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国宝京滨行

寒假期间恰逢有要事到日本办理,于是顺便安排了全家一起出游。还赶上可遇不可求的国宝《祭侄文稿》赴日做特展,那就更加顺理成章地做了赴东京国立博物馆的行程。一月三十日晚不晌儿,一家三口乘大铁鸟再次降落羽田机场,开始第四次日本游。因抵达时间很晚,直接入住了机场附近一家酒店,原计划第二天直奔横滨,在这个我们还没去过的城市玩几天,等周日再去东京看展。但临时有约,就干脆安排在了东京上野车站,办完事可以立刻到旁边的国立博物馆观展。就这样,开始了一家人来往京滨的一日之游。

从酒店出来,拖着行李箱到车站旁的咖啡厅吃早饭。

窗外开始飘起细雨,路上都是匆匆的上班人流,包妈说我们多待一会儿把高峰耗过去再走吧。

雨停人流渐稀,进入车站,直奔东京。

到上野出站后,包爸先办正事。包子和妈妈去上野公园转转,约好之后在国立博物馆门口碰面。

谈完直奔博物馆,一路上挂满了特展的宣传挂旗。

右边是去年带包子去过的科学博物馆门口的鲸鱼模型。

在醒目广告牌指引下,顺利到达博物馆门口。

大门口就有提示信息,提示观看《祭侄文稿》的排队等候时间。

“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特展地点在平成馆。

上二楼进入展区,后面基本就不能照相了。

展品十分丰富,从甲骨文开始的字体演变说起,循序渐进。包爸上学时语文成绩尚可,但毕业后不久就陷身IT,从此对古文视而不见,以致今日大好教育时机临头,却束手愧对:( 好在包妈大学期间没少读医学典籍,这些年看的闲书里也有些古文。一路看下来,每个展品前还都可以给包子做些额外讲解。另外包爸的历史知识还算合格,翻译展品英文说明也在行,再加上中文语音讲解机中的内容,勉强可填包子的求问好奇。在幽暗的展厅中三人曲折且行且观,时间悄然飞逝。

特展中唯一可拍照的展品:唐玄宗李隆基所书《纪泰山铭》的石刻拓本。

最后,终于到了《祭侄文稿》部分。

虽前有《纪泰山铭》的巨大震撼,此刻仍会为展品的精心铺陈而气夺屏息:高大的天花垂下条条巨幅,原稿文字一行一幅,每幅都是泣血红底、泼墨黑字。真迹则小小若轻,居于正中。两侧有对颜鲁公及安史之乱的图文介绍,更有屏幕将文稿落笔之序动态还原。观众在工作人员的礼貌催促、不容僭越的隔离条带引导下,一步步接近那家国离乱,巢倾卵覆的时刻。

……惟尔挺生,夙标幼德,宗庙瑚琏,阶庭兰玉,每慰人心。方期戬谷,何图逆贼闲衅,称兵犯顺。尔父竭诚,常山作郡。余时受命,亦在平原。仁兄爱我,俾尔传言,尔既归止,爰开土门。土门既开,凶威大蹙。贼臣不救,孤城围逼,父陷子死,巢倾卵覆。天不悔祸,谁为荼毒。念尔遘残,百身何赎。呜呼哀哉!吾承天泽,移牧河关。泉明比者,再陷常山,携尔首榇,及兹同还。抚念摧切,震悼心颜,方俟远日,卜尔幽宅,魂而有知无嗟久客。呜呼哀哉,尚飨。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从《祭侄文稿》前离开后,包爸意犹未尽,逮住包子又叨叨了一通:“你看颜真卿这位书法家,去世都一千多年了,虽然他已经形神俱灭,但刚才看到的那幅文稿,却可以把那个时候国家和他家人的故事,以及落笔那一瞬间的伤心、愤怒和痛苦,传达给现在的我们,这就是文字和书法做为传播工具的意义。爸爸现在写博客、写程序,也是一种传播,掌握了合适的工具,就可以把自己脑袋里的东西,传递给不同地方、不同时间里的其它人。”

展览看了快四个小时,出来已是午后两点多,三个人饿的前胸贴后背,赶紧在上野站旁找了一家饭馆开吃。

何D君曾长期混迹于横滨,这时特意赶来给我们做向导,他带着我们直奔横滨的airbnb民宿。多亏了他,不但没有绕路,还解决了入住时遇到的麻烦事。放下行李作休整后,又带我们一路溜达到热闹非常的伊势佐木町商店街,找了一家饭馆大快朵颐。

包子吃美了:)

何D君特意点的时鲜——鲹鱼,端上来时拿筷子捅捅鱼还在动。

开烤贝类,包子已经有点吃不动了。

再吃不动,最后的甜品也不能放过。

据说离此地不远有著名暴力团山口组的事务所,包爸偷拍了灯红酒绿下的黑帮分子(其实是一身黑的何D君在跟宝贝儿子视频通话)。

吃完晚饭回民宿,把观展后买的纪念品打开欣赏一下,觉得这一天挺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