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同心

疫情爆发以来,包爸和包子在家里大眼儿瞪小眼儿,着实被动宅了半年多,父子俩的优缺点交织辉映、暴露无遗,好坏无论,姑且一记吧。

同读

每天晚上包子临睡前给他读书是从幼儿园起养成的习惯,也算是父子恳谈的一种形式。最近读的一本书是林纳斯•托瓦兹(Linus Torvalds)——世界第一极客、Linux操作系统和Git代码管理系统的创始人、把开源代码理念真正变为世界大潮之人——的自传《只是为了好玩》,某晚讲到:

理查德.斯托曼算得上是自由软件的缔造者了。早在1984年,他就已经着手研究一个可以替代Unix的系统。他把这个系统叫做:“GNU”。GNU是“GNU系统不是Unix系统”(GNU is Not Unix)的首字母缩写。这是一个递归式的首字母缩写词,即缩写词也出现在全称里。这种循环首字母缩写的冷笑话只有在计算机圈内才有市场,一般人都不觉得好笑。

读完这段儿,爸爸和包子在床上一起笑的打滚儿,路过的妈妈只能报以摇头叹息……

同庆

包妈很早就恢复了去医院正常上班,所以很多时候,父子俩的午饭需要点外卖解决。帝都闭锁最严格的那一段时间,快递、外卖一律进不了小区,只能是到了大门口打电话,然后爸爸和包子争执一番决定谁下楼去取。

熬到四月,疫情终于有所缓解。然而让父子俩感受到春江水暖的,却是这样的一刻:中午包爸点外卖后,两人继续在各自房间里学习/工作。突然,门铃久违地叮当起来,包爸喜出望外冲向大门,迎面看到包子从自己屋蹿出来,也是嘴快咧到后脑勺,父子会师在家门口,喜迎外卖到家。随后包爸还借此难得场景,向包子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弹冠相庆”:)

同炼

当然再宅再懒,每天也要出门锻炼一下。小宅男包子对体育毫无兴趣,跳绳是唯一可以拿优的项目,于是爸爸就拿这个做突破口,买了专门的跳绳视频课程,让包子跟着学每天练习,保持好这个比较优势。顺便爸爸也跟他一起跳,自己也活动活动。

某个周末晚上,包爸和厦大同学高博一起喝酒撸串,席间交流锻炼项目,高博提到自己除了上肢和腰腹力量练习,每天还要跳绳1000次。包爸心里算了一下觉得以往每天陪包子也就跳个4-500次,真是自愧不如。第二天开始,就开始逐日增加练习量,终于在一周后,父子俩实现了每天跳绳1000次的新日常。

跳绳还暴露出包子在情绪控制方面的问题,有一阵儿学校要求家长拍摄娃儿们跳绳或仰卧起坐的视频,可以做为线上运动会的成绩。爸爸每天拍摄包子一分钟跳的视频,发现包子在跳绳过程中只要出现失误,就会陷入急躁乃至气急败坏的状态,从而更加频繁地失误……仔细想想其实也是爸爸的遗传,要怎么一起克服,还真是件有难度的事。

也有不同

爸爸对数字没感觉,例子:有种台湾红葱油是包子和包妈都爱吃的,拌面做菜都超香。线下商店很少有见,每次都是包爸上网买。有次不知哪根脑回路搭错,想着这次买个大瓶点的,就挑了个3千克装的。等快递送到,爸爸大吃一惊,竟然是个跟家装用的油漆桶一样的大家伙,估计够全家吃一年有余了。更糟的是橱柜里哪哪儿都放不下,只能摆台面,饶是花了钱还得被包妈埋怨浪费了操作空间,好冤。

但包子完全不一样,从小看到数字就兴奋,会自觉自愿下意识地找规律。有天包爸用iPad下了个新游戏在玩,包子旁观了没两分钟就领悟了战斗机制,爸爸还在自顾自纵横驰骋满地图打怪,儿子突然出声警示:“爸爸,你这个战士再打一下就要死啦!”,话音未落错已铸成,果然耍帅一时爽,一直耍帅到火葬场……

同心进步

说来说去,某种意义上还要感谢疫情,能在包子成长的关键时期,让爸爸有机会做全天候近距离观察和互动。爸爸要向包子学习撂爪就忘和不纠结;包子则可以学学爸爸的时间管理;另外就是两人一起努力,学会控制急躁情绪。病毒也许短时间内尚无法战胜、逆全球化进程说不好也已成势,但这些都不妨碍我们关注内心和家人,同心进步。

说明:本文除包子照片外所配的漫画为不二马大叔的胖虎系列,强烈推荐!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