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厦门集体过40岁生日[照片]

春节时跟厦大北京的哥们儿商量好集体回厦门过40岁生日,终于成行了。 包子第一次坐飞机:) 酒店旁边海滩到处是一对对儿拍婚纱的 芙四还是老样子,不过安了门禁,没法自由出入了 Lily阿姨带包子去了情人谷 晚上去了曾厝垵一带体验新厦门 晚上和哥们儿一起过生日喝酒,在酒吧给兔子发了这张照片说我们听歌呢,兔子回:“这姑娘没穿衣服么?”好吧,我承认我拍照角度有问题…… »

忙到不行,上看家笑话

从25日圣诞节开始,何D君就回日本和尚子过新年去了。我把所有工作文档和软件装进一个移动硬盘里,带着我的保暖TNF羽绒背心(四惠东站商店街的暖气几近于无,不做好防寒抗冻准备是会死人的)正式进驻书店,开始全面军管。临近年关,百事烦杂,真是忙的不行,恨不得举手投降,实在没时间写新blog了,只好上一个亲身经历的压箱底儿的看家笑话,请大家见谅啊:) 那是差不多六七年前的事了,某个节日夜晚,我们几个同学约在SOGO商场里见面,玩了会儿游戏,购了购物,到了晚饭的点儿,我们走出商场,打算去一个附近的馆子吃饭。当时我们一共七个人:五男二女,唯一一辆车是电话男开着的他们单位的普桑, »

鸿门宴

上周末和电话男小白何D君余工大毛小侯小毛李老爷等人搞了一次久违了的同学大聚会,聚会的最初起因是欢迎电话男从一年一度的广交会归来,丫又代表共和国跟南美那些跳着脚非买中国货不可的外商签了几百万美刀的合同,我们大家伙儿都替咱国家高兴啊,一定要吃一顿:)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又冒出一个十几年没见面,一直在北美大陆窝着,已经变身为枫叶国公民的齐燕同学,那就更要聚一下了! 地点定在南城著名的满朋轩,快八点的时候,除了公务缠身的CFO和炮炮妈外,总算大部队是聚齐了。大家正在推杯换盏相洽甚欢之时,我身后的一桌人突然开始喧闹起来,一只耳听了只言片语,无非是一方敬酒,一方不肯喝的老套路,于是我把注意力重新汇聚到盘子里的羊蝎子上,唇齿舌筷子爪子共用,我就不信我吃不干净你! 突然身后一片惊呼,我感到后心一凉,随即又是玻璃破碎的炸响,心里知道坏了出事了。 »

主体思想照耀下的银畔馆之夜

每次聚会挑饭馆儿,基本上都是我或小白的事。聚会一般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军团作战大拨儿轰,要的是交通方便口味普及气氛热烈,火锅啊羊蝎子啊金鼎轩这类大俗是最适合的了;另一种是少数精英特种行动,讲究的是味道环境的独特和相互配合。不管哪种模式,只要去的是一个新地方,总能让我特别兴奋,如果这个地方还有一些故事、传奇,那就更妙了。正是由于这两点原因,前天,由我拍板,大家去了传说中的银畔馆。 用“传说”这个词,是因为银畔馆绝不是一家普通的朝鲜餐馆。据说,它是由伟大的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驻华使馆开办的,从饭馆的地理位置上看,两者直线距离不足100米。 »

It's Tea Time!

高中时,我白猴余工小白大力大毛何D君等人曾经自立过一个“茶族”,以能够成天坐在一起discussing weather over tea为最高民族理想。高考前,我们曾去民政部托过熟人儿,想让他们出个公文,把我们的少数民族待遇给正式批下来。不过显然咱们的人民政府觉得五十六个民族已经够多够烂(灿烂的烂啊)的了,没理我们的真诚诉求。后来时光荏苒物是人非各奔西东,这茶族的理想就这么搁下了,一晃就是十几年。 周末连着两天,因为何D君回日本探亲休假,我们都到书店干活,着实忙了个四脚朝天。虽然有点累,可是回家洗白白后放松了身心,清夜梦回,忽然觉得昔日茶族的感觉正在回归, »

大英博物馆珍品展乱谭

星期六我、何D君、小白、大力去首博看了心仪已久的大英博物馆珍品展,感觉眼花缭乱怪力乱神–眼花缭乱的是展品、怪力乱神的是观众,我一定要乱中添乱,再乱谭一下! 眼花缭乱:葬瓮(古埃及展区) 制作木乃伊时要把肝、肺、胃、肠取出来,进行处理后分别放进四个内脏瓮中,瓮塞上的人、狒狒、猎鹰和豺的头像象征保护四种内脏的神灵。图片看上去脏兮兮的,可是实物非常光洁亮丽,好看极了!拿回家洗洗干净,搁厨房里装大米、白面、 »

完美雨中周末

星期五傍晚,北京开始下雨,在雨中,我们度过了一个完美的周末,此“完美”定义如下: 努力工作 与何D君一起到中关村采购书店用的计算机、条码扫描仪、小票打印机、自动钱箱……加上意外赠品音箱,满满当当装了一后备箱。与此同时,小白在离我们近在咫尺的某校园参加厂商活动,埋头用笔记本电脑奋笔疾书,辛勤工作。随后我们接上小白,赶回书店,把买回来的设备初步接好,效率很高,成果累累! 适当休息 在书店安装设备的间歇,我们从邻家小店买回来热气腾腾的麻辣烫, »

科技是把小攮子

先解释一下题目:“小攮子”就是那种顺手儿、贴身儿的小匕首,在北京如今所谓“首善”之地,这类东西一般只限于贫嘴口贩子们嘴上提提,基本上鲜见实物了。但用它来比喻一些看上去不起眼儿,真用起来要人命的事物,还是很贴切滴。而“科技”,特别是IT技术,近几年日益成为人与人之间交流最为依赖的手段,思想和言语被冰冷冷地数字化后廉价和精确的复制传播,再不容许感观的模糊和记忆的暧昧来折冲缓和,因此很多时候,一不留神,就从方便的利器转变成血光迸现直插要害的小攮子了。我知道朋友中有人因为在自己的Blog里说了几句针对客户的不中听的话,被自己同事陷害泄漏出去,差点丢了工作的。我自己也有一些很失败的情感沟通,都被MSN聊天记录言之凿凿地存在电脑里, »

夜黑 风高 车快 人怂

我对驾驶毫无兴趣(哪怕是坐在计算机或游戏机屏幕前),不过,除了大学四年在厦门虚掷光阴外,一直生活在北京,因此对坐车还是满在行的。我知道大公共车头牌子的数字要大于700才可以安心的上车,不然会被压扁、踩倒、口袋翻空;我还知道小公共都是火的战车,暴走、急停、加随意弹射乘客;我最知道私车车如其主,所以大强子家的马6要比大毛家的捷达安全可靠,更能快捷到达。 可是,就是这样,那天我们还是误上了一辆黑车! 事情起因是何D君约各位股东到书店碰头,事先用花言巧语骗取了大力的信任,没让大力开车而是坐着他新租来的捷达到了书店装修现场。等我和小白下了班赶到,视察完毕打算出门奔饭辙的时候,我们已经别无选择, »

《宫崎骏杂想录》中文化第一期发布!

十分抱歉,最近何D君和我都百务缠身,让大家久等了。今天总算可以发布第一期“龙之甲铁”和“九州上空的重型轰炸机”两话了,请大家多提意见! 为了尽量保留原作的风韵,图片比较大,有点对不起用小猫的同学。译文是做在HTML里,大家只要把鼠标箭头放在原文文字上就能看到了。 请务必多提意见,这也是我们继续努力的动力!好了,不多说了,请点击浏览! »

过期乐凯

话说去年中国摄影界有三件大事:一,小白从传统胶片转攻数码单反;二,我重新拿起了相机;三,前述两巨头偶遇,小白把她冰箱里的黑白胶卷郑重其事地薪火传递给我,交接仪式上我躲过她灼灼期许的目光,低头一看–胶卷都是过期的:) 过期归过期,用起来倒也不差,下面就是新洗出来的乐凯400黑白胶卷中的几张,虽然底片已经变色了,可是让冲印店师傅调调还是勉强能看的。 去汉石桥湿地的路上 绝尘而去的残摩 小白坐船头 坐船头的还有各路神仙和…北京烤鸭? 龙困浅滩 南银大厦附近某摩天楼和擦玻璃的蜘蛛人儿 我的新玩具:iPod Shuffle和海鸥4B双反相机, »

深夜来客汪汪汪

1月24日 晚上余工何D君小白来我家商量一些乌七码八的正事,到八点多大力下班也赶过来了。听到门铃响我下去给他开门,从楼道窗户看见大力站在外面街上,脚边却有一只孤独的小狗,他俩大眼瞪小眼形同雕塑,我几乎都能看见大力头上不断冒出的问号了,这时周围一片漆黑只有他们头上有一盏路灯辉掩,情景还真颇具舞台效果。 开了楼门走到街上我一下认出了那条狗,中午我回家吃饭的时候就看见它在这一带逡巡,仔细看看,它身上干干净净对人十分亲近,我们一致认定这是一条走失或被人遗弃的家养小狗。余工临走前说天气这么冷如果不管它恐怕一个晚上就冻死了,这番话的结果就是我这个从小到大没养过任何哺乳动物的灵长类IT精英抱着这只串种牛头犬回家了。 受最近我们喜欢上的电视剧“武林外传”的影响,我们决定按七侠镇捕头燕小六的巡街犬名字命名小狗为123(要用天津口音来念)。家里没什么可喂的,给它掰了些饼干它连闻都不闻,从冰箱里我翻出一些红烧鸡腿儿,何D君说要撕碎了才能喂, »

致命快递

今天,在MSN上– 我:啥事? 小白:MSN的GIF图是存在哪个目录下的? 我:稍等,我给你查一下 小白:好好好 小白:麻利儿的啊 我:这是求领导办事的态度么? 小白:麻烦您抽空给我找找,辛苦您了,真不好意思 小白:给您添麻烦了 小白:实在过意不去 小白:刚才手的神经出毛病了,打错了字了 »

两节将至前的预告

眼看“两节”将至,运输旅游公安各部门已进入抓狂状态,我们就不打算再出门给他们添乱了,目前的计划是老老实实呆家里做些小有意义的娱乐性工作–我和何D君将合作翻译宫崎骏宫老爷子的短篇漫画集,敬请期待! 何D君旅日多年,酷爱读书,他在北京和东京的寓所我都窥视过,目之所及到处是横七竖八一摞摞的藏书,情景之不堪基本上可以秒杀任何书架制造商和清洁小时工,此外他还喜爱做菜登山远足合气道和摩托车,是典型的能文能武全才。 我是宫老爷子的大fans,对电影、科幻和历史有特殊的偏爱,收集分析资料和码字儿正是在下之所长。 这次翻译的对象是《宫崎骏杂想录》中的短篇漫画,打算先从和中国有关的“九州上空的重轰炸机”和“龙之甲铁” »

晚上吃饺子,中午先贫会儿

星期一何岱君未与我商量就在网站上悍然宣布星期三要在我家开饺子宴,大虾馅儿的。临到月底我们又要向移动申请新业务,忙的我头不点地,只好默认了这个既成事实。转眼宴会的日子口儿就到了,午饭前我得了点空儿和小白在MSN上就这个议题贫了一会儿… 我: 今天是为什么啊,圣诞夜前戏?还是庆祝何岱打工功德圆满? 小白: 哪儿那么多说头啊就吃呗 我: 不行,精英们的宴会一定要有名头的 小白: 恩 恩恩 恩恩恩 就命名为T89精英宴会一 我: 以后每次宴会让大毛弄根棍子站门口,一有客人来了就捶地宣布什么什么殿下驾到 小白: 不成降低宴会整体档次 »

革命无情,短信有

正在全世界人民奋起抵抗禽流感的当口儿,我病倒了。连着三天在家发烧玩儿,烧的我百爪儿挠心坐卧不安。干不了别的翻出来两本《我的回忆》当药看,作者是张国焘–五四运动的学生领袖、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曾任中共中央的高级领导,后来逃亡叛党客死加拿大。作为“稀见史料”,这本书很有看头,看这个政治斗争的失败者怎样从他的角度陈述、辩解和评论,与正史辉映对照,别有启发和趣味。不过作为病榻读物,显然是我选择错误,书中的革命历史充满了阴郁残酷的党内斗争和复杂肮脏的政治手段,让人越看越丧气,心情低落。就在我身心具疲无力自拔的时候,手机铃音轻响, »

抓狂上帝

我的朋友圈儿比较小,能沉淀下来的大部分是认识十年以上的恰同学少年们,大家都是老百姓孩子出身,奋斗到现在就算在自己单位里有了点地位可是见到客户还是要巴解的。都说客户就是上帝,我们做信徒的也尽量诚惶诚恐着、上香、供猪头、静聆圣音。可是这个神圣的契约经常只是单方面成立,有些上帝一点也不考虑自己的崇高地位,抓起狂来着实让教徒们啼笑皆非甚或森然发指,我从朋友中收集了一些这样的神迹圣谕,大家可以私底下先娱乐一下,把笑面肌彻底松弛了再去教堂礼拜,免得当面不敬。 神迹一 行业:移动增值;信徒:我我自己;上帝:用手机玩游戏的玩家;事件背景:我们制作了一款短信聊天游戏,清清楚楚写明了是和机器人聊天, »

秋高气爽后海边晒太阳轧马路

十一大假的最后一天,天气不是一般的好,于是,我们–我李斌炮炮小白大力鹏鹏李老爷一起到后海边闲逛来着。我们先是在荷花市场的牌楼前聚齐儿,一起坐在石头椅子上闲扯了一会儿,周围都是下棋聊天的住在附近的大爷大妈还有大爷大妈带出来遛的猫猫狗狗,两条腿四条腿的都在一片蔼蔼阳光下舒服的四处走动。李斌刚带了炮炮去官园少年儿童活动中心玩,炮炮穿着卡通饼干小衣服戴着小浣熊帽子围着小围巾,打扮的可时髦了。想当初咱们去官园的时候恐怕都是白衬衫蓝裤子红领巾的标准young pionner uniform吧,时代真是进步了啊。 人全到后我们就走进荷花市场里沿着海边走,虽然是假日可是游客不是很多,走了没一百米中午没吃饭的几位同学就不行了,于是坐在海边帅府园餐厅的露天座位上张罗着吃点什么。一栏之隔就是一池碧水和荡舟海上的游客们,李老爷喝了十五块钱一瓶的大啤酒,小白他们吃了面条和韭菜盒子,我和李斌琢磨着鹏鹏给我们出的智力题,炮炮一会反对李老爷抽烟一会又上赶着给李老爷倒酒比谁都忙,小风儿吹着杨柳飘着大家都十分受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