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日炎炎谁为伴?

包爸的答案是——冷饮。记得年少时某个夏日,和白猴君到和平门路口东北角的育清书屋买漫画,然后在旁边冷饮摊买了可口可乐。拿到手上的瞬间,坚硬圆润的玻璃瓶带来极地寒冰的触感;琥珀色液体中喷涌而出的小气泡个个欢呼雀跃,召唤你吨吨吨地一饮而尽;仰脖儿一口,能感觉到极细小的冰碴儿裹挟于零度洪流中,在唇齿间碰撞、味蕾上起舞;片刻之后飞流直下,从里到外由身至心,心境清凉、寒毛舒展…… 时过境迁,这一瓶可乐和很多事物一样,早已可遇不可再求。但追忆过去不该妨碍我们创造明天,包爸整理了一些自己喜欢的冷饮做法,与大家共度夏日: 冷萃咖啡 冷萃咖啡有独特的风味,因为没有高温氧化过程, »

主体思想照耀下的银畔馆之夜

每次聚会挑饭馆儿,基本上都是我或小白的事。聚会一般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军团作战大拨儿轰,要的是交通方便口味普及气氛热烈,火锅啊羊蝎子啊金鼎轩这类大俗是最适合的了;另一种是少数精英特种行动,讲究的是味道环境的独特和相互配合。不管哪种模式,只要去的是一个新地方,总能让我特别兴奋,如果这个地方还有一些故事、传奇,那就更妙了。正是由于这两点原因,前天,由我拍板,大家去了传说中的银畔馆。 用“传说”这个词,是因为银畔馆绝不是一家普通的朝鲜餐馆。据说,它是由伟大的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驻华使馆开办的,从饭馆的地理位置上看,两者直线距离不足100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