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民族的日常

“战斗民族”这个称呼毫无疑议是代指居住在我们北方那一大片土地上的现任主人——俄罗斯民族的,这个戏谑称呼最早的来源是因为这个民族的成年男性酗酒者众多(数据证据在此),这些冰天雪地中的壮汉们在饮用酒类及各种奇葩代用品后表现出的特异壮举为他们“赢得”了这一绝没多少褒意的外号。 不过这几年来,以这个民族为主要成员的毛熊国着实干出了一些霸气侧漏、火药味十足的(杜达耶夫电话谋杀案、别斯兰人质事件、科索沃战争中抢占Pristina机场、吞并克里米亚……)战斗行为,起码在我天朝各媒体中,这个称呼慢慢回归了其字面本意。今天就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些这类主题的趣图,请欣赏: 椅子 应该是某次阅兵的间隙,这位大兵估计是累得不行了,干脆拿波波莎-41冲锋枪当椅子,一屁股坐在71发弹鼓上了。目测这哥们儿怎么也是个中等个儿一百四五十斤吧, »

和娃一起看:Liz Climo的超萌动物漫画

Liz Climo是动画辛普森一家的制作人员,没事的时候,她就画这些超萌的动物漫画,下面是微博用户@fall_ark汉化的部分内容,建议将本页内容在大屏幕设备中打开,调整亮度,找个舒适的座椅,抱娃同乐:) 先放两个我最喜欢的: 哈哈,我也想当那个让娃躺肚皮上问我问题的水獭爸爸。第二个也真是传神啊,包子现在也时不时大早上对还在熟睡的爸妈来这一手,可惜不象这个小猪娃还有个客气话当前缀。 请大家注意,以上作品版权归 ©Liz Climo 所有,转载时请务必注明,并添加Liz Climo的个人网站链接! 本文的微信图文消息链接 »

白头到老

今天包妈带包子去参加同事婚礼,奶奶提前教他说白头到老的祝词。等新郎新娘来敬酒时包子愣愣的打量新人,完全说不出话,半天蹦出一句:“是黑头发呀!”包妈正奇怪,包子紧跟着问:“不是说白头吗?”全桌人爆笑……估计小家伙在心里期待很久想看到两位白头新人了:) ​​​​ »

欢度恐龙月[翻译]

本文翻译自Refe Tuma发表在medium.com上的文章:Welcome to Dinovember,希望对孩儿爸妈们有些启发:) 每年一到11月,我和老婆就会投入到一项持续一整个月的工作中:让我们的孩子相信,他们的塑料恐龙玩具会在晚上他们睡觉时活过来。 刚开始时还不太过分,孩子们起床后发现恐龙跟一盒麦片较上了劲儿,把餐台弄得乱七八糟。 第二天早上,恐龙们爬上橱柜袭击了水果盘。 又过了一天,他们闯入冰箱,一整盒鸡蛋成了它们的大餐。女儿们在小声嘀咕:“哎呀,爸妈可要抓狂了。” 危机持续升级,感觉这些傻乎乎的家伙生来就跟整洁有仇似的。毕竟,它们只是一群恐龙啊。 »

猎鹰折翼谁最痛?

8月11日,由美国DARPA(国防先进项目研究局)负责研制的全球1小时打击系统的载机子系统——猎鹰计划(英文介绍,中文互动百科)遭受了巨大的挫折,进行第二次实验的高超音速飞机HTV-2在发射升空9分钟后失去联系,消失在茫茫太平洋上空(美国航空周刊英文报导,新浪新闻中文报导)。遍布全球的恐怖分子和独裁者们欢欣鼓舞,为一个有可能会极大影响自己睡眠质量的威胁的暂时消失而弹冠相庆;而负责向恐怖分子提供超响铃音闹钟,向独裁者们提供超深地底宫殿挖掘机的供应商们则闷闷不乐,齐声抱怨美国国防科技的不靠谱儿。 另一个大声抱怨的是电子商务巨头,美国Amazon公司的CEO贝索斯。Amazon上个月宣布看好中国大陆的奢侈品销售市场,和法国老福爷百货集团(Les Galeries Lafayette)、著名奢侈品品牌驴(LV) »

搞笑视频:比尔盖茨在微软的最后一天

在最近的CES2008大会上,比尔盖茨照例做了主题演讲(这里是演讲的中文翻译),因为即将正式从微软退休,盖茨在演讲中加入了一段视频,来“预测”他在微软的最后一天,非常搞笑,一定要看一下:) 视频中出现了很多名人和有趣的场景:比尔闲的没事,在自己办公室转椅上转圈看天花板,玩星战小人(自说自话:“不许质疑软件的魔力!”“没错,听丘巴卡的就对了!”);Matthew McConaughey(就是我最喜欢的科幻电影Contact里和朱迪福斯特演对手戏的那个家伙)成了比尔的个人健身教练;在说唱歌手Jay-Z的“指导”下进棚录歌(歌声简直… »

流水帐唠闲嗑

桌面桌面 如上,周末把笔记本和手机的桌面都换了。笔记本的是最近喜欢上的王卯卯同学的兔斯基,表情符我很少用,也就不说什么了。漫画真是不错,简单、直接。忧伤、快乐、愤怒似乎就像黑白线条一样明澈清晰,很招人喜欢。而且,这幅Release and Relax的主题很符合现在的心情,最近需要忙的事情太多了,偶尔把所有窗口都缩下来,看看这个窗前明月光下的小兔,多少也能放轻松一点;手机的是LIFE杂志某期的封面,宇航员登月,To Infinity,and »

忙到不行,上看家笑话

从25日圣诞节开始,何D君就回日本和尚子过新年去了。我把所有工作文档和软件装进一个移动硬盘里,带着我的保暖TNF羽绒背心(四惠东站商店街的暖气几近于无,不做好防寒抗冻准备是会死人的)正式进驻书店,开始全面军管。临近年关,百事烦杂,真是忙的不行,恨不得举手投降,实在没时间写新blog了,只好上一个亲身经历的压箱底儿的看家笑话,请大家见谅啊:) 那是差不多六七年前的事了,某个节日夜晚,我们几个同学约在SOGO商场里见面,玩了会儿游戏,购了购物,到了晚饭的点儿,我们走出商场,打算去一个附近的馆子吃饭。当时我们一共七个人:五男二女,唯一一辆车是电话男开着的他们单位的普桑, »

Fun, Fun, Full of Fun!

当你的心情起伏不定患得患失,就像窗外阴霾的天空时,可以考虑用下面这句话来开导自己:“事实上人总是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幸福或不幸,重要的是对希望和生活从不厌倦。”(罗曼.罗兰,《约翰.克利斯朵夫》)是啊,“希望”和“生活”!不过,何不再多来一些快乐呢?让我们希望生活充满快乐吧!也许要借助一些外物的力量,只要能够得到真正的快乐,谁会在乎呢? 炸弹花瓶 Vladislav Stanek设计的花瓶,看着它可以想象自己的家变成了炸弹人的基地,举手投足吃喝拉撒时时刻刻危机四伏,生活中多点幻想中的危险和刺激,多好玩啊: »

让人超级开眼的白俄罗斯马屁歌视频--“听老爹的话!”

刚刚在白俄罗斯总统选举中连选连任的卢卡申科是被西方国家视为独裁者的,这次选举美国和欧盟也都是不认帐滴。不过有俄罗斯背后撑腰,老卢站的也挺稳当。说起来老卢在任这十几年国内乱子不多,反对派也不太成气候,所以对这次选举结果我就默认了:)电视里见过老卢几面,每次都是西服笔挺气宇轩昂,确实是块料。不过今天看到的这支由白俄罗斯当红流行乐队演唱的马屁歌MTV-“Slushai Batku”(Listen to Father!,AVI文件,1.6MB,点击下载)实在是把我恶心着了,大家看看歌词就明白了(英文译文摘自白俄罗斯反对派的Blog,又由我胡翻成中文,仅供参考,括号里的文字绝对是我加的) »

搭错线三则

搭错线是脑子进水、秀逗的一种具体表现,一般指某人因注意力过于集中或过于分散而脱离客观现实,下意识的做出离奇行为。其后果视错线程度而大小不一,可能给当事人带来尴尬、郁闷、懊悔乃至终生心灵创伤,而旁观者则从其中体会到惊喜、快乐和由衷的愉悦。是一种投入产出比极佳,适宜推广的社会性娱乐活动,例见以下三则: 例一,乃本人亲身经历: 那一天又到中午饭点儿,写字楼的各个办公室照例涌出各色人等,大家穿戴整齐,表情庄严肃穆,沉默不语的盯着电梯上方不断变化的楼层数字,历经苦等,终于看到电梯慢吞吞的接近了,这时一位挤在人群中的MM突然打破寂静回头冲身后的办公室大喊:“快点儿!车来了!!”…半分钟后大家挤在了垂直运营的电车中依然保持沉默, »

抓狂上帝

我的朋友圈儿比较小,能沉淀下来的大部分是认识十年以上的恰同学少年们,大家都是老百姓孩子出身,奋斗到现在就算在自己单位里有了点地位可是见到客户还是要巴解的。都说客户就是上帝,我们做信徒的也尽量诚惶诚恐着、上香、供猪头、静聆圣音。可是这个神圣的契约经常只是单方面成立,有些上帝一点也不考虑自己的崇高地位,抓起狂来着实让教徒们啼笑皆非甚或森然发指,我从朋友中收集了一些这样的神迹圣谕,大家可以私底下先娱乐一下,把笑面肌彻底松弛了再去教堂礼拜,免得当面不敬。 神迹一 行业:移动增值;信徒:我我自己;上帝:用手机玩游戏的玩家;事件背景:我们制作了一款短信聊天游戏,清清楚楚写明了是和机器人聊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