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鹰折翼谁最痛?

8月11日,由美国DARPA(国防先进项目研究局)负责研制的全球1小时打击系统的载机子系统——猎鹰计划(英文介绍中文互动百科)遭受了巨大的挫折,进行第二次实验的高超音速飞机HTV-2在发射升空9分钟后失去联系,消失在茫茫太平洋上空(美国航空周刊英文报导,新浪新闻中文报导)。遍布全球的恐怖分子和独裁者们欢欣鼓舞,为一个有可能会极大影响自己睡眠质量的威胁的暂时消失而弹冠相庆;而负责向恐怖分子提供超响铃音闹钟,向独裁者们提供超深地底宫殿挖掘机的供应商们则闷闷不乐,齐声抱怨美国国防科技的不靠谱儿。

另一个大声抱怨的是电子商务巨头,美国Amazon公司的CEO贝索斯。Amazon上个月宣布看好中国大陆的奢侈品销售市场,和法国老福爷百货集团(Les Galeries Lafayette)、著名奢侈品品牌驴(LV)以及中国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合资成立了拉拉(LALA)全球购集团。作为LALA集团轮值CEO,贝索斯一反谦和恭谨的常态,用激烈的语言向来采访的WIRED连线杂志记者控诉:“DARPA的Regina总监就是个骗子!太不象话了,我们LALA集团成立的基础就是中国大陆新崛起的高收入阶层对于欧美奢侈品品牌的强烈欲望,以及一切都要超快速度的要求。产品和电子商务平台都是现成的,只有效率低下的国际物流体系是唯一的障碍。Regina总监亲自向我作了保证,猎鹰计划一定能够成功,一旦他们用国防部的经费把技术搞出来,半年内中国就可以山寨出类似的产品,这时DARPA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将该技术军转民,低价转让给我们拉拉。想想看吧,那时会掀起全球电子商务的真正高潮!”

贝索斯的眼眸猛然亮了起来,将记者引领到一幅巨大的世界地图前,双臂在中美之间广阔的太平洋上空有力地挥舞、指点,向记者描绘起这样一番远景——“北京时间中午十二点半,一个刚起床不久的慵懒的铁(哔——)部普通处长的妻子,打开电脑,在Amazon网站发现一款昂贵的驴包刚刚开始涨价做促销,于是点击一键下单,远在美国加州中国湖的新建的国际物流中心在10分钟内就完成了配货和包装,30分钟后装入猎鹰载机,火箭助推器早已灌注好燃料,发射升空60分钟后猎鹰就溅落到中国北京郊外国际货物接收站的人工湖里,半小时后载荷舱彻底冷却,货物被取出送入毗邻的海关大楼。在这里,中国公务员以惊人的效率工作着,只要短短3个小时,货物进口所需的全部1251个大红公章就盖满完成通关流程,进入当地快递公司的流程,这些勤劳的快递员骑着人力车和电动车等各种绿色环保交通工具,穿行在北京这个世界最大的停车场内,2小时内将货物送到客户手中。就这样,距离下单还不到8小时,我们那位铁(哔——)部处长的妻子就可以在晚餐桌上向她的闺蜜们炫耀自己的新驴包了!”

记者仰视着这幅标注着不同符号的物流图向贝索斯提问:“贝总,Amazon在美国早已建立并成功运营了多个巨大的仓储物流中心,为什么还要在加州中国湖这个荒无人烟鸟不拉屎的地方再建一个呢?据我所知,加州政府否决了免除Amazon销售税的提案,从成本角度来说,这里是不适当的。”贝索斯回答道:“确实如你所说,但是中国人不会在意税款造成的销售价格提高,东西越贵他们买的越高兴!物流中心建在这里主要是因为猎鹰的每一次发射都会产生巨大的噪音污染,而我们预测一个平常交易日就会有1200架次左右的发射!这里地广人稀,可以将扰民的因素降至最低,亚马逊的任何业务扩展都不会以牺牲当地居民利益为代价的。另外这里原来就是海军的武器试验场,很多设施可以直接拿来用,给我们节省了很多时间和金钱上的投入。”

记者又把眼光投向地图上位于中国境内的几处货物接收站,提出了下一个问题:“那么为什么中国这边的接收站都位于大城市的近邻呢:北京,上海,广州,大同,温州,这都是人口稠密的地区啊?”贝索斯反应很快:“这个你不懂,是中国的国情,他们那里和我们正相反,是地比人值钱!快就是一切!这几个城市都是我们潜在客户的密集区,购买城乡结合部的地皮建接收站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了,再离城市中心近一些投入就要呈指数增长,我们承担不起;而远一些买地的花费虽低,但花在运输上的时间和资金成本太高。”记者追问:“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您使用了双重标准呢,在中国这里难道只要算经济账,而不需要考虑扰民等社会和人文因素吗?”贝索斯面对这个犀利的问题,第一次显露出犹豫和迟疑的神情:“嗯……这个其实我也不太懂,但是我们的中国合作伙伴一直是这样告诉我们的,在中国,只要考虑一件事:如何尽快的赚到尽可能多的钱!关于这个问题请你问马总吧,下个月他值班。采访先到这里吧,猎鹰这个事我还头疼着呢,DARPA搞不出来的话我就只好去找Stark International的托总了,这小子技术上有两把刷子,可是忒不靠谱,能不用我是尽量不找他。” DARPA's Falcon HT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