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魂索

今天要白话的是跟线缆绳索相关的,按惯例先往远了扯:)夺魂索(Rope)是我很喜欢的希区柯克的一部悬疑老片,片子一上来两个男同性恋就合伙用条绳子勒死了一个倒霉蛋儿,把这家伙藏在客厅里,没一会儿这屋里竟来了一群和这几位都相识的男男女女,大家和尸体同处一室,浑然不觉,吃吃喝喝。剧情逐层剥离,最后水落尸出,大白于天下。剧情场景都相当简单的室内剧,不过希大师还是拍出了花样儿,80分钟的电影,看上去竟然是一镜到底,没有切换和剪切的痕迹,大家有时间可以找来看看,虽然实现这种效果的那些技巧现在已经上不了台面了,可遥想当年,算是很惊人的大卖点的了。大师用绳子能引出好戏,我也顺手一牵,拎出下面几样好东西: »

莺飞草长春天到!

都快一个月没有更新了,心里真是有愧啊,首先要向大家做检讨!这一个月不单赶上两会需要我操心,公司的业务也日益繁忙,个人的事更是一桩桩一件件有好有坏悲欣交加,周末居然还和小白何D君急赤白脸地一起飞到上海去完成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过,不管怎么样,春天终于还是来了:) 莺飞装饰镜 都说春江水暖鸭先知,动物们对春天的到来应该是最敏感的。德国的设计师Sandra Tan和Johannes Schiebe抓住了这一点,设计出这款漂亮的装饰镜子,每一块小镜子都是小鸟、小花、叶子的形状,随意点缀在墙上,带来一种灵动活跃的气氛,让你的居室立刻充满了春天的气息。designspotter.com 草长盆景 »

What's this?This is a pen...

但凡是经过国内中学英语教学训练的人,对标题的这段对话应该都很熟悉,类似的还有“好啊油?”“安亩饭印,安丢?”据说都是些英语民族生活中常用的废话。由此也可以看出,笔这个东西,曾经在我们的生活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呢。现如今,文件制作都使电脑打印机,相互沟通常用手机互联网,笔是越来越少用了。不过,笔们并没有自甘寂寞,它们也在随时代变化,诞生出了各种各样的新笔,今天就在这里介绍几位,大家以后见到,就不用大惊小怪地问“What’s this?”了。 人体工学的拐棍笔 »

为发展公共交通事业添砖加瓦

对北京来说,大力发展公共交通事业应该是刻不容缓,一级优先的项目。吸引更多的人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毫无疑问具有更高的效率。高效率不但意味着让更多的人,用更快的速度,花费更少的钱到达他们的目的地,也意味着更少的尾气和噪音污染。要知道,不管你是富商大贾高官显贵还是贩夫走卒工农兵学,从怠速运转的发动机里排出的这些致癌物质,可是不认出身贵贱,凡是张嘴儿喘气的,谁也别想例外,除非您肺活量小点儿,可能略占点“便宜”。不过,要说服大家尽量先考虑坐公交,可能还要先克服一些广告造成的心理障碍。“家家都拥有自己的私家车”并不见得是未来的发展方向,这句话搁在50年代的美国,确实代表着繁荣和富裕。但是因为人口密度和城市功能划分等因素的制约, »

冰箱内外

小孩子总是可以从自己独特的视角去看世界,当他们的观察累计到足够的程度,做出自己的判断和结论时,往往能够让大人们大吃一惊。这么说是因为看到了篇报导,有个幼儿园的阿姨指着画书里的蔬菜问小朋友知不知道它们是从哪里生长出来的,小朋友们争先恐后,举手回答,答案是–“超市里的冰箱”。是啊,当大人们用购物推车推着自己的孩子在超市中匆匆而过时,孩子们的观察和思考却是一刻未停,把冰柜里色泽鲜亮生机勃勃的蔬菜看作是理所当然的生态环境,又有什么奇怪呢?同样是围绕冰箱,当大人们也能保持一些童心和独特的视角时,就设计出了下面这些有趣又实用的产品: 冰箱门滚球 很多人家的冰箱门上都有那种靠磁力贴上去的小物品,有的就是个装饰,有的可以夹个便条什么的。可都没有这款冰箱门贴好玩,它是由很多隧道啊、滑道啊、变方向的机关等等各种零件组成, »

甜蜜蜜

周末约好了一起去宜家买些过年的杂货,我和小白大力先到了,就到餐厅里吃点喝点,等着大毛小侯小毛一家子。宜家的咖啡才6元,还能无限续杯,可以在座位上把自己喝得浑身暖洋洋,然后再去慢慢逛。就在我小口啜饮的时候,发现对面的小白正在一包一包的撕开砂糖的纸袋,往咖啡里倾倒,看到我惊奇的瞪圆了双眼,她毫不示弱地瞪回我:“怎么了?我就是喜欢小甜水儿!”,后来干脆拿起咖啡的木搅棒,蘸起糖津津有味地咂摸起来,一看就是小时候拿筷子挑芝麻酱蘸白糖吃的专业偷吃架势。我倒不是对甜食有什么看法,只不过觉得一码是一码,咖啡就得苦着喝,吃甜食的时候再可着劲儿奔甜蜜蜜去,那才像样儿:) 豪华版金银“馒头” 估计金银馒头的发明者也是对小时候馒头片撒糖的吃法难以忘怀, »

银弹

上个世纪80年代,曾有一部风靡一时的西部片游侠传奇(The Legend of the Lone Ranger)在国内放映,里面的主人公本来是衣衫鲜亮装备齐全的警,跟随大部队进山清剿,没想到反被狡猾的匪们打了个埋伏,全军覆灭。只身幸免的他被印第安人所救,练就一身好本领后,以游侠身份回去报仇雪恨。印象最深的是主人公使用的左轮手枪,特意装填亮闪闪的“银弹”,兼具准确和威力,打哪儿指哪儿:)还骑一匹白色的叫“银子”的骏马,戴黑色面具,领个印第安人跟班, »

游戏人生

上周DC送我一个华硕的游戏手柄,带力回馈、两个类比摇杆、十好几个钮,看着很是高级。回家后装好驱动连上计算机,然后…我就握柄四顾心茫然了…电脑里根本就没有游戏能测试一下这个神兵利器啊:(想当初自己也曾是PC游戏爱好者呢,在办公室QUAKE2大赛里,一骑当千,用火箭筒把余工、DC和一堆机器人轰的满地找牙,灭嚯嚯嚯嚯嚯嚯嚯嚯嚯嚯……那时候还真是玩的入迷,有一次夏天大中午骑车经过黄寺,一片灿烂阳光下,整条马路一个人也没有安静极了,转过一个弯,大概是哪个学校放学,突然一涌而出好几十个小P孩,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这要是手里有把0号枪(BFG10K电光炮,开阔地对群敌的利器) »

套装情结

购物于我从来只是一种难以避免的麻烦,因为好歹也是广告专业出身,所以对商家的那些把戏,不管是广告、促销还是什么公关活动,只要招式亮出来了,我就会习惯性地祭出当年写案例分析时的那套思维法宝来降妖除魔:受众是谁?目标是什么?USP(Unique Sales Point,独特卖点)在哪里……经我这套法宝一照,不管对方有多冠冕堂皇靓丽可人,多半是立刻现出原形,铩羽而归。不过,法宝再好也不能包打天下,有一种异形对我来说有绝大的杀伤力,那就是精致复杂的套装产品。只要把几件相互之间有着微妙联系的产品,精心打扮一下,塞进一个精美的盒子里, »

旧貌换新颜

当我们习惯于一类事物的时候,我们往往就会对它们丧失了兴趣,日积月累,生活也随之流入平凡。因此,我们时不时的需要一些新鲜的刺激,有时只要外貌起些变化,就能够激起我们新的热情,重新感受到事物原本的魅力。 新式俄罗斯茶炊 在俄罗斯的文学和影视作品中我们经常看到茶炊,这种亮光闪闪的大茶具其实有点象我们的火锅,中部竖一空心直筒,盛热木炭,茶水或蜜水则环绕在直筒周围。俄国人喝茶,一般都伴以大盘小碟的蛋糕、烤饼、馅饼、甜面包、饼干、糖块、果酱、蜂蜜等等“茶点”,绝对是一种社会交际方式。 »

箕子大叔别生气

殷纣王刚即位,生活便开始奢侈起来,使用起了象牙筷子。对此,纣王的叔父箕子叹息道:“他使用象牙筷子,必定不再用陶制的食器盛东西,并且要做犀玉之杯了。有了犀玉杯、象牙筷,必不会再吃羹藜等野菜制成的食物、穿质料粗劣的短褐衣服、住在茅草铺顶的房屋之下了,则要求身披锦衣九重、脚踩高台广室。怀有这样的要求,整个天下也满足不了他了!远方的珍怪之物,舆马宫室等等都逐渐齐备,这些都自此而始,我害怕他由此走向灭亡!”* 箕子大叔一语成谶,纣王后来果然穷奢极欲,荒淫无道,最后被周武王灭掉了。大叔的乌鸦嘴不被纣王所喜, »

人生中使用率最高的物品及其相关

众所周知,一个人的一生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睡觉,所以毫无疑问,床就是我们生命中使用率最高的物品了。余工曾经从这件客观事实出发,推论出一条“如何让你的生活质量迅速接近比尔盖茨”的理论,虽然我没有他那么极端,可是,关于床的一切,我都是很在意的:) 磁悬浮大床 First thing first,先要找一张好床,“好”的标准有很多种,丹麦设计师Janjaap Ruijssenaars的心水之作就是上面的磁悬浮大床,在我看来,这张床在两件事上达到了世界第一的标准:1)漂在半空的样子!2) »

“星球大战”爱屋及乌

“星球大战”是我的最爱!从79年看到《科学画报》上刊出的介绍“帝国反击”拍摄情况的报导那天开始,我的心就永远留在“很久很久以前遥远遥远的银河系”(Long time ago in a Galaxy far far away……)里了:)今天就要说一些跟星战相关的好东西! 尤达大师背包 第五集“帝国反击”里,卢克在接受尤达大师的训练时,经常要背着这位唧唧歪歪满嘴倒装句的大师前跑后颠, »

Coffee or Tea?

今天不说开头的废话了,直入主题:秋天到,北京天气好,大家排排坐,Coffee or Tea随便挑:) 漂亮的茶几 第一个问题是在哪里喝我们的茶/咖啡呢–自己的小窝?朋友家?有人伺候的茶馆?静谧幽深的山间寺庙?不管去哪里,最好带上漂亮的“植物家”(Botanist)茶几,全铝材质,设计精巧,结实耐用,大家围坐一圈儿,开始吧!orange22. »

Think Small*

我们上高三的时候,移动电话开始在影视剧中的黑社会老大和大街上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手中出现了,那时候被名副其实地称为“大哥大”。因为它的个头实在是大,在一部当时很流行的香港电视剧中甚至象板儿砖一样被抡起来做了杀人凶器,真是酷啊!对这件道具艳羡不已的我们几个人凑了10块钱,跑到牛街的农贸市场买了一个外形绝对以假乱真的玩具,然后在教室里装模作样地给想象中的香港证券交易市场打电话,大叫“抛!抛!”,居然还让不少同学信以为真了。十几年过去了,现在的移动电话不但功能添了不知多少,体积更是缩小了无数倍,再过几年又会是怎样一番情景呢?想想小的好处,真的让人无限神往啊。 USB袖珍音箱 笔记本电脑越来越普及了,不过这些产品中内置的音箱效果实在是不怎么样,因此有了这款USB接口的外接音箱,别看它袖珍得只比USB插头大一点点,可是响应频率和信噪比的参数都很强悍, »

金属时代

上小学时我在书市买过一本《伊利亚特的故事》,绿色封面,封底盖着一个“多读书 读好书 书展留念 北京”的章,定价0.55元的地方被盖上了0.15的两个红戳儿。故事很好看,插图很漂亮,但是让幼时的我非常困惑的是,这些外国的战斗英雄们为什么不像中国古时候的好汉们那样顶盔贯甲罩袍束带?不管是开会闲聊还是打仗,这些头发卷曲的老外总是近乎赤裸的走来走去,他们不冷么?我当时从书中找到的解释是老外们一定都很穷,他们买不起衣服和像样的盔甲。真的,书中写的很明白,那些统率十万大军的将领们动不动就为个把女奴吵架闹不团结,统帅们举办盛大竞技比赛的时候,奖品经常是这样的: »

暖暖内含光

暖暖内含光是金凯瑞出演的所有电影中我最喜欢的一部,精巧中带点儿诡异、伏笔四设并在最终淋漓畅快地起底、笑中带泪的极端感情经历、无奈于命运却又抗争不已的人物–观影过程中的每一分一秒都让我唏嘘震撼,心悦诚服……唉呀呀,本来只想用这个电影名做个引子的,引出今天的创意之光系列产品,一说就说远了,赶紧回来。 大头针台灯 好看么?插在灯座上的每一根“大头针”的顶端都是一个灯泡,每根针长短错落,你可以象插花一样设计出一个满意的造型。那一点点亮,似乎就是设计者头脑中的灵光一现,抓住它、把握它、让它们聚集在一起,交相辉映,就能冲破平凡和沉闷的黑夜。 »

广告创意多

十年前,我从正经八摆的广告专业毕业,干了一年就转行IT,做到现在,大家一说起盈利模式,多多少少还要往广告上靠,也算是殊途同归了。广告真是一项让人爱恨交织的伟大发明,如果没有它,广播、电视、互联网等媒体都不可能有今天的发展。但现在的广告无孔不入、低级恶俗,真让人无法忍受。所以今天还是介绍一些有创意、好玩有趣的,清爽一下口味。 3M安全玻璃 这个公共汽车站没有传统的灯箱广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玻璃钱箱!钱箱的两层3M安全玻璃之间就是一摞摞票子!有本事,就打破玻璃来拿吧!虽然,每个钱箱里只有500美元是真钞票, »

自行车

以“自行车”为关键词,在我的大脑中google一下的话,得到的结果大致是这样的: 自行车事故1次,刚学会骑车时在本院撞倒学龄前儿童一名,由家长带领到该儿童家中真诚道歉后,仍被告到学校,导致在全校广播中遭到通报表扬 … ;自行车被盗2.5次,大学时一次,工作后一次,最近把多年不骑的旧车赠与书店员工,很快就在宿舍被盗了,算半次 … 骑自行车最远到达地点:保定,高中时的疯狂行动,居然一堆人大冬天晚上骑车奔保定,到了保定火车站歇了会儿连夜再骑回来,早上快8点才到北京,然后铁青着脸去上课!真不知当时是怎么想的 … 叨咕完自己的陈芝麻烂谷子, »

虚张声势

虚张声势从来不是我的强项,虽然在工作中也可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把客户往晕了侃,但是夸的都是自己心里认为是宝的东西。如果让我无中生有、甚至来黑白颠倒那一套,我就完蛋了、没词儿了。曾经有一次,被一位朋友拉去做谈判的托儿,冒充老板在关键时刻出来放狠话,对那个行业我完全没有了解,全靠临行前他们给我填鸭速成。那次可真是虚张声势啊,双方都拍了桌子,我长这么大说过的全部嚣张话加在一起也没那天说的多,出来我的腿都软了,这虚张声势没点儿实力还真不行呢!说了自己的反例,下面进入正题,介绍几样虚张声势到一定水准的事物吧! 好莱坞炸弹机箱 类似这样的东西我们在好莱坞电影里见多了,坏蛋们就是用这些闪闪发亮、复杂精密、带有硕大红色液晶计时器的炸弹来吓唬世界的。而电影主角们也总是在万分危机的情况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