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

包爸下午要去超市,临出门问包子想吃什么,包子高兴地说:“大橙子!”包爸转身刚要走,又听见包子在身后一字一顿地强调补充:“草,莓,味儿,的,大,橙,子!”这得算百分百地坑爹吧? »

独立思考的问题

昨天和余工董工刘工在三里屯SOHO下面一个小饭馆吃饭聊天,从云服务谈到手机APP又说到儿童教育,董工问我:“在你看来,小孩儿教育,最重要的是什么?”,我想了想回答:“首先应该是培养一个健全的人格吧,希望我家包子能说会笑,搁哪儿都是个好人。”董工说:“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培养孩子的独立思考能力,不能象咱们那个时代,从小被洗脑,老大了才觉出不对劲儿,大好时光都被耽误了。” 话说到这儿,我就想了想包子的具体情况,大概从16个月大起,包子表现出擅长将视觉符号和语言挂钩,很快就学会了念10个阿拉伯数字,每天在院子里最喜欢追着汽车屁股后面——指点着汽车牌照的数字一个一个的念,捎带手还把“京”和ABC几个字母也学会了。 »

解释一下为啥两周多没有更新

原因很简单,8月15日我们一家三口带着大包小包一堆东西去包子姥姥家,上了出租车说了目的地,司机却说计价器坏了让我们换车,于是我又打了一辆车,在忙乱换乘中把电脑包忘在第一辆出租车前座上,买了没多久的HP笔记本电脑和开发测试用的iPad就此落入宵小之辈手中。 电脑的丢失给我的生活带来空前的混乱,还好之前哪怕要翻墙也坚持使用了远在美帝的Google,Evernote和Dropbox等云服务,因此工作涉及的代码和文档基本没有损失。但是很多包子的照片就此丢失再也找不回来了,让我们心疼不已。再加上包子爷爷奶奶生病,包子也感冒咳嗽,因此两周多时间疲于奔命,无暇旁顾。 在试图找回失物的过程中,我尝试了交通台发布有偿寻求失物信息、报警、沿途调阅社区摄像头录像、交管局查交通摄像头影像、出租车公司调阅GPS路线信息、跑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队、咨询市交通管理委员会出租车管理处等各种方式,最终仍然是一无所获。 »

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

差不多一个月前开始,包子从以前七点多起床,提前到六点甚至不到六点就一骨碌儿爬起来,精神十足地开始折腾睡在两边的包妈包爸。这对于每天一两点才睡的我来说,实在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包子可以被看作一种相对简单的逻辑门设备:如果你用正面情绪输入给包子,那么有80%以上的概率他也会用同样的正面情绪做出反馈;而如果你用负面情绪对待他,那么100%他也会用负面情绪做反馈——简而言之,就是大哭大闹。这一点认识在前几天得到了更深的印证:那天一大早七点多包妈已经去上班了,我睡眼惺忪地在床上三心二意地陪精神百倍的包子玩儿,满心期望在保姆来上班前的这段时间里,能把小家伙糊弄睡着,这样我也可以来个回笼觉。没成想包子越来越精神,而且已经不满足于在床上滚来滚去的玩玩了,开始指东指西地要这个玩具、那本书, »

包子娘开始值夜班了

值班的时候包爸独自哄包子睡觉,从晚上9点一直睡到早上4点,吃完奶接着睡到7点多。包妈还郁闷包子都没想妈,结果第二天回到家,包子一见到包妈就变身橡皮膏,玩一会儿就扑到怀里腻一阵,被抱走就哭闹。下午包妈先去补觉,过一会包子也蹭在包妈身边午睡了2个多小时,醒后趴在身上怎么逗也不下来,包妈满意了。 »

当爸爸的头几个小时

今天凌晨零点3分,我们的儿子在人民医院顺利出生。因为当晚除了兔子没有别的产妇,医护人员懒得管没有依例清场,我得以赖在产房外仅一帘之距,倾听了全过程。听到儿子的第一声啼哭后,我还兴高采烈地斗胆在外面嚷嚷了两声:“兔子真棒!”。又过了一会儿医生腾出手来,出来简单跟我说了两句,然后让我去楼下病房办手续。等再上来,就不让我进产房区了。我还想着眨眼工夫就可以看到兔子和儿子了,可不知他们在搞什么,等啊等的半天没有消息。在这期间,我给两边家里人和挚友们都发了短信,无聊地拿手机东拍西拍,犄角旮旯都拍遍了,两排塑料椅子挨个儿坐了一遍,确认了每张椅子坐上去都是一样地不舒服……百爪儿挠心地熬了一个多钟头,这才等到娘俩儿一起被推出来。当我迫不及待地凑过去, »

没有新美剧的日子里...

如果某天运气奇好,我和兔子吃大饭刮发票喝饮料翻瓶盖,竟然中个免费穿越到美剧世界一日游什么的,我们八成也不会立刻兑现,因为在那个世界里,这个夏天有点郁闷:首先,我是没法去找Leonard,Sheldon,Howard和Rajesh四个geek玩儿了,衰男们竟然丢下Penny一个,跑到冰天雪地去雷北极熊了;其次,兔子也不能到Seattle Grace Hospital去重温她的实习医生生涯了,那里正凄云惨惨阴风阵阵,不但胖婶儿Bailey医生要离婚,George同学和Izzie同学竟然同时命悬一线,是一起挂还是谁挂谁不挂还都不好说呢;最后,好不容易Bones母性大发,除了成天研究骨头以外开始考虑生个小娃娃了,感觉Booth有机会了啊:)可他竟脑内生瘤,大手术做下来, »

吉它英雄!

我家兔子在音乐方面的喜好跟我完全不同,是摇滚+视觉系类型的。而且,据说在大学时也是正经练过吉它滴,属于半专业型业余选手:)她带过来的那些CD被我敬而远之地供在书架上,偶尔瞥到那些暗黑、狂野的封面都会让我心里发颤,生怕她那天发飙,加大了音量在家放,把楼下老奶奶吓出心脏病来。但是XBOX 360上的吉它英雄游戏我们俩都很喜欢,不但可以一起玩,而且可以听她高高兴兴地鸡婆一些我闻所未闻的乐队,或者给我讲讲和弦啊旋律啊什么的,扫扫我的音盲。时间一长,就觉得用360的手柄玩太不过瘾了!一定要配把吉它型的专业控制器,让她给我演示一下真正的Rock n Roll是什么样子滴!新年放假在家,上Amazon. »

新年新开始

说明一下,这篇东西确实是我在格利高里历2009年新年前后开始写的,后来办婚宴啊,印度培训啊,看房子啊,新项目啊什么的一直忙,短短一篇文字就一直烂在草稿箱里拖到藏历土牛新年了:)今天下了狠心把它写完发出来,做为自己拖拖拉拉的警示吧,自我勉励一下:以后再忙也要想着更新! 新开始1:重新开始画画!翻出一本买了快一年,还没正经看的《像艺术家一样思考》作为教材,按课程一步一步一来。 新开始2:去锻炼!在家门口附近找了一个还不错的健身中心,办了一张家庭卡,和我家兔子一起去流汗,但愿能坚持下来啊…… 新开始3:给爸妈的计算机装上Ubuntu! »

一起飞吧

2007年10月27日,我和兔子在北京城西南的一家咖啡厅里,以一种最传统和拘谨的方式相识。一年后的今天,我们在朝阳区甜水园东街的一间政府机构内,在一些因为到了饭点儿而动作麻利效率倍增的公务员见证下,以签字画押、向政府交纳9元工本费、领取两张小红本儿的方式,开始了我们携手同行的新生活。 在这一年中,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时事变迁、物是人非……但我的心里却一天比一天更加踏实、镇定。幸福对我而言,曾经只是一个遥远、模糊的概念,现在,已经成为了再具体、确实不过的存在——两手相牵时的那份温暖,心心共鸣时的那种震撼——这一切都可感、可触、 »

有一竟然又有二

百忙之中进来记录一下生活琐事,免得这里荒了:)昨天,下班晚懒得做饭,就在心爱的7-11里买了一盒心爱的寿司,回家就着昨儿剩下的大排和炒芹菜,开了一瓶小酒,光着膀子穿着短裤,舒舒服服凉凉快快地吃完了饭。想起外面楼道里自家的电表里只剩下了5个字儿,于是把电卡翻出来,抄起一把小凳儿,打算到外面把电充上。出门时犹豫了一下,这迈步三米一分钟的事儿要不要还换身得体点的行头,想想觉得还是文明点,于是套了个衬衫。楼道里有蚊子,我一手拿着电卡抄着凳子,一手就把门撞上了,“咔嗒”一声脆响,我知道:w-an-完-完蛋了,有一竟然又有二,我在短短不到两周时间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