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生活小窍门

最近学到一个生活小窍门——快递标签上印着的地址姓名电话等隐私信息可以很轻易地用酒精擦掉。亲测用市售75%浓度的消毒用酒精,装在小喷壶里往标签上喷个一两下,不用再擦拭,几秒钟之后所有后打印的信息就都消失了,比撕啊剪啊涂抹什么的都方便多了。 于是包爸在家门口设了这么一个快递处理工具组合:用消毒酒精+饮料瓶+喷壶头+安全开箱刀组成。只要来了快递,在家门口就可以一次完成拆包、喷标签消字、商品外包装消毒的全流程。买的东西干干净净进家,快递包装留在门外垃圾箱中等着下次出门时扔掉。 包爸在家里向包妈、包子炫耀新学到的窍门时,妈妈接话:“那这么说打印标签的墨水是脂溶性的了。”爸爸和包子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妈妈在说啥,只好… »

经典重看之办公室的故事

每晚包子睡前给他念书对包爸而言也是挺好的阅读时机,最近读过《基地》和《追踪红十月号》小说,不但包子很喜欢,爸爸也讶异发现,时隔多年后重读又有了新的体会。于是开始想要不要以“经典重看”为主题写点东西。恰逢18日在微博上看到俄罗斯著名演员、人民艺术家安德烈·米亚赫科夫因急性心力衰竭在家中去世,享年82岁的消息。米亚赫科夫是颇为国人熟知的苏联演员,曾在大导演梁赞诺夫的爱情三部曲的两部(“办公室的故事”,“命运的捉弄”)中担任主角,“办公室的故事”中他饰演一位迂腐唯诺的统计局小科员诺瓦谢利采夫,在阴差阳错中和强势古板的女局长卡卢金娜谈起了恋爱,可说是霸道总裁爱上我题材的红鼻祖。这部电影八十年代在国内首播时自己就十分喜欢, »

数码摄影技术之回炉再造

最近在微信朋友圈发照片的频率有点密,终致有人发问:“你是买了新相机么?”,包爸回答:“不,是报了个数码摄影的线上课。”,发问的老哥犀利点评:“你这是回炉再造啊。”……确如这位同学所言,包爸上次正经学拍照还是上世纪90年代在厦门读广告专业时上的摄影课,那会儿大家对数码相机闻所未闻,都用35mm胶卷的单反相机学习,在李世雄老师教导下,算是打下了摄影基本功。当数码摄影成主流后,又向小白习得一些Photoshop修图的技巧,比如弄弄色阶(level)、调调色相饱和度(saturation)最后再加加锐(sharpening)三板斧。就这点技能组合,居然一直用到现在,确实早该重构一下了。 »

牛年大吉!

以这张由包爸本人在帝都北海拍摄、包子露一小手的照片为衬,恭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顺风顺水、红红火火、邪魔不侵!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