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街拍之喵运爆棚

上周喵运爆棚,连着拍到各式各样的猫猫,不专门来一篇实在不合适。 一个屋顶五喵十猫耳二十猫腿儿啊,太激动了! 虽然没什么依据,但我就觉得这是一家子,仨娃高度符合当前价值观:) 娃们都围在妈妈身边,爸爸在一旁挺身警戒,是想给娃们抓只鸟加餐吧? 妈妈你看,下面有个怪蜀黍盯着咱们呢…… 不用理,除非他掏出小鱼干…… 妈妈照顾三只好奇娃,“辛苦”二字都写在脸上了…… 这只感觉很雍容,是这一片儿的阔喵太太吧…… 猫咪都有了专车,其实老奶奶推的小车上也是个猫包,可惜没拍到…… 好像是前面一家子里的小黑娃,独自出来探险了! 翻了一下发现自打今年开始玩街拍, »

帝都街拍之机械原力

每天带小相机出门玩街拍已经大半年了,因为不懂车所以很少拍轿车,但对街上各种原力十足的机械还是很有兴趣拍的,整理了一下正好能凑个九宫格出来。 附近建筑工地的塔吊,记得我们小时候这种吊车都是有个尖的,现在貌似都是照片里这种平头的了。上网查了一下,果然——“以往塔吊都是有斜拉和塔尖的,随着时代发展,技术越来越成熟,便产生了平头塔吊……其特点就是在原自升式塔机的结构上取消了塔帽及其前后拉杆部分,增强了大臂和平衡臂的结构强度。这种塔吊的主要优点是整体体积变小,安装便捷,降低了运输成本和仓储成本,起重臂耐受性能好,受力均匀,对结构及连接部分损坏小,部件可标准化、模块化、互换性强,减少设备闲置,投资效益高” »

我见犹怜屋顶喵

我家楼下这条胡同南侧基本都是平房,屋顶上常见喵们睥睨众生、从容来去。虽然还是触不可及,但总比云吸猫又近了一步,包爸对此感激涕零,抓紧时机留下主子们的御真影,不时垂涎崇拜。久而久之,多少掌握了喵们的一些作息规律。比如近胡同东口有个卖手擀面、馒头的门脸,治理拆墙打洞后就关了门,这小屋房顶平坦,有树影遮荫,估计因此得到喵们的青睐,常有几只过来躺平了午睡。 最常见的是这位一眼儿大一眼儿小的主子,其相庄严威不可侵,颇有独眼戴黑眼罩的海盗船长范儿。 眺望远方思考猫生…… 弓起背这是要攻击还是睡醒了拉拉筋? 就算是船长睏了也得打哈欠…… 睡着后就变成肉乎乎的小可爱 这摊平的小jiojio啊,萌化檐下多少路人甲乙丙丁 »

帝都街拍之近期猫片

被拴在修车铺门口的小可怜 帅锅 新街口南大街的流浪喵 饱经沧桑的样子…… 就昨天接娃一会儿工夫没带相机,错过了三喵房顶大趴的好机会 伙计们,下面有个怪蜀黍在拍我们……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帝都街拍之骄阳夏花

我的故事总是发生在夏天。炎热的气氛使人们裸露的更多,也更难掩饰心中的欲望。那时候,好像永远是夏天,太阳总是有空出来伴随着我,阳光充足,太亮,使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西直门内大街南侧的帝都综合应急救援总队大楼 楼里面都是消防蓝朋友吧 冠英园 赵登禹路 天主教帝都总教区西直门天主堂 路边绽放的夏花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帝都街拍之社恐很少拍人

虽说疫情是百年难遇之世界级灾厄,自己无时无刻不在盼着劫波渡尽、恢复正常。但对于社恐的包爸来说,起码对宅家干工作不见人和出门戴口罩少寒暄这两点,是颇为中意的,上图帽儿衫上的文字基本上活灵活现了自己的内心。当然大部分时候,社恐要面对的都是不如意之事,比如年初报名kelvin李老师的数码摄影课后,包爸开始每天带相机出门拍照练习,但作为社恐,在街上拍陌生人真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心理障碍,以下就是攒了好久的一批勉强之作。 为家附近的老居民楼做墙面喷漆的工人,最近小区里类似的粉饰工程有不少,据说都是托了党建百年之福 早上胡同里寂寥的环卫工人 中关村附近一位挎着艳丽包包的吸烟男士 墙面喷漆工作完成,正在拆脚手架的建筑工人们 祖孙俩 母女俩 天坛公园里练推手的红男绿女 天坛东侧坛墙边跑步的男子 古北水镇里和大橘狭路相逢的一家三口 »

东夹道探宝

上回书说到爸爸一早送包子到白塔寺附近上劳动技术课,很快到了下午放学时间,又该接小家伙了。 坐两站公交车到安平巷东口外,这小院的门簪还真是应景儿。 沿安平巷走到包子他们上课的地方等着娃出来,恰好对面是体量巨大、建于1958年的福绥境大楼,彼时又称为“人民公社大楼”、“共产主义大厦”。这座平面为Z字型的8层大楼,据传使用人民大会堂剩余建筑材料建造,是北京第一座配备电梯的居民楼。首批入住者要经过政审,都是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精英。整座楼不但鹤立鸡群于老城区中,更有许多颇令人瞠目的特点:单元房内没有厨房,吃饭到楼内大食堂或订餐后送上门;居室配有当时极少见的带澡盆的洗浴间;每层有开水间;家中幼儿在大人上班期间送到大楼西段一至三层的幼儿园;孩子再大一些可以住进四到八层的集体宿舍;楼中还有理发室、小卖部和服务室… »

帝都街拍之新街口伟大复兴

今天包妈陪包子在外面练合气道,娘俩儿突然想吃汇力发的巧克力卷和古早味面包,于是一个电话敲过来。包爸得令不敢怠慢,拎起购物袋出发去买。溜溜达达快到汇力发时,惊喜地发现积水潭十字路口南边的大工棚开拆了,估计地铁19号线开通在即了!这个硕大无朋的临时建筑戳这儿已经好几年了,把路口西南角的两个购物中心堵得严严实实,南北车流也时有拥堵。期盼那拆光理净地铁通车日,就是我大新街口伟大复兴之时! 施工区域被新街口七条分为南北两段,这是南段的龙门吊,围墙内的施工区基本是露天的 被南段施工区挡住的新街高和大厦,这几年生意估计受了不少影响 北段施工区是一个超大的工棚,棚顶和东立面已经拆的差不多了 轻钢龙骨和钢梁 在工作台上高空作业的工人师傅 被师傅发现了 北施工区南侧的人员通道 从紧挨着工棚的新华百货一侧看施工区里 新华百货里面有物美超市还有包子超爱的必胜客 »

帝都街拍之白塔寺外

周四包子学校组织小家伙们到妙应寺(俗称白塔寺)一带社会实践,一大早爸爸把包子送到地方后,自己拿着小相机从寺西北到东南绕了半圈,拍了些照片。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帝都街拍之久违的天坛

五一假期因为客流量控制,没去成天坛。昨天溜达过去找补上,想想上次来还是包子没出生的时候…… 祈年殿周一闭馆,只能大门口张望一下 天气很好,就是有点晒 东侧坛墙 远看一条大尾巴以为是狐狸,近看是大橘 小松鼠飞快地横跨人行道 原来在树底下埋了好吃的 西天门 树木茂盛,但是不太凉快 西配殿外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帝都街拍之南城半日游

本想带包子去天坛转转,没想到限流,预约名额已满,进不去了,只好在天桥附近转了转,然后一路走到前门北京坊,算是来了个南城半日游…… 和平门菜市场 师大附中 天坛西门 天桥 以下皆为前门北京坊: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数码摄影技术之回炉再造

最近在微信朋友圈发照片的频率有点密,终致有人发问:“你是买了新相机么?”,包爸回答:“不,是报了个数码摄影的线上课。”,发问的老哥犀利点评:“你这是回炉再造啊。”……确如这位同学所言,包爸上次正经学拍照还是上世纪90年代在厦门读广告专业时上的摄影课,那会儿大家对数码相机闻所未闻,都用35mm胶卷的单反相机学习,在李世雄老师教导下,算是打下了摄影基本功。当数码摄影成主流后,又向小白习得一些Photoshop修图的技巧,比如弄弄色阶(level)、调调色相饱和度(saturation)最后再加加锐(sharpening)三板斧。就这点技能组合,居然一直用到现在,确实早该重构一下了。 »

牛年大吉!

以这张由包爸本人在帝都北海拍摄、包子露一小手的照片为衬,恭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顺风顺水、红红火火、邪魔不侵!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