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街拍之骄阳夏花

我的故事总是发生在夏天。炎热的气氛使人们裸露的更多,也更难掩饰心中的欲望。那时候,好像永远是夏天,太阳总是有空出来伴随着我,阳光充足,太亮,使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西直门内大街南侧的帝都综合应急救援总队大楼 楼里面都是消防蓝朋友吧 冠英园 赵登禹路 天主教帝都总教区西直门天主堂 路边绽放的夏花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帝都街拍之社恐很少拍人

虽说疫情是百年难遇之世界级灾厄,自己无时无刻不在盼着劫波渡尽、恢复正常。但对于社恐的包爸来说,起码对宅家干工作不见人和出门戴口罩少寒暄这两点,是颇为中意的,上图帽儿衫上的文字基本上活灵活现了自己的内心。当然大部分时候,社恐要面对的都是不如意之事,比如年初报名kelvin李老师的数码摄影课后,包爸开始每天带相机出门拍照练习,但作为社恐,在街上拍陌生人真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心理障碍,以下就是攒了好久的一批勉强之作。 为家附近的老居民楼做墙面喷漆的工人,最近小区里类似的粉饰工程有不少,据说都是托了党建百年之福 早上胡同里寂寥的环卫工人 中关村附近一位挎着艳丽包包的吸烟男士 墙面喷漆工作完成,正在拆脚手架的建筑工人们 祖孙俩 母女俩 天坛公园里练推手的红男绿女 天坛东侧坛墙边跑步的男子 古北水镇里和大橘狭路相逢的一家三口 »

东夹道探宝

上回书说到爸爸一早送包子到白塔寺附近上劳动技术课,很快到了下午放学时间,又该接小家伙了。 坐两站公交车到安平巷东口外,这小院的门簪还真是应景儿。 沿安平巷走到包子他们上课的地方等着娃出来,恰好对面是体量巨大、建于1958年的福绥境大楼,彼时又称为“人民公社大楼”、“共产主义大厦”。这座平面为Z字型的8层大楼,据传使用人民大会堂剩余建筑材料建造,是北京第一座配备电梯的居民楼。首批入住者要经过政审,都是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精英。整座楼不但鹤立鸡群于老城区中,更有许多颇令人瞠目的特点:单元房内没有厨房,吃饭到楼内大食堂或订餐后送上门;居室配有当时极少见的带澡盆的洗浴间;每层有开水间;家中幼儿在大人上班期间送到大楼西段一至三层的幼儿园;孩子再大一些可以住进四到八层的集体宿舍;楼中还有理发室、小卖部和服务室… »

帝都街拍之新街口伟大复兴

今天包妈陪包子在外面练合气道,娘俩儿突然想吃汇力发的巧克力卷和古早味面包,于是一个电话敲过来。包爸得令不敢怠慢,拎起购物袋出发去买。溜溜达达快到汇力发时,惊喜地发现积水潭十字路口南边的大工棚开拆了,估计地铁19号线开通在即了!这个硕大无朋的临时建筑戳这儿已经好几年了,把路口西南角的两个购物中心堵得严严实实,南北车流也时有拥堵。期盼那拆光理净地铁通车日,就是我大新街口伟大复兴之时! 施工区域被新街口七条分为南北两段,这是南段的龙门吊,围墙内的施工区基本是露天的 被南段施工区挡住的新街高和大厦,这几年生意估计受了不少影响 北段施工区是一个超大的工棚,棚顶和东立面已经拆的差不多了 轻钢龙骨和钢梁 在工作台上高空作业的工人师傅 被师傅发现了 北施工区南侧的人员通道 从紧挨着工棚的新华百货一侧看施工区里 新华百货里面有物美超市还有包子超爱的必胜客 »

帝都街拍之白塔寺外

周四包子学校组织小家伙们到妙应寺(俗称白塔寺)一带社会实践,一大早爸爸把包子送到地方后,自己拿着小相机从寺西北到东南绕了半圈,拍了些照片。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帝都街拍之久违的天坛

五一假期因为客流量控制,没去成天坛。昨天溜达过去找补上,想想上次来还是包子没出生的时候…… 祈年殿周一闭馆,只能大门口张望一下 天气很好,就是有点晒 东侧坛墙 远看一条大尾巴以为是狐狸,近看是大橘 小松鼠飞快地横跨人行道 原来在树底下埋了好吃的 西天门 树木茂盛,但是不太凉快 西配殿外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帝都街拍之南城半日游

本想带包子去天坛转转,没想到限流,预约名额已满,进不去了,只好在天桥附近转了转,然后一路走到前门北京坊,算是来了个南城半日游…… 和平门菜市场 师大附中 天坛西门 天桥 以下皆为前门北京坊: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你瞅啥?

黑:“你瞅啥?” 我:“瞅你黑,咋地?” 黑:“再瞅……瞅你也对不上焦。” 我:“;(” 白:“还是我乖:)”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数码摄影技术之回炉再造

最近在微信朋友圈发照片的频率有点密,终致有人发问:“你是买了新相机么?”,包爸回答:“不,是报了个数码摄影的线上课。”,发问的老哥犀利点评:“你这是回炉再造啊。”……确如这位同学所言,包爸上次正经学拍照还是上世纪90年代在厦门读广告专业时上的摄影课,那会儿大家对数码相机闻所未闻,都用35mm胶卷的单反相机学习,在李世雄老师教导下,算是打下了摄影基本功。当数码摄影成主流后,又向小白习得一些Photoshop修图的技巧,比如弄弄色阶(level)、调调色相饱和度(saturation)最后再加加锐(sharpening)三板斧。就这点技能组合,居然一直用到现在,确实早该重构一下了。 »

牛年大吉!

以这张由包爸本人在帝都北海拍摄、包子露一小手的照片为衬,恭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顺风顺水、红红火火、邪魔不侵!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一起凉凉

疫情至今(本文写于11月底),虽然各项管控表面上运作依然,但很多时候只是走形式罢了。拿进门测体温这事来说,就算还有保安在敷衍潦草地叮你一下,可经过近一年的高强度使用后,电子体温计早就不堪一用,常常测谁都是三十三四度,按包子说法就是“一起凉凉”了啊……类似这种在社会管理中,空有现代化、数字化的设备和制度,执行起来却变形走样儿的现象,如今俯拾皆是。 从管理者角度来说,当然有经验不足、无心之失的可能;但留有例外、以利寻租亦是常见,连写字楼门口保安尚会时不时对不耐烦在门口扫健康码的人挥手放行而获点头之赞,遑论真正权柄在握者;最大问题则在于我朝权力利益分配,历来从上向下授予, »

周末DIY之极简厨余垃圾收纳倾倒盒

话说帝都开始垃圾分类收集已经好几个月了,一直自以为了解并遵守了全部规定,直到某天早上倒垃圾,发现志愿者在用一个铁钩子把“厨余垃圾”桶里的塑料袋勾破、取出来。这才明白,原来厨余垃圾只能放在可降解塑料袋中扔进垃圾桶,如果用普通塑料袋装着,就需要把垃圾倒进桶内,用过的塑料袋则投入“其他垃圾”桶中。 家里塑料袋已经够多的了,实在不想再添新东西。而用普通塑料袋装然后到垃圾桶前倒的方法说实在很麻烦,塑料袋软软的,不但要用两只手折腾,弄不好还会倒在外面或弄脏手。为解决这个小问题,自己用家里常见的牛奶利乐砖包装盒做了一个厨余垃圾收纳倾倒盒,方法如下: 材料和工具 一升装牛奶/果汁的利乐砖包装盒 »

一个大窝瓜

周六,包妈在家开网络教学会,包爸带包子去上机器人和数学课。等下午上完课回了家,包爸进厨房,发现台面上摆着个硕大的不知名植物,心里好生奇怪——“这什么玩意儿?”,“窝瓜”,“你买的?”,“楼下邻居送的” 说到这儿包爸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事情的起因是让包子学骑车那阵儿,上闲鱼买了一辆迪卡侬的22吋自行车给包子专用。小院自行车棚空间小,上下班车进车出时尤显局促,在腾挪空间时,容易偏向最容易挪的包子这辆,有时甚至被移到墙侧横放。包爸不胜其烦,有天想到自家单元门内空间有几辆自行车似乎很少被移动,于是就把包子的小车放到了这里。 很快在邻居们的微信群里有人发出信息,说自己年纪比较大,楼道里新出现的儿童车让自己用自行车出门时不方便,希望理解。 »

古北水镇小憨憨

往年寒暑两假都要带包子去外地玩,从去年年末疫情开始,这个惯例就无法延续了,包子憋了一肚子气。好容易迎来了十月国庆中秋两假相连,终于可以出去玩了!爸爸妈妈预订了离京不远的古北水镇,本意是随便溜达溜达,好好泡泡温泉。 第一天:小憨憨来了 运气好的是正赶上怀密线将起点站改到了离家不远的北京北站,包爸提前几天买好了火车票,大人12元一张,小孩半价,真是便宜。到出发那天,一家人不到六点就起床,早早到北站上车。车开后发现幸亏早来了,这趟车属城际列车性质,所有票都不对号,当天是假期乘客很多,来的晚的就只能一路站着了。 列车准点到达古北口站,出来还要再坐公交车才能到景区门口。 »

送瘟神!

疫情糜烂,帝都新春,香山脚下,以节庆欢鼓送瘟神! 不求天听,克己尽责,自助助人,信峰回路转自有时! 包子霸气丢麦出演“节庆欢舞”片段 :)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