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街拍

A collection of 19 posts
帝都街拍之近期胡同所见
生活碎碎念

帝都街拍之近期胡同所见

帝都之秋转瞬即逝,不知为什么今年家里暖气来的特别早,但外面温度还没降,热的在家要短打扮甚至开电扇…… 葫芦藤爬上了一棵貌似已死的老树,大大小小的葫芦娃们带来了新生机 葫芦娃俯瞰着下面的家长里短 两只喵侣在蓝天绿叶下意气风发 飞檐走壁、尾巴甩出奇妙弧度的喵侠 第一场雪突然降临帝都 看到屋檐下的冰凌,就想起虎胆龙威2中被布鲁斯威利斯掰下来当武器干掉反派小喽啰的场景 家附近的清真寺在做装修,把原来穹顶和宣礼塔似的装饰都去掉,换成中式挑檐屋顶了 胡同里的青年旅社,估计最近都没什么客人吧 朱门闭锁,从来没见开过门的四合院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2 min read
帝都街拍之一叶知秋
生活碎碎念

帝都街拍之一叶知秋

一眨眼已入秋,这短短一个月可说是帝都一年中最好的时节:温度不凉不热、植被依然繁茂、采暖锅炉还没开火晴空常现。 赵登禹路北段,西侧以楼房为主,东侧多平房 蓝天黄叶和高科技老大哥之网罗…… 金枝玉叶、一路向南 太阳刚升起不久的赵登禹路 跟上一张差不多同样位置,时间是下午了 硬山顶的老房子、摄像头和一树黄叶 还是刚才的房顶 青堂瓦舍、根深叶茂 环卫工人的绿色卡车和黄叶还挺搭 话说某天某位同学约了到西四“那间”咖啡厅谈事,微信里定好时间九点半见。包爸稍提前五分钟到了咖啡厅推门想进,不料大门上锁。仔细一看人家十点才开门,只好悻然站到路边打电话,让同学十点再来。等挂了电话突然惊觉刚刚这场景Déjà vu啊,同样的事几个月前就干过吧,而且仔细想想好像约的也是这同一位吧,看来人到中年,健忘已是常见病了:( 还好带了相机,这半小时就在附近转转拍照吧 都快十点了,这教堂也不开门 小时候住西单时常从这门口走,但那时候貌似被什么别的建筑物挡着,从街上直接看不到 这名字不能乱打,和94年某闽敢事件相关……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3 min read
帝都街拍之喵运爆棚
生活碎碎念

帝都街拍之喵运爆棚

上周喵运爆棚,连着拍到各式各样的猫猫,不专门来一篇实在不合适。 一个屋顶五喵十猫耳二十猫腿儿啊,太激动了! 虽然没什么依据,但我就觉得这是一家子,仨娃高度符合当前价值观:) 娃们都围在妈妈身边,爸爸在一旁挺身警戒,是想给娃们抓只鸟加餐吧? 妈妈你看,下面有个怪蜀黍盯着咱们呢…… 不用理,除非他掏出小鱼干…… 妈妈照顾三只好奇娃,“辛苦”二字都写在脸上了…… 这只感觉很雍容,是这一片儿的阔喵太太吧…… 猫咪都有了专车,其实老奶奶推的小车上也是个猫包,可惜没拍到…… 好像是前面一家子里的小黑娃,独自出来探险了! 翻了一下发现自打今年开始玩街拍,猫猫为主题的已经有几篇了,够建起一个新内容标签——喵星人来聚合猫片儿让大家来云撸了:)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2 min read
帝都街拍之机械原力
生活碎碎念

帝都街拍之机械原力

每天带小相机出门玩街拍已经大半年了,因为不懂车所以很少拍轿车,但对街上各种原力十足的机械还是很有兴趣拍的,整理了一下正好能凑个九宫格出来 。 附近建筑工地的塔吊,记得我们小时候这种吊车都是有个尖的,现在貌似都是照片里这种平头的了。上网查了一下,果然——“以往塔吊都是有斜拉和塔尖的,随着时代发展,技术越来越成熟,便产生了平头塔吊……其特点就是在原自升式塔机的结构上取消了塔帽及其前后拉杆部分,增强了大臂和平衡臂的结构强度。这种塔吊的主要优点是整体体积变小,安装便捷,降低了运输成本和仓储成本,起重臂耐受性能好,受力均匀,对结构及连接部分损坏小,部件可标准化、模块化、互换性强,减少设备闲置,投资效益高” 西直门桥下猫着的挖掘机 可惜是轮式的,如果是履带式、颜色再改为黄加紫,那简直就是变形金刚里霸天虎的清扫机啊 南边地铁19号线工地上进行拆除作业的汽车吊 胡同里某天来了辆高空作业车 这明黄色和绿叶蓝天配在一起真是好看 伸缩臂式作业平台升上去后,工人开始修剪树枝,以免刮风下雨树枝断落砸坏输电线 自行车也是机械啊:) 另外很得意自己按一下快门收进来三辆车六个轮
3 min read
我见犹怜屋顶喵
生活碎碎念

我见犹怜屋顶喵

我家楼下这条胡同南侧基本都是平房,屋顶上常见喵们睥睨众生、从容来去。虽然还是触不可及,但总比云吸猫又近了一步,包爸对此感激涕零,抓紧时机留下主子们的御真影,不时垂涎崇拜。久而久之,多少掌握了喵们的一些作息规律。比如近胡同东口有个卖手擀面、馒头的门脸,治理拆墙打洞后就关了门,这小屋房顶平坦,有树影遮荫,估计因此得到喵们的青睐,常有几只过来躺平了午睡。 最常见的是这位一眼儿大一眼儿小的主子,其相庄严威不可侵,颇有独眼戴黑眼罩的海盗船长范儿。 眺望远方思考猫生…… 弓起背这是要攻击还是睡醒了拉拉筋? 就算是船长睏了也得打哈欠…… 睡着后就变成肉乎乎的小可爱 这摊平的小jiojio啊,萌化檐下多少路人甲乙丙丁 还有一只爱在这屋顶睡觉的大橘,某日悍然对包爸使出歪头杀。这谁扛得住啊,恨不能飞身上房去rua一rua! 当然整条胡同的房顶都是喵们的领地,这只白猫较少见,估计是家养的,偶尔出来巡游一下。 还有奶牛上房 这只包爸尊称为“领袖”。 难得“船长”、“领袖”(只露出一条腿儿)和一只三花碰头开会,包爸却没带相机,真是好生遗憾! 喵片儿放完
3 min read
帝都街拍之骄阳夏花
生活碎碎念

帝都街拍之骄阳夏花

我的故事总是发生在夏天。炎热的气氛使人们裸露的更多,也更难掩饰心中的欲望。那时候,好像永远是夏天,太阳总是有空出来伴随着我,阳光充足,太亮,使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西直门内大街南侧的帝都综合应急救援总队大楼 楼里面都是消防蓝朋友吧 冠英园 赵登禹路 天主教帝都总教区西直门天主堂 路边绽放的夏花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2 min read
帝都街拍之社恐很少拍人
生活碎碎念

帝都街拍之社恐很少拍人

虽说疫情是百年难遇之世界级灾厄,自己无时无刻不在盼着劫波渡尽、恢复正常。但对于社恐的包爸来说,起码对宅家干工作不见人和出门戴口罩少寒暄这两点,是颇为中意的,上图帽儿衫上的文字基本上活灵活现了自己的内心。当然大部分时候,社恐要面对的都是不如意之事,比如年初报名kelvin李老师的数码摄影课后,包爸开始每天带相机出门拍照练习,但作为社恐,在街上拍陌生人真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心理障碍,以下就是攒了好久的一批勉强之作。 为家附近的老居民楼做墙面喷漆的工人,最近小区里类似的粉饰工程有不少,据说都是托了党建百年之福 早上胡同里寂寥的环卫工人 中关村附近一位挎着艳丽包包的吸烟男士 墙面喷漆工作完成,正在拆脚手架的建筑工人们 祖孙俩 母女俩 天坛公园里练推手的红男绿女 天坛东侧坛墙边跑步的男子 古北水镇里和大橘狭路相逢的一家三口 这个比较特别,是某天包子放学时正和同学们瞎聊时被爸爸偷拍的。回家看照片怎么看怎么眼熟,在自己图库里一搜,果然找出张中苏蜜月时的宣传画,对比看真是惟妙惟肖:)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3 min read
东夹道探宝
我家包子

东夹道探宝

上回书说到爸爸一早送包子到白塔寺附近上劳动技术课,很快到了下午放学时间,又该接小家伙了。 坐两站公交车到安平巷东口外,这小院的门簪还真是应景儿。 沿安平巷走到包子他们上课的地方等着娃出来,恰好对面是体量巨大、建于1958年的福绥境大楼,彼时又称为“人民公社大楼”、“共产主义大厦”。这座平面为Z字型的8层大楼,据传使用人民大会堂剩余建筑材料建造,是北京第一座配备电梯的居民楼。首批入住者要经过政审,都是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精英。整座楼不但鹤立鸡群于老城区中,更有许多颇令人瞠目的特点:单元房内没有厨房,吃饭到楼内大食堂或订餐后送上门;居室配有当时极少见的带澡盆的洗浴间;每层有开水间;家中幼儿在大人上班期间送到大楼西段一至三层的幼儿园;孩子再大一些可以住进四到八层的集体宿舍;楼中还有理发室、小卖部和服务室……可以说大楼就是一个独立的垂直社区,设计理念绝对超前。但时过境迁,如今此楼已破败不堪,成为安全隐患。大部分居民迁出后的空屋连栋惨景,流传网上已成北京胡同鬼楼之盛名。大楼虽被列为文保对象,但并无保护或利用迹象,且仍有二十余户居民坚持在楼内生活。镜头中大楼顶层破窗而出的野生枝杈,突然让包爸
6 min read
帝都街拍之新街口伟大复兴
生活碎碎念

帝都街拍之新街口伟大复兴

今天包妈陪包子在外面练合气道,娘俩儿突然想吃汇力发的巧克力卷和古早味面包,于是一个电话敲过来。包爸得令不敢怠慢,拎起购物袋出发去买。溜溜达达快到汇力发时,惊喜地发现积水潭十字路口南边的大工棚开拆了,估计地铁19号线开通在即了!这个硕大无朋的临时建筑戳这儿已经好几年了,把路口西南角的两个购物中心堵得严严实实,南北车流也时有拥堵。期盼那拆光理净地铁通车日,就是我大新街口伟大复兴之时! 施工区域被新街口七条分为南北两段,这是南段的龙门吊,围墙内的施工区基本是露天的 被南段施工区挡住的新街高和大厦,这几年生意估计受了不少影响 北段施工区是一个超大的工棚,棚顶和东立面已经拆的差不多了 轻钢龙骨和钢梁 在工作台上高空作业的工人师傅 被师傅发现了 北施工区南侧的人员通道 从紧挨着工棚的新华百货一侧看施工区里 新华百货里面有物美超市还有包子超爱的必胜客 从上图拍摄地点积水潭向南奔新街口、平安里,直至西单,是包爸从小混迹活跃的区域。大学毕业后虽搬到了朝阳,但这一带那时集中了很多经营电子零件的批发市场,里面混有很多卖DVD、音乐CD和游戏光盘的商户,所以
3 min read
帝都街拍之久违的天坛
生活碎碎念

帝都街拍之久违的天坛

五一假期因为客流量控制,没去成天坛。昨天溜达过去找补上,想想上次来还是包子没出生的时候…… 祈年殿周一闭馆,只能大门口张望一下 天气很好,就是有点晒 东侧坛墙 远看一条大尾巴以为是狐狸,近看是大橘 小松鼠飞快地横跨人行道 原来在树底下埋了好吃的 西天门 树木茂盛,但是不太凉快 西配殿外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2 min read
数码摄影技术之回炉再造
生活碎碎念

数码摄影技术之回炉再造

最近在微信朋友圈发照片的频率有点密,终致有人发问:“你是买了新相机么?”,包爸回答:“不,是报了个数码摄影的线上课。”,发问的老哥犀利点评:“你这是回炉再造啊。”……确如这位同学所言,包爸上次正经学拍照还是上世纪90年代在厦门读广告专业时上的摄影课,那会儿大家对数码相机闻所未闻,都用35mm胶卷的单反相机学习,在李世雄老师教导下,算是打下了摄影基本功。当数码摄影成主流后,又向小白习得一些Photoshop修图的技巧,比如弄弄色阶(level)、调调色相饱和度(saturation)最后再加加锐(sharpening)三板斧。就这点技能组合,居然一直用到现在,确实早该重构一下了。 Kelvin李老师的摄影课 而引致自愿回炉的直接原因则是去年在微博上follow了Kelvin李老师,这位居住在日本的80后小哥哥本职咨询,业余时间做摄影师,发布了大量精美的高清照片。包爸十分喜爱李老师作品中独特的色调,以及生活细节爆满的质感,常下载老师的新作设为电脑、手机桌面。新年伊始,李老师的摄影课上线cctalk,包爸毫不犹豫交费报名参与。 如今课程已过太半,虽然有些内容如街拍技巧、商业接拍等自己
9 min read
真武庙邻里今昔
生活碎碎念

真武庙邻里今昔

今 上个月包爸带着包子到月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给小家伙做牙齿窝沟封闭,时间正是中午,包子已在学校吃过饭,但爸爸还没有。于是下了公交车后,打算先找个地方把饭吃了再去。这一片地方叫真武庙,包爸的发小白猴君以前就住在这里,那时经常到这里找他玩,记得有条小街很热闹,有不少饭馆,于是带着包子往那个方向溜达着。 典型的五十年代苏式住宅楼 正走着,包子看见路边一栋楼挂着个“单身宿舍”的牌子,估计是想到了单身狗,少见多怪地笑起来,爸爸于是给他讲了一下几十年前,大部分人都在国家单位工作的那个时代,没有商品房,需要单位自建宿舍提供给员工居住的历史往事。 通向楼群间小花园的拱门 终于走到印象中的那条商店街,没想到眼前的街景却是一片萧杀,原来鳞次栉比的饭馆、商店都没了踪影,临街房屋都恢复成整齐划一的民居形态,菜市场虽然还在,但想踏踏实实坐下点菜吃饭的计划却绝无可能了。 开墙打洞治理颇见成效,柴米油盐烟火涤荡不再 无奈之下,只好带着包子到卫生服务中心里坐下,掏手机叫了个瑞幸咖啡的外卖,点了咖啡羊角面包和蔬菜卷这类不需要餐具、也没有异味的食物,在候诊区草草吃了。包子照例瓜分了爸爸一部分食
13 min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