无良策从根基上解除压力,则不堪设想那应力集中,骤然爆发的一瞬…… »

啊!海军

“啊!海军”是一部摄于1969年的日本电影,讲述了20世纪30年代,面对财阀横行、民不聊生的社会现实,贫农少年平田和好友本多满怀报国救民热情。平田考上江田岛海军兵学校,本多则进入陆军军校。平田经过四年学习和训练,终于成长为一名拥有‘江田岛精神’的帝国海军精英,大步走向打败英美鬼畜的战争之路……的故事。听梗概就知道这是一部为日本军国主义招魂,宣扬海军都是精英一贯正确,陆军都是马鹿祸国殃民的大毒草影片。70年代此片进入国内,曾在军队系统中广泛流传做“评判性”观摩,据说是少帅林立果的最爱。本文仅是借用一下这个颇有气势的片名做大旗,用来聚拢一下近期与海军相关之所见所感,绝无赞同此片任何观点或借古讽今之意。 »

解释一下为啥两周多没有更新

原因很简单,8月15日我们一家三口带着大包小包一堆东西去包子姥姥家,上了出租车说了目的地,司机却说计价器坏了让我们换车,于是我又打了一辆车,在忙乱换乘中把电脑包忘在第一辆出租车前座上,买了没多久的HP笔记本电脑和开发测试用的iPad就此落入宵小之辈手中。 电脑的丢失给我的生活带来空前的混乱,还好之前哪怕要翻墙也坚持使用了远在美帝的Google,Evernote和Dropbox等云服务,因此工作涉及的代码和文档基本没有损失。但是很多包子的照片就此丢失再也找不回来了,让我们心疼不已。再加上包子爷爷奶奶生病,包子也感冒咳嗽,因此两周多时间疲于奔命,无暇旁顾。 在试图找回失物的过程中,我尝试了交通台发布有偿寻求失物信息、报警、沿途调阅社区摄像头录像、交管局查交通摄像头影像、出租车公司调阅GPS路线信息、跑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队、咨询市交通管理委员会出租车管理处等各种方式,最终仍然是一无所获。 »

支持Google!Enough is enough!

凸(╬▔皿▔)凸 最近一年多以来,越来越多的为世界所公认的优秀互联网服务被墙:Youtube,Facebook,Twitter,IMDB…大家只能敢怒不敢言,突然Google跳出来说:“KAO,我不忍了,除非改规矩,否则不陪你丫玩了!”一个大耳刮子扇在太平粉饰过度,喜气和谐一坨的那张天朝大脸上,真TM解气啊! 这么多年来,虽然嘴上天天叫着“与时俱进”,但骨子里的皇上脾气、上千年来使的得心应手的那套愚 民 政策却一点也没有变化。只要有利于自己的屁股端坐在上位, »

做些什么吧!

早上送兔子去上班,比往常提前了若干小时就到了办公室,打开Google Reader就看到了崖小暖的新作,心尖儿上最软的那块地方被轻轻揉了一下… 什么都不说了,大家还是能干点什么就干什么吧,能象崖小暖同学那样以一技之长做贡献那是最好,或者最简单的捐点款,发个短信就行,再方便没有了。最起码最起码,可以少传点谣言,少骂两句地震局,把手头的事做好吧… »

建军节前后的杂记乱想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建军节前一天,跟何D君一起去军博看了“我们的队伍向太阳–新中国成立以来国防和军队建设成就展”,人那叫一个多啊!时光倒流闪回一下,因为我爸从小就用各种各样的军事杂志和书籍武装我,由此在在这方面我是很有“军事学院派”风范滴。那年春天;-)还上初中的我们混杂在庞大的人流中,高呼口号沿着长安街向广场进发,头上掠过陆航新装备的武装直升机,有的同学感觉受了威胁,进而对着空中挥舞拳头,我说:“没事,这是从法国买的小羚羊,主要装备反坦克导弹,对付苏修的坦克集群可以,对咱们没什么脾气。”周围的同学看我的眼神那叫一个敬仰啊:)不过这几年历史书看的多了, »

不许掉头!

真是一语成谶啊,我刚把自己的blog升级,blogspot的空间就再次被伟大的G F W封掉,无法从国内访问了。严重抗议这种倒行逆施的行为,极端蔑视这些视互联网和自由言论为洪水猛兽的网络警察,希望他们在“长城拱卫 天朝盛世”的迷梦里永远沉醉不起,满足在自己那份前途远大的螺丝钉位置上,直到被管理员叔叔换下来遗弃或整个系统崩坏那一天为止!哥哥我去take the red pill了,少陪! 话说回来,这次的打击还真大,因为新升级的beta blogger系统没有了发布到FTP的功能,所以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出来什么能让blog恢复正常运行的方法,目前只好先把dongdong.t89. »

七顾社保事未成,我tm真服了u

中学时的语文课本有《三顾茅庐》–刘备第三顾终于盼到诸葛亮在家、在家却又谁午觉、午觉一睡还半天不醒、不醒刘哥就耐心拱立阶下,这下惹恼了张飞,谓云长曰:“这先生如何傲慢!见我哥哥侍立阶下,他竟高卧,推睡不起!等我去屋后放一把火,看他起不起!”–这时老师多半会打住,大讲人物性格的刻画、活灵活现的语言等等,总之这一把火的宣言让张飞的形象顿时丰满高大起来,比那仰面假寐装丫挺的孔明酷多了。 时过境迁,我现在也有了张飞屋后放火的冲动,事情是这样的: 前一阵儿我开始给自己和几个同事办理社会保险的相关事宜,这一办就是2个多月,七顾社保中心! 一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