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包妈离家之后……

周末原计划和包妈闺蜜两家人一起吃饭,临中午时电话铃响,包妈接听后撂下电话通知包爸:“活动有变,我和包子去,不带你玩儿了。”然后就和包子出门了。包爸猛然得了个home alone的机会,一时茫然,在沙发上葛优躺了一会儿,想起手头有套国产尖儿货还没开封把玩,赶紧跳起来,在餐桌上摆开家伙事儿,开始男人的浪漫……

就是这个:国内未知厂商所出甲午海战双方舰船1:2000蚀刻片。所谓蚀刻片,又称PE(photo-etched sheet),就是利用化学或电蚀刻原理,在薄金属片上实现模型的超精密细节。上图两个信封大清北洋海军、日本联合舰队一家一个。老式信封做外包装的理念不错,但名称部分竟然是贴纸,大小和贴的位置也和红框不配合,真是不讲究。左上角是包爸的模型工具盒,左下是白猴君所送,去年超火的大虫子扭蛋,右上则是这次去日本买回来的电动版塔奇克马攻壳车。

打开一个信封,里面是四艘舰一组、共3片蚀刻片,还有说明书。这套PE其实相当简单,把海战中双方主力舰只(恰好都是十二艘)的1:2000比例侧面线图蚀刻在薄铜片上,舰船外轮廓线镂空。水线以上、轮廓线外部分印有舰名,需向下弯折,形成一个支撑面。水线以下部分蚀刻了2019年一个月的月历,形成另一个支撑面。有了这两个支撑,舰船部分就可以立起来赏玩了。

蚀刻片两面都有塑料膜保护,包爸最看不惯这类东西,到手先撕掉再说。

用刻刀或模型剪分开蚀刻片,然后将分离处切削/打磨平整,包爸最爱用十号手术刀,不但锋利,换刃也很方便。

然后用钢尺比齐水线,顶在桌子边缘,先将舰名部分向上弯折,然后把舰船部分稍向下弯折,最后拿在手里调整好角度,让舰船部分垂直于桌面,就完成了。

双方舰队都已成军下海,大家可以看到最前面两艘没有了舰名部分,这事故得怪产品设计:两艘舰是北洋海军最大、最重要的定远和镇远号铁甲舰,外形部分占水线最长,由此留给舰名和下面月历部分相连的部分也最短,刚一弯折就断掉了!只好把月历和舰船部分折成直角,保持模型的直立状态。包爸仔细考虑了一下,觉得原设计的支撑方式放在平面上仿佛船是跳起来的,还不如这样平放着好看,于是决定干脆其它舰只也按这种形式统一算了。

现在可以把餐桌完全打开,形成战场,玩war game了:) 把手头有的甲午战争的书都翻出来,重温黄海大海战!右侧十艘是摆成横阵的大清北洋海军主力,最上方是“平远”、“广丙”(历史上,开战时这两艘和鱼雷艇“福龙”、“左队一”、“左队二”、“左队三”还在赶赴战场的途中)。左侧十二艘是日本联合舰队,成纵队。

北洋海军以两艘铁甲舰“定远”(旗舰)和“镇远”居中,以艏部交错安置的两门双联305毫米巨炮向敌倾泻火力。

联合舰队以四艘航速快,搭载多门速射炮的防护巡洋舰组成第一游击队打头阵,最前面就是中国观众通过“甲午风云”电影而熟知的"吉野"舰。

联合舰队本队,其中“严岛”、“松岛”、“桥立”被称为三景舰(舰名取自日本三处著名景点),是专为克制北洋海军“定远”、“镇远”二舰而设计,每艘舰都搭载一门320毫米巨炮(“松岛”、“桥立”号在舰艏,“严岛”号在舰艉)。藏在最后面的是炮舰“赤城”,辅助巡洋舰“西京丸”,“西京丸”由商船改造,海军大臣桦山资纪搭乘此舰观战。

AT-AT乱入战场,请大家脑补“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的帝国进行曲。

大清帝国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包爸翻出两个笔盒,正好收纳两只舰队。

北洋海军旗舰“定远”号铁甲舰雄姿,此图来自网络搜索,应为国内模型爱好者的作品。

黄海海战仅从器物技术层面做对比:200毫米以上火炮中31/日15,200毫米以下火炮中230/日140,速射机关炮中244/日294,鱼雷管中39/日43,航速中11.48/日12.84,铁甲舰中2/日0,装甲巡洋舰中3/日1,防护巡洋舰中3/日8。清军在铁甲舰和大中口径舰炮上占优,日方则在航速和速射炮上领先,双方各有所长。

战斗结果则是清军“致远”、“经远”、“超勇”、“扬威”、“广甲”五舰被击沉,“来远”重伤,死伤官兵约800人。日军无一舰沉没,“松岛”、“吉野”、“比睿”、“赤城”、“西京丸”五舰受重伤,伤亡239人。

论及战败原因,李鸿章中堂大人雄才伟略,但也只是封建王朝众多家奴中较开明者而已,并无现代国家、民族和产业观念,视其亲手打造的北洋海军为维系权利的私军,在战略上消极萎缩,以“保船制敌为要”,为平息光绪皇帝的怒气勉强出战。而日本联合舰队虽实力不占优,但公武一致上下齐心,已被锻造为代表国家利益进行扩张的矛头,早早制定了以舰队决战夺取制海权的目标。

战术层面,联合舰队始终掌握主动,尤其是第一游击队,充分发挥其船快、速射炮火力猛的优势,在旗舰指挥下,多次实施阵前大回转机动,集中火力攻击目标。而北洋海军开战不久,提督丁汝昌就受伤,指挥陷入混乱。虽此事有一定偶然性,但北洋海军内部派系纷争,导致事前无法指定接替者,无疑是系统硬伤。此后各舰自战,纵有船坚炮利如“定远”、“镇远”,勇猛不屈如“致远”,也无力回天。

甲午战争的历史已经证明:物质、技术层面的差距容易拉近,甚或反超;但如果思维意识、制度体系故我依然,则全无用功,徒劳一场。大国崛起、鼓噪民心之际,当以周思源老师良言为戒:

……古今中外的历史,都毫无例外地证明,社会生产力的任何历史性大发展,都来源于思想解放、思想认识上的大提高。康雍乾时代就是把中国的民族精神、民族活力彻底扼杀,把中国传统文化当中,最落后的部分,就是奴性发展到了极致。康雍乾三朝毕竟已经过去了,它成为了历史。而一切历史研究都是当代史,我们要从历史的当代性来思考这个问题,最严重的不在于你落后,而在于你不去认识落后,或者你不让人认识落后……

北洋海军穹甲巡洋舰“致远”号模型(图片来自网络搜索),“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是光绪给邓公世昌的挽联。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