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爱

包爸早上送包子去幼儿园的路上边走边考包子新学的单词,到kind时包子能念会拼可是却想不起来什么意思了。爸爸想起学单词的app里这个词的动画是一个小怪物送另一个小怪物鲜花,于是就启发到:“爸爸前几天给妈妈送花,那是什么啊?”没想到包子毫不犹豫的回答:“那是爱啊。” »

当爸爸的头几个小时

今天凌晨零点3分,我们的儿子在人民医院顺利出生。因为当晚除了兔子没有别的产妇,医护人员懒得管没有依例清场,我得以赖在产房外仅一帘之距,倾听了全过程。听到儿子的第一声啼哭后,我还兴高采烈地斗胆在外面嚷嚷了两声:“兔子真棒!”。又过了一会儿医生腾出手来,出来简单跟我说了两句,然后让我去楼下病房办手续。等再上来,就不让我进产房区了。我还想着眨眼工夫就可以看到兔子和儿子了,可不知他们在搞什么,等啊等的半天没有消息。在这期间,我给两边家里人和挚友们都发了短信,无聊地拿手机东拍西拍,犄角旮旯都拍遍了,两排塑料椅子挨个儿坐了一遍,确认了每张椅子坐上去都是一样地不舒服……百爪儿挠心地熬了一个多钟头,这才等到娘俩儿一起被推出来。当我迫不及待地凑过去, »

一起飞吧

2007年10月27日,我和兔子在北京城西南的一家咖啡厅里,以一种最传统和拘谨的方式相识。一年后的今天,我们在朝阳区甜水园东街的一间政府机构内,在一些因为到了饭点儿而动作麻利效率倍增的公务员见证下,以签字画押、向政府交纳9元工本费、领取两张小红本儿的方式,开始了我们携手同行的新生活。 在这一年中,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时事变迁、物是人非……但我的心里却一天比一天更加踏实、镇定。幸福对我而言,曾经只是一个遥远、模糊的概念,现在,已经成为了再具体、确实不过的存在——两手相牵时的那份温暖,心心共鸣时的那种震撼——这一切都可感、可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