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粱桥头

高粱桥是北京西直门外的一座石桥,始建于元代,因架在高粱河上而得名,现存桥梁为清代的。以前这里不但是进出京城的主干道,还是春游踏青的胜地。现在周边高楼林立、道路密集,过往行人如不特别留意,根本无从发现,石桥落寞已久。 桥头吃面 那天看到“天下美食出北京”公众号的推送——20年后,正宗的西直门桥头面馆终于回归了,文中的“桥头面馆”在1989年于西直门立交桥桥头开业,老板姓梁,一度颇有名气,后来不知怎么就关张了。现在重开,地点改到了高粱桥附近,老板据说是老梁的儿子小梁。 »

帝都服务业吐槽汇

全国人民早有公论:帝都虎踞龙盘气象万千,但服务业基本等同拆烂污。包爸做为一名生在胡同里、除四年大学外没有长期离京历史的北京土著,今天也要恨铁不成钢地集中吐槽一次: 糊弄事儿系列 端午期间一家三口出去玩,在XX居老字号饭馆吃午饭。刚落座包子就发现桌上摆着个计时沙漏,马上抢到手里玩。包爸心想这老饭馆挺好嘛,还让顾客监督上菜时间。包子玩了一会儿断言:“这个坏了”,爸爸拿过来观察了一下,发现没坏,但沙子下漏确实非常慢,几乎无法令人察觉。再看了一下旁边的牌子才知道,时限竟然长达45分钟,这得算是糊弄事儿了吧? 夏天已到,包爸张罗着在家附近再办一张游泳卡带包子去。那天一早找到家健身房进去,似乎人家刚上班。 »

胡同事一二三四

为了让包子能够到“教育高原”上学,我们自愿放弃了“光荣”的朝阳区群众身份,在今年春节后搬到了西城区离包子小学五分钟脚程的新居,开始了胡同里的生活。包爸包妈虽说都是北京土著,但较真儿地讲,还真没有这方面的生活经验。一晃过去快一年,感觉别有一番体验,够聊一个钟的了。 卖羊头肉的老大爷 我们的阳台下面就是胡同的街面,如果开着窗,临近中午饭点儿,经常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叫卖:“羊头肉,羊杂……”探头张望,能看到一个戴着小白帽的回族老大爷,骑着一辆电动车飘然而至。可等我从6楼飞奔下来,就只剩下了隐隐约约的肉香渐渐飘散在胡同里。 »

解释一下为啥两周多没有更新

原因很简单,8月15日我们一家三口带着大包小包一堆东西去包子姥姥家,上了出租车说了目的地,司机却说计价器坏了让我们换车,于是我又打了一辆车,在忙乱换乘中把电脑包忘在第一辆出租车前座上,买了没多久的HP笔记本电脑和开发测试用的iPad就此落入宵小之辈手中。 电脑的丢失给我的生活带来空前的混乱,还好之前哪怕要翻墙也坚持使用了远在美帝的Google,Evernote和Dropbox等云服务,因此工作涉及的代码和文档基本没有损失。但是很多包子的照片就此丢失再也找不回来了,让我们心疼不已。再加上包子爷爷奶奶生病,包子也感冒咳嗽,因此两周多时间疲于奔命,无暇旁顾。 在试图找回失物的过程中,我尝试了交通台发布有偿寻求失物信息、报警、沿途调阅社区摄像头录像、交管局查交通摄像头影像、出租车公司调阅GPS路线信息、跑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队、咨询市交通管理委员会出租车管理处等各种方式,最终仍然是一无所获。 »

鸿门宴

上周末和电话男小白何D君余工大毛小侯小毛李老爷等人搞了一次久违了的同学大聚会,聚会的最初起因是欢迎电话男从一年一度的广交会归来,丫又代表共和国跟南美那些跳着脚非买中国货不可的外商签了几百万美刀的合同,我们大家伙儿都替咱国家高兴啊,一定要吃一顿:)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又冒出一个十几年没见面,一直在北美大陆窝着,已经变身为枫叶国公民的齐燕同学,那就更要聚一下了! 地点定在南城著名的满朋轩,快八点的时候,除了公务缠身的CFO和炮炮妈外,总算大部队是聚齐了。大家正在推杯换盏相洽甚欢之时,我身后的一桌人突然开始喧闹起来,一只耳听了只言片语,无非是一方敬酒,一方不肯喝的老套路,于是我把注意力重新汇聚到盘子里的羊蝎子上,唇齿舌筷子爪子共用,我就不信我吃不干净你! 突然身后一片惊呼,我感到后心一凉,随即又是玻璃破碎的炸响,心里知道坏了出事了。 »

主体思想照耀下的银畔馆之夜

每次聚会挑饭馆儿,基本上都是我或小白的事。聚会一般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军团作战大拨儿轰,要的是交通方便口味普及气氛热烈,火锅啊羊蝎子啊金鼎轩这类大俗是最适合的了;另一种是少数精英特种行动,讲究的是味道环境的独特和相互配合。不管哪种模式,只要去的是一个新地方,总能让我特别兴奋,如果这个地方还有一些故事、传奇,那就更妙了。正是由于这两点原因,前天,由我拍板,大家去了传说中的银畔馆。 用“传说”这个词,是因为银畔馆绝不是一家普通的朝鲜餐馆。据说,它是由伟大的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驻华使馆开办的,从饭馆的地理位置上看,两者直线距离不足100米。 »

TAXI里尴尬多

遇到尴尬事件,第一要保持优雅和从容不迫,麻爪儿、慌乱和畏缩都是不行的;第二要保持幽默和自嘲,笑容是无往不利的武器;第三要保持灵活的头脑,事情的解决总是有不止一种手段,不拘一格才能顺利脱身。下面是我在出租车里遇到的两次尴尬事件,还好最后都以喜剧落幕,今天就拿出来念叨一下。 N年前,我去拜会一位从未谋面的客户蒋小姐,因为事关一项工作的验收事宜,因此去之前在电话里着实“蒋小姐长,蒋小姐短”地套过一番近乎,不过人家可一直是不冷不热油盐不进,所以在出租车里心下就有些惴惴。没想到,车到地方一套兜,不由大惊失色,竟然没带钱包!坐在车里思前想后, »

TAXI三则

记得有生以来第一次打车是大一和三个同学挤坐“面的”,从西单到西便门,10块钱,感觉真是贵,奢侈!当时我坐火车从厦门回北京,三千多公里的半价学生票才40多元钱,一路三天两夜,前半程保证有座位,后半程能否有座儿要凭运气、视爬火车窗户的身手敏捷程度而定。毕业以后,我的第一个工作单位可以全额报销工作时间的打车费用,从此养成了依赖TAXI的坏习惯。直到这两年,学会了勤俭持家,而且公司办公室选在了与我小窝脚程十分钟的地方,这才算逐渐摆脱了TAXI依赖症,出于纪念,今天就祭出TAXI往昔中的几件趣事: TAXI里躺着 郭德纲有个相声说的是有钱以后怎么胡造,有一种造法就是弄几辆奥拓两边后门都拧下来,并排连起来开,这样就能在后座上横躺着了。 »

过期乐凯

话说去年中国摄影界有三件大事:一,小白从传统胶片转攻数码单反;二,我重新拿起了相机;三,前述两巨头偶遇,小白把她冰箱里的黑白胶卷郑重其事地薪火传递给我,交接仪式上我躲过她灼灼期许的目光,低头一看–胶卷都是过期的:) 过期归过期,用起来倒也不差,下面就是新洗出来的乐凯400黑白胶卷中的几张,虽然底片已经变色了,可是让冲印店师傅调调还是勉强能看的。 去汉石桥湿地的路上 绝尘而去的残摩 小白坐船头 坐船头的还有各路神仙和…北京烤鸭? 龙困浅滩 南银大厦附近某摩天楼和擦玻璃的蜘蛛人儿 我的新玩具:iPod Shuffle和海鸥4B双反相机, »

秋高气爽后海边晒太阳轧马路

十一大假的最后一天,天气不是一般的好,于是,我们–我李斌炮炮小白大力鹏鹏李老爷一起到后海边闲逛来着。我们先是在荷花市场的牌楼前聚齐儿,一起坐在石头椅子上闲扯了一会儿,周围都是下棋聊天的住在附近的大爷大妈还有大爷大妈带出来遛的猫猫狗狗,两条腿四条腿的都在一片蔼蔼阳光下舒服的四处走动。李斌刚带了炮炮去官园少年儿童活动中心玩,炮炮穿着卡通饼干小衣服戴着小浣熊帽子围着小围巾,打扮的可时髦了。想当初咱们去官园的时候恐怕都是白衬衫蓝裤子红领巾的标准young pionner uniform吧,时代真是进步了啊。 人全到后我们就走进荷花市场里沿着海边走,虽然是假日可是游客不是很多,走了没一百米中午没吃饭的几位同学就不行了,于是坐在海边帅府园餐厅的露天座位上张罗着吃点什么。一栏之隔就是一池碧水和荡舟海上的游客们,李老爷喝了十五块钱一瓶的大啤酒,小白他们吃了面条和韭菜盒子,我和李斌琢磨着鹏鹏给我们出的智力题,炮炮一会反对李老爷抽烟一会又上赶着给李老爷倒酒比谁都忙,小风儿吹着杨柳飘着大家都十分受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