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街拍之骄阳夏花

我的故事总是发生在夏天。炎热的气氛使人们裸露的更多,也更难掩饰心中的欲望。那时候,好像永远是夏天,太阳总是有空出来伴随着我,阳光充足,太亮,使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西直门内大街南侧的帝都综合应急救援总队大楼 楼里面都是消防蓝朋友吧 冠英园 赵登禹路 天主教帝都总教区西直门天主堂 路边绽放的夏花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帝都街拍之社恐很少拍人

虽说疫情是百年难遇之世界级灾厄,自己无时无刻不在盼着劫波渡尽、恢复正常。但对于社恐的包爸来说,起码对宅家干工作不见人和出门戴口罩少寒暄这两点,是颇为中意的,上图帽儿衫上的文字基本上活灵活现了自己的内心。当然大部分时候,社恐要面对的都是不如意之事,比如年初报名kelvin李老师的数码摄影课后,包爸开始每天带相机出门拍照练习,但作为社恐,在街上拍陌生人真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心理障碍,以下就是攒了好久的一批勉强之作。 为家附近的老居民楼做墙面喷漆的工人,最近小区里类似的粉饰工程有不少,据说都是托了党建百年之福 早上胡同里寂寥的环卫工人 中关村附近一位挎着艳丽包包的吸烟男士 墙面喷漆工作完成,正在拆脚手架的建筑工人们 祖孙俩 母女俩 天坛公园里练推手的红男绿女 天坛东侧坛墙边跑步的男子 古北水镇里和大橘狭路相逢的一家三口 »

帝都街拍之新街口伟大复兴

今天包妈陪包子在外面练合气道,娘俩儿突然想吃汇力发的巧克力卷和古早味面包,于是一个电话敲过来。包爸得令不敢怠慢,拎起购物袋出发去买。溜溜达达快到汇力发时,惊喜地发现积水潭十字路口南边的大工棚开拆了,估计地铁19号线开通在即了!这个硕大无朋的临时建筑戳这儿已经好几年了,把路口西南角的两个购物中心堵得严严实实,南北车流也时有拥堵。期盼那拆光理净地铁通车日,就是我大新街口伟大复兴之时! 施工区域被新街口七条分为南北两段,这是南段的龙门吊,围墙内的施工区基本是露天的 被南段施工区挡住的新街高和大厦,这几年生意估计受了不少影响 北段施工区是一个超大的工棚,棚顶和东立面已经拆的差不多了 轻钢龙骨和钢梁 在工作台上高空作业的工人师傅 被师傅发现了 北施工区南侧的人员通道 从紧挨着工棚的新华百货一侧看施工区里 新华百货里面有物美超市还有包子超爱的必胜客 »

帝都街拍之白塔寺外

周四包子学校组织小家伙们到妙应寺(俗称白塔寺)一带社会实践,一大早爸爸把包子送到地方后,自己拿着小相机从寺西北到东南绕了半圈,拍了些照片。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帝都街拍之久违的天坛

五一假期因为客流量控制,没去成天坛。昨天溜达过去找补上,想想上次来还是包子没出生的时候…… 祈年殿周一闭馆,只能大门口张望一下 天气很好,就是有点晒 东侧坛墙 远看一条大尾巴以为是狐狸,近看是大橘 小松鼠飞快地横跨人行道 原来在树底下埋了好吃的 西天门 树木茂盛,但是不太凉快 西配殿外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帝都街拍之南城半日游

本想带包子去天坛转转,没想到限流,预约名额已满,进不去了,只好在天桥附近转了转,然后一路走到前门北京坊,算是来了个南城半日游…… 和平门菜市场 师大附中 天坛西门 天桥 以下皆为前门北京坊: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牛排牛排变成劲儿

包子正在长身体的时候,爸爸妈妈积极投喂优质动物蛋白绝对是责无旁贷,而娃做为家养食肉吞金兽,在所有肉肉中最爱牛排。由此,如何在家做好牛排,就成了包爸的任务。经过小一年的试炼,终于在上周达到初步满意程度,可以跟大家汇报一下了。 选原料 其实先要承认:煎牛排是非常简单的料理,只要原料选对就能搞定九成的最终效果。而选原料最重要的是部位、其次是厚度。首先可以略过价格特别低的、所谓“儿童牛排”以及腌过的,这些产品遇雷可能性较高。适合做牛排的部位是肉眼、西冷、菲力……具体是哪里其实不用在意,只要明白这些部位肥瘦配比适当, »

你瞅啥?

黑:“你瞅啥?” 我:“瞅你黑,咋地?” 黑:“再瞅……瞅你也对不上焦。” 我:“;(” 白:“还是我乖:)”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恐惧总和之撒豆成兵基布兹

西游记里的孙猴子猪八戒沙和尚白龙马,可以说都是观音姐姐事先撒好的战斗种子,藏在关键地带,时机到了就现身起大作用。这种神话中的桥段,曾当真应在上世纪的中东地区,也就是以色列的基布兹。基布兹是希伯来语(קִבּוּץ或קיבוץ‬,英语:Kibbutz)意为“聚集”,最早由犹太移民建立于1909年的巴勒斯坦地区,是一种成员自愿组织起来过集体生活的社区。初期主要是农场,成员没有私人财产,吃穿用度都在社区内以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方式解决。单从时间上论,可谓苏维埃及我红朝人民公社之始祖。在以色列立国和后来与周边阿拉伯国家的几次大战中,基布兹农场如神祗喝茅成剑, »

一个生活小窍门

最近学到一个生活小窍门——快递标签上印着的地址姓名电话等隐私信息可以很轻易地用酒精擦掉。亲测用市售75%浓度的消毒用酒精,装在小喷壶里往标签上喷个一两下,不用再擦拭,几秒钟之后所有后打印的信息就都消失了,比撕啊剪啊涂抹什么的都方便多了。 于是包爸在家门口设了这么一个快递处理工具组合:用消毒酒精+饮料瓶+喷壶头+安全开箱刀组成。只要来了快递,在家门口就可以一次完成拆包、喷标签消字、商品外包装消毒的全流程。买的东西干干净净进家,快递包装留在门外垃圾箱中等着下次出门时扔掉。 包爸在家里向包妈、包子炫耀新学到的窍门时,妈妈接话:“那这么说打印标签的墨水是脂溶性的了。”爸爸和包子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妈妈在说啥,只好… »

经典重看之办公室的故事

每晚包子睡前给他念书对包爸而言也是挺好的阅读时机,最近读过《基地》和《追踪红十月号》小说,不但包子很喜欢,爸爸也讶异发现,时隔多年后重读又有了新的体会。于是开始想要不要以“经典重看”为主题写点东西。恰逢18日在微博上看到俄罗斯著名演员、人民艺术家安德烈·米亚赫科夫因急性心力衰竭在家中去世,享年82岁的消息。米亚赫科夫是颇为国人熟知的苏联演员,曾在大导演梁赞诺夫的爱情三部曲的两部(“办公室的故事”,“命运的捉弄”)中担任主角,“办公室的故事”中他饰演一位迂腐唯诺的统计局小科员诺瓦谢利采夫,在阴差阳错中和强势古板的女局长卡卢金娜谈起了恋爱,可说是霸道总裁爱上我题材的红鼻祖。这部电影八十年代在国内首播时自己就十分喜欢, »

数码摄影技术之回炉再造

最近在微信朋友圈发照片的频率有点密,终致有人发问:“你是买了新相机么?”,包爸回答:“不,是报了个数码摄影的线上课。”,发问的老哥犀利点评:“你这是回炉再造啊。”……确如这位同学所言,包爸上次正经学拍照还是上世纪90年代在厦门读广告专业时上的摄影课,那会儿大家对数码相机闻所未闻,都用35mm胶卷的单反相机学习,在李世雄老师教导下,算是打下了摄影基本功。当数码摄影成主流后,又向小白习得一些Photoshop修图的技巧,比如弄弄色阶(level)、调调色相饱和度(saturation)最后再加加锐(sharpening)三板斧。就这点技能组合,居然一直用到现在,确实早该重构一下了。 »

牛年大吉!

以这张由包爸本人在帝都北海拍摄、包子露一小手的照片为衬,恭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顺风顺水、红红火火、邪魔不侵!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2020最佳剁手实践

2020可能是宅家最多的一年了,不过在大内卷的前景下,购物还算克制,挑几样觉得还不错的推荐给大家。 生活类 德尔玛无线吸尘器 手持无线吸尘器(cordless vacuum cleaner)这东西早在1979年就问世了,国内貌似是戴森先炒起的概念,刚出来时就吸引了包爸的注意,觉得这东西一定很好用,不过马上被5000多人民钱的价格劝退了。去年国产的德尔玛品牌也出了类似的产品(VC01)价格才299元,看评论区一片赞扬,就立刻下单了。买回来用了几个月,感觉物超所值。给家里带来的最大变化应该是清洁模式的进化——原来是每周末用Roomba机器人打扫一次地面,平时如果有明显脏的地方则要捡拾或动用扫把,另外就是家具表面还要经常用湿抹布擦拭灰尘。 »

恐惧总和之英腐装甲兵神器

恐惧总和是包爸去年新开的一个文坑,主要是想尝试将那些出于恐惧而迸发出的疯狂设计,置于历史、军事、影视、设计等多维视角下进行观察思考,今天是第二篇。 新剧“泪之谷” 去年年末HBO推出了以色列新拍的电视剧,以1973年赎罪日战争为主题的“泪之谷”。头两集战争场面十分激烈,尤其是以军一个坦克排三辆坦克,在反斜面防御阵地上阻击十倍于己之敌的壮绝场面,异常精彩。包爸看过后赶紧到一个纯爷们群里推荐,顺便贴了几张影片截图,高博立刻认出剧中以军坦克是英国的百夫长(Centurion)式,此语一出,自己立刻想起大英腐国给装甲兵搞出来的一件神器。 维莱博卡日之战 时间要倒回二战后期,盟军登陆诺曼底基本站稳脚跟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