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SL换壳记

前一阵儿,我家兔子的小黑——NDSL右边的轴坏掉了,上屏晃里晃荡的,根本没法停在一个固定的位置,看小说还凑合,但是玩游戏就太不爽了。上网搜了一下,发现NDSL右轴的这个问题也算是痼疾了,没什么办法,只能换上屏内壳来解决问题。打电话给神游的维修中心问了一下,换这个要100多块。但是在淘宝上转了一圈,发现买一整套外壳加拆机工具也不过100出头,想想还是DIY吧,不但多落一套工具,还可以长点本事:) 外壳和工具买来后,找了个阳光明媚的休息日下午,折腾了好几个小时,终于成功换好了,感觉这个过程还是有些难度的,所以拍了照片加上说明(鼠标移到黄圈上可看到)发在这里, »

The Return of the King:)

大家好!我回来了!两个多月没有更新,实在是汗颜。先向大家汇报一下最近的生活:其实哪里都没有去,只是瞎忙。启动了一个全新的充满希望的工作项目,开始每天背着沉重的笔记本四处奔波;把自己的家小小的装修了一下,换上了大玻璃窗突然感觉象生活在水族馆里、各种线缆机架迭床架屋地上了墙准备迎接新的家庭影院设备;心情起起落落,有时极端自信,感觉就像十指放在笔记本扁平的键盘上,可以像控制屏幕上的那些程序代码一样控制自己的人生。有时又困惑失落,向外的与他人的情感冲突,以及向内的自我追寻组成的合力箭头疯狂地向各处摇摆突击,看不到既定的方向。不过,总体来说,自信的感觉还是逐渐占据了主流。既然今天王者回归了,那就说些稍微霸气一点的东西,看看世界军事领域的新好玩事儿 »

What's this?This is a pen...

但凡是经过国内中学英语教学训练的人,对标题的这段对话应该都很熟悉,类似的还有“好啊油?”“安亩饭印,安丢?”据说都是些英语民族生活中常用的废话。由此也可以看出,笔这个东西,曾经在我们的生活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呢。现如今,文件制作都使电脑打印机,相互沟通常用手机互联网,笔是越来越少用了。不过,笔们并没有自甘寂寞,它们也在随时代变化,诞生出了各种各样的新笔,今天就在这里介绍几位,大家以后见到,就不用大惊小怪地问“What’s this?”了。 人体工学的拐棍笔 »

甜蜜蜜

周末约好了一起去宜家买些过年的杂货,我和小白大力先到了,就到餐厅里吃点喝点,等着大毛小侯小毛一家子。宜家的咖啡才6元,还能无限续杯,可以在座位上把自己喝得浑身暖洋洋,然后再去慢慢逛。就在我小口啜饮的时候,发现对面的小白正在一包一包的撕开砂糖的纸袋,往咖啡里倾倒,看到我惊奇的瞪圆了双眼,她毫不示弱地瞪回我:“怎么了?我就是喜欢小甜水儿!”,后来干脆拿起咖啡的木搅棒,蘸起糖津津有味地咂摸起来,一看就是小时候拿筷子挑芝麻酱蘸白糖吃的专业偷吃架势。我倒不是对甜食有什么看法,只不过觉得一码是一码,咖啡就得苦着喝,吃甜食的时候再可着劲儿奔甜蜜蜜去,那才像样儿:) 豪华版金银“馒头” 估计金银馒头的发明者也是对小时候馒头片撒糖的吃法难以忘怀, »

摩尔定律

摩尔定律(Moore’s Law)是由英特尔的名誉董事长戈登.摩尔(Gordon Moore)在1965年的一篇文章中首次提出来的,大意是指: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晶体管数目,约每隔18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今天提到这个,是因为这条老定律再次在我身上显灵,不顶礼膜拜一下,实在是说不过去。 起因是上周六自己的计算机开始犯病,心率不齐,间歇性重启。毕竟是用了五年没升级的老奔3啊,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升级吧!昨天去中关村拿齐了配件,晚上在家里装好了。感觉: »

XXX要从娃娃抓起

1984年,邓小平同志在上海参观微电子技术及其应用展时说:“计算机要从娃娃抓起”,邓爷爷一句话,全国立刻掀起了微机热,一年多以后,热浪冲击到当时念小学五年级的我身上。我们的小学增设了计算机设备和机房,我也被选入计算机小组,未来的IT精英就这样诞生了:)初中和高中,我都是班上的计算机代表,虽然大学学了文科,但是毕业后不久,就开始和朋友们搞自己的公司,做的也都是和计算机紧密相关的事情。所以,从我的经历来说,“XXX从娃娃抓起”就是真理、是事半功倍、是功在千秋…… 洗手要从娃娃抓起 这个章鱼洗手液瓶子,不仅仅是外形可爱、好玩而以。 »

游戏人生

上周DC送我一个华硕的游戏手柄,带力回馈、两个类比摇杆、十好几个钮,看着很是高级。回家后装好驱动连上计算机,然后…我就握柄四顾心茫然了…电脑里根本就没有游戏能测试一下这个神兵利器啊:(想当初自己也曾是PC游戏爱好者呢,在办公室QUAKE2大赛里,一骑当千,用火箭筒把余工、DC和一堆机器人轰的满地找牙,灭嚯嚯嚯嚯嚯嚯嚯嚯嚯嚯……那时候还真是玩的入迷,有一次夏天大中午骑车经过黄寺,一片灿烂阳光下,整条马路一个人也没有安静极了,转过一个弯,大概是哪个学校放学,突然一涌而出好几十个小P孩,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这要是手里有把0号枪(BFG10K电光炮,开阔地对群敌的利器) »

办公室的故事

对前苏联的电影,我一向是情有独衷的,“办公室的故事”这样的佳作,更是看了不知多少遍。说起来有点奇怪,老毛子那时候的电影,几乎有一部算一部,哪怕是“雁南飞”、“士兵的故事”这类结局伤感的片子,看完以后也从不会让你有太多沮丧或失落的负面情绪,总有一种霍然正气,在视听的短暂刺激后依然长留心间。不过说回咱们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办公室故事,恐怕就不见得都是堂堂皇皇的正面情绪了。 老板镜 时代不同了,现在办公室里的上下级之间再也不是同志加战友的关系了,是老板和雇员,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所以,雇员们就要想方设法,与老板展开没有枪声的战斗。第一, »

旧貌换新颜

当我们习惯于一类事物的时候,我们往往就会对它们丧失了兴趣,日积月累,生活也随之流入平凡。因此,我们时不时的需要一些新鲜的刺激,有时只要外貌起些变化,就能够激起我们新的热情,重新感受到事物原本的魅力。 新式俄罗斯茶炊 在俄罗斯的文学和影视作品中我们经常看到茶炊,这种亮光闪闪的大茶具其实有点象我们的火锅,中部竖一空心直筒,盛热木炭,茶水或蜜水则环绕在直筒周围。俄国人喝茶,一般都伴以大盘小碟的蛋糕、烤饼、馅饼、甜面包、饼干、糖块、果酱、蜂蜜等等“茶点”,绝对是一种社会交际方式。 »

人生中使用率最高的物品及其相关

众所周知,一个人的一生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睡觉,所以毫无疑问,床就是我们生命中使用率最高的物品了。余工曾经从这件客观事实出发,推论出一条“如何让你的生活质量迅速接近比尔盖茨”的理论,虽然我没有他那么极端,可是,关于床的一切,我都是很在意的:) 磁悬浮大床 First thing first,先要找一张好床,“好”的标准有很多种,丹麦设计师Janjaap Ruijssenaars的心水之作就是上面的磁悬浮大床,在我看来,这张床在两件事上达到了世界第一的标准:1)漂在半空的样子!2) »

游戏有益身心 沉迷影响生活

那天翻出一本几年前的电子游戏杂志,发现封面不起眼的地方竟然印着如题的字句,感觉这真是一句无比正确却又毫无用处的超级废话啊!我们可以试试把“游戏”二字换成别的事:“读书有益身心 沉迷影响生活”,“劳动有益身心 沉迷影响生活”,“研究马列有益身心 沉迷影响生活”……招招应验!中国的媒体就是这样悲哀,因为没有脑子只能做跟屁虫,所以大家都丢弃了社会责任转盯人民的币,用低级趣味和无关痛痒的废话来填充版面。好好的电子游戏到中国来却变成了“电子毒品”,究其根源还是中国人受权威思想压制、束缚太深,游戏乃至生活中的选择余地太少。孩子们从小就被读书考试升学一条死板的路径拴死,本该躁动激昂的青春无所张扬,一旦遇到电子游戏这样成本低廉、易于接触的释放点, »

由早出晚归的胳膊引发

前两天坐出租车去税务局办事,刚上车司机师傅就问我:“您是不是每天都早出晚归啊,做什么工作的?”我纳闷啊,这“早出晚归”是从何说起呢?司机把右胳膊往我的左胳膊旁一放,我明白了,原来这位福尔摩斯师傅的胳膊每天放在方向盘上,开车奔忙,晒的是紫黑紫黑的。相比之下,我的胳膊真是白的吓人,怪不得师傅做出这样的推理:)我赶紧边把胳膊往回缩边解释:“不是不是,主要是家离办公室近,上班一路上还有大树挡着,晒不着……”经过这番对话,我突然明白过来开车(尤其是在北京),还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如果能有什么发明创造让开车更方便或更有趣, »

Think Small*

我们上高三的时候,移动电话开始在影视剧中的黑社会老大和大街上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手中出现了,那时候被名副其实地称为“大哥大”。因为它的个头实在是大,在一部当时很流行的香港电视剧中甚至象板儿砖一样被抡起来做了杀人凶器,真是酷啊!对这件道具艳羡不已的我们几个人凑了10块钱,跑到牛街的农贸市场买了一个外形绝对以假乱真的玩具,然后在教室里装模作样地给想象中的香港证券交易市场打电话,大叫“抛!抛!”,居然还让不少同学信以为真了。十几年过去了,现在的移动电话不但功能添了不知多少,体积更是缩小了无数倍,再过几年又会是怎样一番情景呢?想想小的好处,真的让人无限神往啊。 USB袖珍音箱 笔记本电脑越来越普及了,不过这些产品中内置的音箱效果实在是不怎么样,因此有了这款USB接口的外接音箱,别看它袖珍得只比USB插头大一点点,可是响应频率和信噪比的参数都很强悍, »

暖暖内含光

暖暖内含光是金凯瑞出演的所有电影中我最喜欢的一部,精巧中带点儿诡异、伏笔四设并在最终淋漓畅快地起底、笑中带泪的极端感情经历、无奈于命运却又抗争不已的人物–观影过程中的每一分一秒都让我唏嘘震撼,心悦诚服……唉呀呀,本来只想用这个电影名做个引子的,引出今天的创意之光系列产品,一说就说远了,赶紧回来。 大头针台灯 好看么?插在灯座上的每一根“大头针”的顶端都是一个灯泡,每根针长短错落,你可以象插花一样设计出一个满意的造型。那一点点亮,似乎就是设计者头脑中的灵光一现,抓住它、把握它、让它们聚集在一起,交相辉映,就能冲破平凡和沉闷的黑夜。 »

虚张声势

虚张声势从来不是我的强项,虽然在工作中也可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把客户往晕了侃,但是夸的都是自己心里认为是宝的东西。如果让我无中生有、甚至来黑白颠倒那一套,我就完蛋了、没词儿了。曾经有一次,被一位朋友拉去做谈判的托儿,冒充老板在关键时刻出来放狠话,对那个行业我完全没有了解,全靠临行前他们给我填鸭速成。那次可真是虚张声势啊,双方都拍了桌子,我长这么大说过的全部嚣张话加在一起也没那天说的多,出来我的腿都软了,这虚张声势没点儿实力还真不行呢!说了自己的反例,下面进入正题,介绍几样虚张声势到一定水准的事物吧! 好莱坞炸弹机箱 类似这样的东西我们在好莱坞电影里见多了,坏蛋们就是用这些闪闪发亮、复杂精密、带有硕大红色液晶计时器的炸弹来吓唬世界的。而电影主角们也总是在万分危机的情况下, »

USB物语

现如今但凡家里有电脑的,谁还没有几件USB设备啊,这个东西真是再普通不过了。时光倒流回1996年,那时我刚毕业,每天西装领带地在广告公司上班,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后又厚脸皮跟爸妈要了点,凑了3000人民钱,让懂硬件的好朋友给攒了一台奔腾90(由75超频来的)电脑。那时候USB标准刚刚颁布,还根本没在PC机上见过,所以特别羡慕公司苹果机上有方便的IEE1394接口(我们当时管它叫”猫三狗四”),什么外设都是一插就行,既不用另接电源,也不用装什么劳什子驱动,真是方便啊。不过后来随着Windows98的发布,USB终于咸鱼翻身、大行其道了,看看现在,真是桃李满天下啊! USB之温暖 »

永不消逝的电波

上个星期诸事缠身忙得四爪朝天,又赶上和亲密挚友闹了点小别扭百爪挠心,所以整整一周没有更新,万分抱歉!但是,我是永远不会自行消逝的,现在,已经云开雾散,我,又回来了!说到今天的题目“永不消逝的电波”,大家应该都知道吧,这是孙道临老师演的老电影,讲的是抗战时期地下党报务员用电台作武器,和敌人做斗争的故事。当然,今天没打算介绍间谍用品,只是要说几样和无线电波有很大关系的好玩东西–收音机! DIY收音机 这是由wouter Geense工作室设计的收音机,购买回家的只是半成品,需要你动脑筋、用双手来完成。 »

时间不等人,等创意

周末我们计划去看“冰河世纪2”,小白正好在附近,于是到我办公室来找我一起走。一见面我就诉苦说:“我的手表丢了,中午发现的,手腕上光溜溜轻飘飘的真别扭。”小白安慰我说:“丢不了,不定在哪个旮旯呢。”果不其然,晚上看完电影回家,手表好好的躺在厨房水槽边上。庆幸的同时,我也很懊恼,怎么回事呢?难道自己已经变成恐龙了?明明一大早出门就没戴表,怎么到中午神经才反映过来呢?真是岁月无痕啊,所以,今天就来点跟时间相关的吧! Giovannoni的时间球 这款黑酷黑酷的家伙由Stefano Giovannoni设计, »

仲夏夜之梦

一到夏天,似乎就有了无穷无尽的期待和兴奋降灵上身,双眼目光炯炯,背上寒毛抖擞,时刻准备着快乐和冒险的来临!我最喜欢的夏日时刻是白日炎炎的大中午,以及微风轻抚的夏夜。在厦大上学的时候,酷热的中午是校园难得的寂静时刻,大家都龟缩在屋里睡午觉,四处白光闪耀却又静如死城,那种玄幻的感觉真是太棒了!而夏夜,更是让人神往,趿拉着拖鞋在星空下慢慢溜达,嘴里叼一根冰棍儿,偶尔微风吹过带来远处的暗香,就象在梦里一样…… 夏夜梦之带你去看星星 大话西游里的铁扇公主对悟空说过:“以前陪我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胜旧人了,叫人家牛夫人……”看,连妖精都懂得星空下的浪漫,我们这些感情脆弱的凡夫俗子, »

100美元的资本主义精华

很久以前有亲戚来北京玩,临行总要买点土特产。那时候吃饭是生活的主旨,而且谁都没什么钱,所以基本上都是买“北京果脯”和“茯苓夹饼”,这两样拿出去就得算能代表那时北京的精华物件了。意念及此,又想起两样能代表当代资本主义的精华之物,而且价格都在100美元上下,颇有值得玩味之处,拿出来和大家共享一下。 首先是这款苹果公司出品的iPod Shuffle MP3播放器,设计精巧,1G闪存,无液晶屏,操作极简,音质不错。集中体现了资本主义的如下精华特质: 1. 资本逐利–“新时代的资本家将存积资本当作一种高尚的事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