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凉凉

疫情至今(本文写于11月底),虽然各项管控表面上运作依然,但很多时候只是走形式罢了。拿进门测体温这事来说,就算还有保安在敷衍潦草地叮你一下,可经过近一年的高强度使用后,电子体温计早就不堪一用,常常测谁都是三十三四度,按包子说法就是“一起凉凉”了啊……类似这种在社会管理中,空有现代化、数字化的设备和制度,执行起来却变形走样儿的现象,如今俯拾皆是。

从管理者角度来说,当然有经验不足、无心之失的可能;但留有例外、以利寻租亦是常见,连写字楼门口保安尚会时不时对不耐烦在门口扫健康码的人挥手放行而获点头之赞,遑论真正权柄在握者;最大问题则在于我朝权力利益分配,历来从上向下授予,管理者第一要务必为以成熟套路满足人数较少、立场观点大同小异之上级要求,此远比应对每日蚁聚蜂拥、其心各异之管理对象重要。

当然受管理之群众亦有其责,百姓普遍持实用主义,对加诸自身的规章制度,并不视为天经地义须严肃践行之契约,内心希望规则只对他人有效,而自己可随心所欲。包爸一早送娃上学必经一个宽阔马路和小胡同相交的路口,胡同口很窄许多骑车人忽视红灯继续前行,送孩子过马路的家长遇到这种情况,往往侧之以目或出声指责。但短短五分钟后,送完孩子回到路口的同一人,却能忘记前情,车流稀疏则视红灯如无物坦然而过。对自己宽容往往意味着对他人及管理者的逾规越矩见怪不怪,此一体两面,日渐蛀空严格执行制度之根基。

管理制度凉凉却硬挺着不销户转生多半表明第三方监督失效,这几年“强国”论兴起,再度超英赶美似指日可待,而较真儿挑刺儿往往沦为盛世欢歌中的刺耳之音而遭和谐。网络媒介兴起后,虽时不时有瓜可吃,但网媒巨头们意在牟利,而网民们对“负能量”信息的金鱼记忆力又能在消费和娱乐的无限推送中保鲜多久呢?

乐观者或云,以上种种,皆因我朝目前仍处于现代化转型阶段,耐心等待,追平湾湾或扶桑国之社会管理水平应时日可期。只是不知在历经2020这一空前“无常”之年后,如果经济不再能以高速发展、甚或逆全球化起始的话,这种坐等水到渠成之想是否还有成真之时?

最后,转发一个意呆利流行神曲——去你大爷的2020!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