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生活小窍门

最近学到一个生活小窍门——快递标签上印着的地址姓名电话等隐私信息可以很轻易地用酒精擦掉。亲测用市售75%浓度的消毒用酒精,装在小喷壶里往标签上喷个一两下,不用再擦拭,几秒钟之后所有后打印的信息就都消失了,比撕啊剪啊涂抹什么的都方便多了。 于是包爸在家门口设了这么一个快递处理工具组合:用消毒酒精+饮料瓶+喷壶头+安全开箱刀组成。只要来了快递,在家门口就可以一次完成拆包、喷标签消字、商品外包装消毒的全流程。买的东西干干净净进家,快递包装留在门外垃圾箱中等着下次出门时扔掉。 包爸在家里向包妈、包子炫耀新学到的窍门时,妈妈接话:“那这么说打印标签的墨水是脂溶性的了。”爸爸和包子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妈妈在说啥,只好… »

经典重看之办公室的故事

每晚包子睡前给他念书对包爸而言也是挺好的阅读时机,最近读过《基地》和《追踪红十月号》小说,不但包子很喜欢,爸爸也讶异发现,时隔多年后重读又有了新的体会。于是开始想要不要以“经典重看”为主题写点东西。恰逢18日在微博上看到俄罗斯著名演员、人民艺术家安德烈·米亚赫科夫因急性心力衰竭在家中去世,享年82岁的消息。米亚赫科夫是颇为国人熟知的苏联演员,曾在大导演梁赞诺夫的爱情三部曲的两部(“办公室的故事”,“命运的捉弄”)中担任主角,“办公室的故事”中他饰演一位迂腐唯诺的统计局小科员诺瓦谢利采夫,在阴差阳错中和强势古板的女局长卡卢金娜谈起了恋爱,可说是霸道总裁爱上我题材的红鼻祖。这部电影八十年代在国内首播时自己就十分喜欢, »

数码摄影技术之回炉再造

最近在微信朋友圈发照片的频率有点密,终致有人发问:“你是买了新相机么?”,包爸回答:“不,是报了个数码摄影的线上课。”,发问的老哥犀利点评:“你这是回炉再造啊。”……确如这位同学所言,包爸上次正经学拍照还是上世纪90年代在厦门读广告专业时上的摄影课,那会儿大家对数码相机闻所未闻,都用35mm胶卷的单反相机学习,在李世雄老师教导下,算是打下了摄影基本功。当数码摄影成主流后,又向小白习得一些Photoshop修图的技巧,比如弄弄色阶(level)、调调色相饱和度(saturation)最后再加加锐(sharpening)三板斧。就这点技能组合,居然一直用到现在,确实早该重构一下了。 »

牛年大吉!

以这张由包爸本人在帝都北海拍摄、包子露一小手的照片为衬,恭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顺风顺水、红红火火、邪魔不侵!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2020最佳剁手实践

2020可能是宅家最多的一年了,不过在大内卷的前景下,购物还算克制,挑几样觉得还不错的推荐给大家。 生活类 德尔玛无线吸尘器 手持无线吸尘器(cordless vacuum cleaner)这东西早在1979年就问世了,国内貌似是戴森先炒起的概念,刚出来时就吸引了包爸的注意,觉得这东西一定很好用,不过马上被5000多人民钱的价格劝退了。去年国产的德尔玛品牌也出了类似的产品(VC01)价格才299元,看评论区一片赞扬,就立刻下单了。买回来用了几个月,感觉物超所值。给家里带来的最大变化应该是清洁模式的进化——原来是每周末用Roomba机器人打扫一次地面,平时如果有明显脏的地方则要捡拾或动用扫把,另外就是家具表面还要经常用湿抹布擦拭灰尘。 »

恐惧总和之英腐装甲兵神器

恐惧总和是包爸去年新开的一个文坑,主要是想尝试将那些出于恐惧而迸发出的疯狂设计,置于历史、军事、影视、设计等多维视角下进行观察思考,今天是第二篇。 新剧“泪之谷” 去年年末HBO推出了以色列新拍的电视剧,以1973年赎罪日战争为主题的“泪之谷”。头两集战争场面十分激烈,尤其是以军一个坦克排三辆坦克,在反斜面防御阵地上阻击十倍于己之敌的壮绝场面,异常精彩。包爸看过后赶紧到一个纯爷们群里推荐,顺便贴了几张影片截图,高博立刻认出剧中以军坦克是英国的百夫长(Centurion)式,此语一出,自己立刻想起大英腐国给装甲兵搞出来的一件神器。 维莱博卡日之战 时间要倒回二战后期,盟军登陆诺曼底基本站稳脚跟后, »

一起凉凉

疫情至今(本文写于11月底),虽然各项管控表面上运作依然,但很多时候只是走形式罢了。拿进门测体温这事来说,就算还有保安在敷衍潦草地叮你一下,可经过近一年的高强度使用后,电子体温计早就不堪一用,常常测谁都是三十三四度,按包子说法就是“一起凉凉”了啊……类似这种在社会管理中,空有现代化、数字化的设备和制度,执行起来却变形走样儿的现象,如今俯拾皆是。 从管理者角度来说,当然有经验不足、无心之失的可能;但留有例外、以利寻租亦是常见,连写字楼门口保安尚会时不时对不耐烦在门口扫健康码的人挥手放行而获点头之赞,遑论真正权柄在握者;最大问题则在于我朝权力利益分配,历来从上向下授予, »

Obsolete战斗情报解析(下)及机甲模型

关于近年少见的优秀机甲军武动画Obsolete,自己已写了三篇文章:真实系机甲迷涕零之作,Obsolete战斗情报解析(上)及Obsolete战斗情报解析(中),还没等我把第一季所有内容写完,第二季已经在本月1日开始于Youtube Original开播了(EP7,EP8,EP9),汗颜之下赶工写完。不过拖延也有意外好处:在日本亚马逊买的本剧机甲1/35模型终于到家了,文末有开箱和素组的内容。 动画剧集 时间:2023年 地点:南美洲厄瓜多尔 剧集:EP01 人物: »

周末DIY之极简厨余垃圾收纳倾倒盒

话说帝都开始垃圾分类收集已经好几个月了,一直自以为了解并遵守了全部规定,直到某天早上倒垃圾,发现志愿者在用一个铁钩子把“厨余垃圾”桶里的塑料袋勾破、取出来。这才明白,原来厨余垃圾只能放在可降解塑料袋中扔进垃圾桶,如果用普通塑料袋装着,就需要把垃圾倒进桶内,用过的塑料袋则投入“其他垃圾”桶中。 家里塑料袋已经够多的了,实在不想再添新东西。而用普通塑料袋装然后到垃圾桶前倒的方法说实在很麻烦,塑料袋软软的,不但要用两只手折腾,弄不好还会倒在外面或弄脏手。为解决这个小问题,自己用家里常见的牛奶利乐砖包装盒做了一个厨余垃圾收纳倾倒盒,方法如下: 材料和工具 一升装牛奶/果汁的利乐砖包装盒 »

近期拍玩具

观雨之虎 八月十一日帝都各媒体曾大张旗鼓发布过一次暴雨预警——“受副热带高压外围偏南暖湿气流和高空槽共同影响,12日京津冀地区将出现区域性强降雨天气过程”云云……那天自己反正是在家,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精神,早早拿出相机准备一拍倾盆盛况。一上午过去毫无动静,甚至还有一阵儿出了太阳,朋友圈里帝都朋友们的失望溢于言表,甚至有人假冒市防疫办发出了“龙王爷今早抵达北京,现已被隔离,十四天后见!”的通知。等到下午雨终于来了,包爸翻出各种玩具,在阳台窗边一通摆拍,可还没等所有玩具都上阵,这雨就淅淅沥沥变小,又过一会儿竟然停了,真是令人无语(不过城北郊区一带下的还是很大的)。 复刻名场景 某天突然想起港片“ »

一个大窝瓜

周六,包妈在家开网络教学会,包爸带包子去上机器人和数学课。等下午上完课回了家,包爸进厨房,发现台面上摆着个硕大的不知名植物,心里好生奇怪——“这什么玩意儿?”,“窝瓜”,“你买的?”,“楼下邻居送的” 说到这儿包爸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事情的起因是让包子学骑车那阵儿,上闲鱼买了一辆迪卡侬的22吋自行车给包子专用。小院自行车棚空间小,上下班车进车出时尤显局促,在腾挪空间时,容易偏向最容易挪的包子这辆,有时甚至被移到墙侧横放。包爸不胜其烦,有天想到自家单元门内空间有几辆自行车似乎很少被移动,于是就把包子的小车放到了这里。 很快在邻居们的微信群里有人发出信息,说自己年纪比较大,楼道里新出现的儿童车让自己用自行车出门时不方便,希望理解。 »

古北水镇小憨憨

往年寒暑两假都要带包子去外地玩,从去年年末疫情开始,这个惯例就无法延续了,包子憋了一肚子气。好容易迎来了十月国庆中秋两假相连,终于可以出去玩了!爸爸妈妈预订了离京不远的古北水镇,本意是随便溜达溜达,好好泡泡温泉。 第一天:小憨憨来了 运气好的是正赶上怀密线将起点站改到了离家不远的北京北站,包爸提前几天买好了火车票,大人12元一张,小孩半价,真是便宜。到出发那天,一家人不到六点就起床,早早到北站上车。车开后发现幸亏早来了,这趟车属城际列车性质,所有票都不对号,当天是假期乘客很多,来的晚的就只能一路站着了。 列车准点到达古北口站,出来还要再坐公交车才能到景区门口。 »

“处女座”的疫情EDC

某次参加一个儿童心理学培训,正听着一半,旁边一位娃妈估计是手机快没电了,探头过来小声问有没有充电宝想借用,包爸于是从包里拿出自制绑带收纳板递给她。这位妈妈看到收纳板上扎在一起的充电宝、充电线、记事本、多用笔、指甲刀等物颇为讶异,按捺不住大声发问:“你处女座的吧?” 在疫情必然向持久化方向发展的今天,假处女座包爸绝不可能闲着,再次对包括绑带收纳在内的EDC(Every Day Carry,每日携行用品)做出了重大调整。 变化主要是增加PPE(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个人防护用品:口罩、 »

周末DIY之神奈川冲浪里画框魔改

“神奈川冲浪里”(神奈川沖浪裏/The Greate Wave off Kanagawa)是日本浮世绘画家葛饰北斋制作的木版画,做为其富岳三十六景(冨嶽三十六景)系列作品中最著名的一幅,描绘了神奈川外海(神奈川冲)的滔天巨浪、在海浪中苦苦挣扎的渔船和远处的富士山。国内厂商ATI Studio将这幅名作制作为拼贴立体画,在摩点上众筹,看到如此国产尖儿货,哪有不动心的道理,即刻下单支持! 开箱和制作 没等多久,产品送到,开箱开箱! 包装盒( »

恐惧总和系列开篇

恐惧是人类面对危险和不确定之未来的一种基本心理状态,为免于恐惧,人类发明了各种工具:薪尽火传驱散毒虫猛兽;剥皮成衣抵御风霜雨雪;抉土成陶保存饮水食物……通过聚居、分工和大规模改造自然,人类成为万物之灵,最大的威胁不再是自然和猛兽,而是与自己利益、理念不一致的同类。于是恐惧总和物化为战争机器,某一集团为远离恐惧发展出的武器成为另一人群最大的恐惧之源,冤冤相报周而复始…… 虽然可悲,但毕竟这是现实,很多时候人类社会还要依靠这些从恐惧中诞生的发明来推动获得前进,因此今天新开个坑,开始写写那些出于恐惧而迸发出的疯狂设计。 美帝核战斗部无后坐力炮 冷战时期,美帝驻欧部队及其北约仆从国最害怕的,莫过于铁幕那一侧苏联及华约小兄弟的滚滚装甲洪流——毕竟双方坦克数量比为3:7, »

Obsolete战斗情报解析(中)

关于近年少见的机甲军武动画Obsolete,包爸已写了两篇文章:真实系机甲迷涕零之作及Obsolete战斗情报解析(上),这篇继续按时间顺序捋剧情、分析战斗情报。 2017年波斯湾 剧集:EP04 人物:Loewner 势力:地狱犬雇佣兵 vs 未知力量 机甲:商用机甲,佣兵机甲,潜水机甲 战斗情报: 本集故事发生在波斯湾某港口,一家名为奥尔穆兹德石油(ORMOZD PETROLEUM)的公司为了保护自己的石油设施免遭未知势力的袭击,雇佣“ »

避疫宅家DIY之瓶尽其用

去年一家人在日本旅游时,包爸抑制不住对精美包装的喜好,买了五个可口可乐城市系列小铝瓶。回国后挂闲鱼卖了两瓶,顺便给包子做了一次财商教育。还剩三瓶,一直在橱柜里落灰,最近终于拿它们DIY成了厨房饰物,也算物瓶尽其用了。 立体装饰盒 做为520那天包爸受次惊吓后的产物,家里多了一捧香皂花。蒙包妈捧场,表示这束“花”很好看,值得保留。既然是装饰性的假花,一直占用花瓶就不太合适了。于是包爸找出一个好看的硬纸盒,尝试把花束拆开后一朵朵放进去做个立体饰物盒。折腾一会儿发现花朵不够多摆不满,于是顺理成章,拿出在箱根温泉强罗站买的“富士山”版可乐铝瓶填进去— »

花痴男的520惊魂记

引子 昨晚在一个厦大微信群里,好几位植物达人开始讨论各种美丽的花花草草,一位师姐还随手贴出张正在盛开的鸡蛋花美图。包爸做为花卉白痴一名,感觉白白在厦门待了四年,错过了当面欣赏如此新奇美妙的物种。 花痴男下单 刷完微信,想起明天就是520了,得给包妈买束鲜花啊。于是点开京东开始找花,一番搜索后,有一款商品图十分入眼,于是点进详情细看。视频图片都很不错,花束里还有小熊玩具和一串小LED装饰灯,十分别致。再看花名是“香皂花”,包爸心想,刚刚见识到鸡蛋花,这里又冒出香皂花,估计是从香味来命名的吧,这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随即下单付款, »

避疫宅家DIY之家庭妇男

连续好几个月的避疫宅家,包爸已变成胖子一枚。包妈是医生,很早就已经恢复正常上班了,所以胖子又在日益向家庭妇男角色转变,近期DIY了几件家居用品,特来一晒: 牛仔裤魔改相框 原料:破旧牛仔裤一条,玻璃破碎相框一个,加一家人各地旅游收集来的纪念章别针一把……牛仔裤下剪子剪成适合相框大小的长方形,然后在相框后面用乳胶平整贴好,正面点缀以别针若干,就成了家居小饰品。 悬挂后的实景如下,正中间的是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纹章,四个角上是四个学院的院徽,都是2015年去大阪环球影城玩的时候买的。霍格沃茨纹章右侧第二个小小的那个则是包爸第一个工作单位——电通广告公司的职员徽章,一晃已是近四分之一世纪前的事了…… 红酒塞锅垫 包爸在家专做牛排等硬菜(其实是其他菜做不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