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her Vs Mother

今年自打过了春节就诸事繁忙,几乎没时间写作文更新博客,心下不时愧疚。所以昨天师妹在微信上向我约稿,自己二话不说就同意了,想着有个压力挺好,再忙也挤时间把文债还了。

但等中午吃饭有空了细看约稿信息,竟然是给“妙妈悦读”微信公众号推荐母亲节相关的电影,立刻觉得有点麻爪儿,最近真没看什么适合推荐给妈妈们的电影啊。想来想去,决定翻出“异形2”这部1986年的老片子来说道说道。

啊,师妹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在母亲节放出异形2这种黑不拉叽又吓人又恶心从头打到尾的爆米花电影来,真的不是来踢场子的么?

且容我解释一二:

“母亲”曾是电影名

首先,这部电影的名字曾经是“母亲”(Mother)。异形电影的第一部由英腐大导演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在1979年制作完成,因完美融合了太空科幻和黑暗惊悚元素而成为经典名作。好莱坞影视大鳄在80年代意欲起拍续集,找来前卡车司机、电影布景师、以超低成本拍出大卖神作“终结者”的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让他把剧本先写出来。

而在卡梅隆老兄写的故事大纲(film treatment)中,电影名正是“母亲”。老卡以第一部电影中唯一幸存的雷普利为大女主,前半部埋设她和亡故女儿的情感铺垫(可惜这段剧情在公映版中被删除,仅见于后来的DVD导演剪辑版),后半部则移情到外星基地小女孩纽特(Newt)身上。这种以母性为核心、丰满完整的感情线索,在那个时代的动作片中可谓罕见。

卡导后来以“终结者2”、“真实的谎言”、“泰坦尼克”、“阿凡达”等影片闻名天下,作品中几乎都有这类强悍女主的存在。影迷们则了解到,卡导的母亲谢莉·卡梅隆(Shirly Cameron)是其背后缘由。卡妈生于大家拿乡间,从小性格坚韧、独立自主,曾是加拿大妇女军团(Canadian Women's Army Corps)成员,文武双全。卡导在创作异形2电影剧本的过程中,绝对是以母亲为情感模版来塑造主角的。

mother vs mother

本片在影迷中常被戏称为“俩妈互掐”(mother vs mother),前述的雷普利当然是妈,另一个“妈”则是电影中接近尾声才登场的怪兽——异形母后(Alien Queen)。雷普利为救纽特而误入异形母后产卵的巢穴,在战斗中消灭了一大批母后的娃娃,母后狂怒之下开始紧追雷普利和纽特,引出科幻电影史中经典的机库对决场景。

在初代电影中,异形被设计为随成长改变身体形态(shape changer),并无母虫产卵的设定。卡导受自然界昆虫生态的启发,创造出一只独特的异形母后形象,并亲力亲为绘出设计稿。在CG尚未普及的80年代,这只怪兽是由剧组特效成员手工制作的1:1可动巨像。为实现完美动作效果,母后上半身内有两名操作员,两人侧身肩靠肩分别操作两侧身体的四只上肢,真正实现了张牙舞爪的生动形态。但由于体量过于巨大,动作太快可能会散架,只能用慢速(18帧/秒)拍摄、正常速度(24帧/秒)播放的方式实现。这就苦了演对手戏的人类成员,也要放慢动作演出,拍摄过程十分艰辛。

戏内戏外大女主

剧中大女主雷普利的演员是西格妮·韦弗(Sigourney Weaver),她从小喜欢戏剧演出,但成年后进入演艺界的初期尝试却屡遭挫折,可笑的是原因竟然是个头太高(6英尺/1.83米),所以没有合适的角色。终于在1979年,因主演名导雷德利·斯科特的“异形”电影走红。但平心而论,在片中群星--汤姆·斯凯里特(Tom Skerritt)、约翰·赫特(John Hurt)、伊安·霍姆(Ian Holm)等老戏骨的映衬下,韦弗的表现尚显青涩。

而在“异形2”的拍摄中,韦弗真正做到了戏内戏外大女主。在两部电影之间的七年时间里,韦弗参演了多部影视剧,演技阅历人望均有提升。进入异形2片场后,很快和演职员打成一片,成为众人仰慕信赖的大姐头。当时为节省成本,电影在英国松林制片厂(Pinewood Studios)拍摄,从好莱坞过来的卡导、他的新婚妻子同时也是本片制片人的盖尔·赫德(Gale Hurd),为实现完美效果和提高工作效率,身体力行同时要求全体员工996玩儿命连轴转,这就和习惯了每天两次茶歇、准点儿下班的英腐员工闹起了矛盾。这些本地员工中为首的是第一副导演,此公能力出众,年龄资历远超还是毛头小伙儿的卡导,言谈举止常有轻视违抗,两人渐生嫌隙。某个拍摄日中,卡导要求场景内的烟雾必须达到一定浓度,由于整个摄影棚巨大无朋,所有人员只能大眼儿瞪小眼儿等待,好容易聚起一屋子烟,卡导正要下令开拍,突然摄影棚卷帘门轰然升起,烟雾顷刻散尽前功尽弃。更令卡导狂怒的是,进来的是影棚工会的慈祥老太,她只是尽职尽责的到点儿为大家推来茶点小车,而一众员工则纷纷放下手中活计,聚到小车旁开始茶歇。卡导和副导演因此事故爆发了激烈的冲突,副导演被卡导开除。此举激怒了英腐员工,他们团结一致停工抗议,影片拍摄陷入巨大危机。在此关键时刻,韦后挺身而出,代表演职员和卡导、赫德制片人恳谈,促成卡导召集全体员工,当众承认第一副导演并无过错,是他在拍摄中过于严厉和不近人情,从而挽救了局势。

所以,综诸多花言巧语如上,也许“异形2”这部电影本身不太适合这个节日,但其背后的人和故事,毫无疑义地体现出女性及母亲的特质和光辉。

感谢各位雍容忍让、拨冗看到这里的妈妈们,祝节日快乐!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