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为 有守 有趣

有为 有守 有趣

140041的个人媒体

春天的三个瞬间
生活碎碎念

春天的三个瞬间

暖气准时在15日停供,帝都迎来又一个春天,乍暖还寒。 开罐头 周四很应景的看到一篇名为疯狂星期四的文章,读到这段: 回想28年前的疯狂星期四,我还在省中读书,那时候的母校还能称为象牙塔。那时此刻的我,也许在等着体育课下课,然后冲去小卖部买可乐。当时可乐3块钱一罐,两年前的上海30块一罐也买不到,现在又只要2块多一罐。可口可乐1886年成立,是见过大世面的。 突然想起来,一年半前在围城恐惧之下也囤了一批罐头,估计有些快到期,得赶紧开罐吃了。钻进储藏室检点一番搬到厨房,居然铺了大半个台面,想用“洋洋大观”来形容一下,又觉不妥,毕竟这词是用来形容美好的事物,而今天看到这些,就想起那时超市里七拐八绕长的看不到头的结账队列,周围是一张张躲在口罩后沉默不语的脸;想起一大早醒了就上盒马app抢菜,下单后却显示“运力不足”;还有在银行紧闭的门口,驻足凝视那一纸暂停营业通知许久,转身缓缓离开的老人…… 看沙丘2 沙丘1上映是2021年10月,自己先看了一遍,激动不已。第二天想个理由给包子请了半天假,带他又去看了一遍。出来问他喜欢哪部分,小憨憨说是邓肯·艾达荷从萨多卡军团士兵中突围那段儿。
4 min read
身残志坚
生活碎碎念

身残志坚

去年看了一本很有教益的书——《深度工作:如何有效使用每一点脑力》,作者提出“深度工作”的概念,倡导在无干扰的状态下进行专注的职业活动,使个人的认知能力达到极限。在分析阻碍人们进入深度工作状态的各种干扰中,书中写到: 社交媒体阴险的一面是,这些从我们的注意力上面谋利的公司已经成功地完成了一项巧妙的市场颠覆:它们让我们的文化相信如果不用它们的产品,就有可能落伍。 我们越来越深刻地意识到这些工具把我们的时间碎片化,削弱了我们集中注意力的能力。 一个人的意志力是有限的,你的工具对你越有吸引力,你就越难在重要的事情上集中注意力。 尤其受震撼的是这一段: 如果你生活中潜在的每一刻无聊时光——比如说,需要排队等5分钟或者是在餐厅坐等朋友——都是用浏览智能手机来打发,那么你的大脑就可能已经被重新编排,从某种程度上说,就像是纳斯研究所里说的“心智残疾”。 按这说法,自己算是确诊无疑的残疾人了。但除非民政部门也接受此诊断标准、颁发本人残疾证并给予相应的扶助补贴,躺平接受也是不可能的。毕竟家里有娃,身残志坚困兽犹斗、垂死病中惊坐起日啖荔枝三百颗才是当爹的样子吧? 好在这本书除了下诊断,也在怎么
8 min read
无敌营业喵
生活碎碎念

无敌营业喵

一般而言,书店、咖啡厅、餐馆这些非专门撸猫场所的镇店喵,多是养尊处优高高在上,不挪窝、爱搭不理已经算敬业的了。比如西四正阳书局的砖爷: 五塔寺文创店里也有位类似的,这么黑还睡的那么死,完全就是个对不上焦的毛座垫儿,忒难拍了。 还有铁树斜街附近烟店的这位,虽然带伤上岗值得表扬,但一脸生无可恋的忧伤和萎靡,没一点上班族的样儿。 但是那天却碰到只不一样的,地点在阜成门外的纸上声音书店。这家店主营艺术、人文等社科类图书和画册,是22年暑假里,包子快上初中时,带着小家伙骑车在新学校附近探索时发现的。书店的二层有个同名咖啡厅,跟西西弗不同,书店里的书没结账的话是不能拿进去的,咖啡厅里书架上的书不卖,也只能在屋里看。前几天在这家咖啡厅里等人,点的饮料刚上没一会儿,腿部传感器就收到毛绒绒的信号,低头一看,有只虎斑正绕膝承欢。这便宜送到手边哪有不占的,赶紧伸手在猫背上撸了两下。小猫看这客人上路,干脆窜上台面,在包爸鼻子底下,把脑袋伸到敞口的包里一通闻。可能是最近帝都正开会,它也受了培训,知道得先做安检。确定没什么危险品以后,又踩上iPad键盘看了看包爸正写的文章,然后还要关注一下消费情
4 min read
鸟叔往生极乐
生活碎碎念

鸟叔往生极乐

鸟叔仙逝,丧仪从简,谢绝吊唁 ,翻出几本旧书,遥寄哀思 。 左上角是《七龙珠》最早一波国内盗版,书名被改成《小猴王》,印刷质量粗糙且有极可笑的删节,在三十几年的无数次翻阅后,泛黄卷角、开胶零落。 两本较大的画册,是当年上大学时,从厦大骑车骑到屁股疼,到好远一个进口书书店买的。书名是《鸟山明的世界》,上下两册,定价32元人民币。以现时标准衡量,图片颜色、清晰度及翻译质量都颇有推敲之处。可遥想当年,骑行回校的路上,因时近放假,兜有余钱,还有新书,感觉已经有了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1 min read
新年挖新坑
生活碎碎念

新年挖新坑

今年是本人开写博客的第20年,为求个好彩头,在写作内容方面打算挖两个新坑——机甲和赛博考古。 开写机甲这个主题是响应读者所需——从博客后台数据看,有三分之一强的流量是冲着讲机甲动画Obsolete的五篇文章而来。虽然这部剧已经凉了,但有关机甲这个主题,自己还有不少原创的念想儿。另外这概念也天然和科幻、动画、游戏、漫画等好玩的东西相关,容易出活儿,大家就擎好儿吧。 “赛博考古”得算是由着自己趣味来的。所谓Cyber Archaeology,源自网络捏造和缝合,并不是什么严肃的学术概念。就我个人来说代表的含义主要有下面两个:首先是在赛博空间里进行数据挖掘(excavate),搜索、整理、聚合某个主题下的事实或观点。这套路数对我这样的IT老干部来说,算技能树的根儿,我亦无他惟手熟尔。然后在这些挖出来的原材料基础上,探索(explore)事物之间的联系、以及最重要的——对现今的意义所在。按自己的这个定义,已经写出来的文章里,有两篇算百分百符合的:经典重看之办公室的故事、童年的装甲骑兵,有兴趣的读者可赏光一瞥。 赛博考古这主题很可能费力不讨好。节前有个饭局,参加的有同龄的也有年轻一代。席间
3 min read
必须表扬
生活碎碎念

必须表扬

家里联网的设备越来越多,就想着弄一个NAS出来,在各个设备之间共享数据、自动备份什么的。在折腾的过程中犯了个低级错误,把一块存满了照片、视频等媒体文件的希捷4T机械硬盘给清空了,有些老照片别的地方没备份,怅然若失。 难受自责了几天,突然想起希捷这么大厂,怕不是有数据恢复服务吧?赶紧在微信里加了“Seagate希捷服务官微”,用硬盘序列号一查,还真在保内,有免费数据恢复服务可用。发起服务请求、在线填写各种表格,客服小姐姐说的很清楚,能不能恢复要碰运气,没法保证。当天有顺丰快递上门,取走了硬盘。过了十来天,收到一份快递,拆包装一看,是同容量的另一块硬盘,但看了一下希捷官微的服务跟踪,显示数据恢复还在进行中啊,有点懵。联系客服,小姐姐说没错是还在恢复中呢,您刚收到的硬盘是空的,代替您发回来那块,质保期延续之前的。我问数据恢复好之后呢,给我一网址把4T数据下载回来?客服说恢复好了会再给您快递一个装着数据的硬盘盒,内容是加密的,解密密码会通过之前留的邮件地址发过来。我说那这装着数据的硬盘盒我自己复制好了再给你们发回去?客服说哪有这种事,硬盘盒您就留着用吧。 又过了几周,一个带全套包装和附件
3 min read
节前视察
生活碎碎念

节前视察

虽然疫情已彻底翻篇儿,但经济形势毫不乐观。老百姓没什么消费信心,都捂着钱包盼天上掉好事,眨么着眼儿谁都不敢先飞出来,有点囚徒困境的感觉。估计京兆尹想那干脆我带个头呗,官宣要在帝都率先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中走在前列,搞了不少老旧街巷改造工程。包爸决定赶在节前四出视察一下,看看活儿干的怎么样;另外也算篇city walk,给假期来北京玩的游客们作个参考。 铁树斜街、杨梅竹斜街 这一片儿早在2017年就做了架空线入地的改造、2020年做过景观提升,去年又给商户换了招牌,可谓历久弥新了。 铁树斜街南口一带还有市政工人在修路面,旁边店里有只盛装打扮的喵,表情落寞地隔门倚望。 包爸的高中就在北边不远,班里同学住这片儿胡同里的可是不少。 这条街有个内观堂书店比较有名,去的那天关门落锁,没逛成。附近发现一个袖珍博物馆,不用买票也不用预定,扫码加个公众号就能进。 小院里有不少老物件。 展厅在北房,桌上摆满了好玩的东西。 楼还是老楼,用途已经变了。 青云阁是清末民初的高级娱乐场所,上图中是北门,在杨梅竹斜街东口附近。据说蔡锷和小凤仙初识于此,表现这个题
11 min read
童年的装甲骑兵
生活碎碎念

童年的装甲骑兵

从堆积模型的箱子里翻出两样“老”物件: 左边这个形状大小都跟牙膏盒差不多的,是2021年托白猴君从雅虎拍下来、由日本食品厂河马屋(カバヤ)在1984年左右生产的装甲骑兵VOTOMS GUM(ボトムズガム)食玩(附带玩具的盒装糖果),未拆封且保存状态良好,盒子里有一块大概13克重的口香糖、VOTOMS机甲的塑料模型板件及组装说明书。右边是包爸童年时买的同款食玩,拆盒完成素组后的模型。 是的,那盒子里有块过期三十多年的口香糖。 不,我没打算拿它投喂任何人畜,故意伤害要入刑的。 我的打算,是写篇跟这盒玩具有关的童年故事。 1985年,北京 改革开放已进入第七个年头,包爸还是个戴红领巾的小学生,时刻准备着接共产主义事业的班。爸爸是设计院的工程师,妈妈是国家机关的财务,一家三口住在单位大院里,是首都双职工家庭的一个小样本。那时家附近的西单商场地下一层开了专门卖进口商品的柜台,有次闲逛时在食品区发现了这种VOTOMS GUM食玩。盒子正面印的机器人细节爆表、充满做旧写实和历经战火的军武沧桑感,让还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学生看的目瞪口呆。听售货员说,盒里是需要组装的模型。可以自己做台机器人
14 min read
圣诞快乐
生活碎碎念

圣诞快乐

我知道发晚了……圣诞前夜跟包妈去三里屯转了一圈,买了一堆52Toys的玩具,大环境不好,也只能买点好玩的求个喜庆气氛了:) 前排从左到右是:小破球2和万能匣(MEGABOX)合作的门框机器人、笨笨机器人、猛兽匣(BEASTBOX)兔年限定版恐龙“迪奥”、罐头猪LuLu五星餐厅系列(PICHELIN)的两个盲盒。后排是猛兽匣的长戟大兜虫“微风”(盒态)、变色龙“幻影大师”、恐龙“绝对零度”、LuLu猪的协力车吊卡。
1 min read
开卷KPI
我家包子

开卷KPI

包子在四月份学校进行的体测中成绩不佳,总分只有67分,勉强及格。包爸包妈这才惊觉前景不妙,开始筹划应对之策。当前面对的最紧迫挑战是10月份的八年级全国体测,按帝都最新教改政策的规定,体育在包子这届学生中考总分的510分中占50分——包括这次体测10分、下学期笔试10分,及初三现场考试30分。从西城区2023年中考一分一段表的数据来看,在600分(总分660分)以上的6546名考生中,一分能差出几十甚至上百人。到包子这届总分低了150分,高中录取率这漏斗口可没人说给扩扩,所以不拿体育这50分当KPI卷是不可能的。这个命中注定的起点,值得记录一下。 首先,娃体育成绩不佳根儿上的原因肯定在我们。包爸包妈两人打小就不喜欢运动,也从未有过什么擅长的项目。先天可能就缺运动DNA,后天做了一些找补,尝试让孩子练了一些体育项目,象游泳、合气道、羽毛球什么的。小的时候好忽悠,这些努力多少有点成效,六年级时还拿过一次跳绳和仰卧起坐的年级第一。但遗憾的是,始终没能激发出娃对某项运动的热衷和内驱力。上初中后课业所需时间明显增加,再赶上去年底今年初疫情被圈在家好久,娃的体重在涨,运动量还少了,体测成绩不好真是
6 min read
帝都三景
生活碎碎念

帝都三景

暑假带娃去南方玩了一趟,到处人山人海,累得半死。心有余悸之下,这个十一假期没敢往远处折腾,就家附近找了三个小众景点逛了逛。 朝外东岳庙 朝阳门外这片儿是包妈小时候常混迹的地方,东岳庙当然包括在内,头回来这儿的包子和爸爸都只有听地头兔指点忽悠的份儿。 一进门有个文创摊子,卖各式兔儿爷。包爸本以为现在这类产品都是既易于生产、又不会干裂变形的树脂/塑料材质的,没想到摊主郑重其事地说我们卖的都是泥塑……好吧,怪不得这么贵。 进瞻岱门后,东西两侧各有一组回廊,回廊被分成几十个小隔间,分别供奉东岳大帝治下的七十六司神道,各司其职分工很细,比如有个“黄病司”,管黄疸型肝炎。 岱岳殿前的神道和御碑亭。 西碑林和岱岳殿一角。 远处的中国尊。 到了东岳庙就不能不提一个老北京都知道的顺口溜——“机灵鬼儿,透亮碑儿,小金豆子,不吃亏儿”,说的都是庙里的物件。 这是“机灵鬼儿”,得算个灵异故事。说的是庙外有个糖果摊,到晚上常有两个很机灵的小道童打着灯笼来赊账买糖。摊主有天进庙结账,老道一脸懵说我们庙里没这样的人。摊主在庙里一通找,指认了东碑林里这座石碑基座上的两个浮雕人物
11 min read
南巡沪苏宁
生活碎碎念

南巡沪苏宁

自打19年底疫情爆发以来,一家三口就没出过帝都周边这百十来公里的地界儿。彻底放开后的第一个暑假到了,决定南巡一下。 第一站魔都 订了个离外滩近的酒店,交通很方便。就是电梯有点小,还经常雪上加霜挤进来一台机器人,唠唠叨叨让碳基生物给它让地儿。 外滩人好多好多,太阳毒还没什么树荫,照相时包子一直在龇牙咧嘴,每朵飘来的云都感觉是续命道具。 本来打算溜达到外白渡桥,但走一半就晒的受不了,往南京路这边转了,这时脑子里回响起中岛美雪“上海の裏町で病んでいると、見知らぬ誰かの下手な代筆文字”的歌声…… 第二天去了陆家嘴,从地铁钻出地面,就进了钢铁玻璃和混凝土的丛林。 到上海中心118层的观光厅转了一圈,开瓶器很上相。 金茂东北边这个院子查了一下是吴昌硕纪念馆,这个地段这个建筑形态,规格高啊。 黄浦江边这片住宅楼颜色、形状和周围绿树的搭配挺好看。 从上海中心出来,再次感叹一下这片地界儿上耸立的都是钱钱钱啊…… 从陆家嘴坐地铁去愚园路,这边没那么多游客了,路两边都是梧桐和漂亮的建筑。 喜欢这种红砖墙风格。 涂鸦也挺可爱。 愚园路走到头,拐弯去了静安寺。 高楼大厦间的禅寺。
9 min read
现在可以说了
生活碎碎念

现在可以说了

“我要看这个”——上个月包妈把诺兰新电影“奥本海默”已过审,即将上映的消息怼到包爸鼻子前,做出官宣。于是从那天起,开始关注这部电影。7月20日香港首映后,豆瓣微博上渐渐有了观影评论,看了些短评,发现很多人在说剧情复杂、人物众多,如果不了解相关事件背景,可能会看晕。显然需要先做些功课,多少了解一下鹰酱当年搞原子弹的历史。 隐约记得书架上有本讲这段历史的书,找出来一看,书名是《现在可以说了》,翻译自原子弹工程(曼哈顿计划/The Manhattan Project)的总负责人、陆军退役中将莱斯利·格罗夫斯/Lt. General(RET.) Leslie R. Groves所著“Now it can be told: the story of the Manhattan project”一书。花几天看完,感觉虽然是一家之言,但记录详实全面,
15 min read
小窍门X3
生活碎碎念

小窍门X3

发三个最近发现的生活小窍门: 消毒纸巾擦车 湿纸巾、特别是带酒精的那种消毒纸巾,特别适合擦自行车。以前擦车,一般总要拿块抹布,再带一小盆水到车棚,每擦一会儿还得在水盆里涮涮布,擦完找个下水口把脏水倒了才好回家。但是用湿纸巾就特别简单,完全不用带别的东西。因为自行车上的油污是脂溶性的,所以用带酒精的纸巾擦有奇效,省力省时间,每擦一下都成果显然,这种带积极正反馈的简单行动可以一直持续。等最后擦完,所有用过的脏纸巾一团,扔垃圾桶里就齐活儿了。 湿纸巾还一个好用的地方就是擦键盘——机械键盘手感虽好,但跟薄膜键盘比,键与键之间的空隙大很多,键帽形状也更复杂,时间长了藏污纳垢相当不卫生。之前想着这一干就得擦八十多个键帽,不做点心理建设真开不了工。但改用湿纸巾后,可以说越擦越爽,正是那种战天斗地,敢叫日月换新天的感觉。 牛油果保鲜 牛油果直接吃、做沙拉、抹面包都很好吃,我家一般是在盒马买4个或6个一盒的。这种买回来时成熟度刚好,可以即食,但如果过了两天还有没吃完的,不管是进冰箱还是放室温环境,都会开始出黑点。最近终于在微博里学到一招可以解决这个:就是把牛油果放玻璃瓶里,倒常温水整个浸没
4 min read
打击乐小伙子
我家包子

打击乐小伙子

上次专门写包子的文章还是两年多前,五年级的娃在唯心地祈雨,一门心思想把学校六一集体活动给搅黄了。时光匆匆而过,现在初一期末考试都考完了,再不赶紧写,过两年说不定就不许老爸给他揭底儿了。借最近民乐团有比赛活动的由头,再添几张新旧照片,获包子许可使用肖像权后,在这里凑一篇成个记录。 包子二年级时,所在小学被三十五中收编,校乐团给家长和孩子们举行了一场音乐会,顺便宣布在小学开办各种艺术类课外班。包妈因为一直对摇滚乐鼓手有偏爱,遂借机诱导包子报了名,从此成为打击乐小伙子。题图由四张照片合成,都是在高中部金帆音乐厅演出时照的,第1、3是五年前首次登台,第2、4是上个月期末汇演。合成照片时让包子看,娃第一反应是针对小学生时自己的发型——“好秃啊!”。想想也是,包子幼儿园小学一直是小寸头,上了初中才开始留长点。可完全没养成起床后梳理梳理的习惯,常顶着一头赛亚人的怒发出门骑车上学,感觉背根棍儿就能cosplay小悟空了。 刚开始那两年,学校从央音请来韩老师教打击乐。包子没少调皮捣蛋给老师添麻烦,但也保持了兴趣,还考了个民族打击乐证书。到四年级疫情开始,学都没法好好上,课外班就更别提了,后两年的训
4 min read
给娃办张“金羊毛”卡
生活碎碎念

给娃办张“金羊毛”卡

帝都米珠薪桂生活不易,但天子脚下,确有不少科体文教的羊毛可薅,而这其中达到伊阿宋金羊毛级的,非国家图书馆读者卡莫属。尤其对住在西边、又有刚上中学孩子的家庭,非常实用。等放了暑假,让娃自己或约几个同学一起,给顿午饭钱打发出门,去国图凉凉快快看书写作业,中午在馆里或周边哪儿吃个饭,下午到旁边紫竹院找地儿打打羽毛球……比自个儿呆家里强多了啊。 办卡指南 国图目前的规定是:十五岁以下的孩子,只要带着证件,不用办卡就能直接进少年儿童馆看书(学龄前儿童需监护人陪同,监护人也要带证件)。但这个馆面积小座位少,图书以绘本等童书为主,对中学生肯定不太合适了。 而对十三至十六周岁的孩子,只要办了读者卡,就可以进最大的总馆北区看书、借书。手续也不复杂:监护人和孩子一起,带着两人的身份证明(身份证/护照……)原件和复印件,从北区主楼大台阶上去,进门后到安检旁边的综合服务台,找工作人员领取、填写申请表,冲摄像头笑笑留影后,就能拿到卡进馆看书了。首次办卡免工本费,想开中文图书外借功能,则要交100元押金。办卡时间是每周二至周日的09:00到16:30,晚一分钟都不给办,就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了。 没办过读者
10 min read
仨猫一狗
生活碎碎念

仨猫一狗

家附近这一片胡同里有不少猫出没,有时候悠闲地在房顶上坐卧停留,有时候飞快地在街面上往来穿梭。一开始包爸以为这些出来混的都是野猫,但有次拿猫饼干投喂时,旁边一位老奶奶说,其实这附近的猫起码一半是家养的,只不过住平房不怎么关门,随它们四处溜达而已。 ▼ 不管是野生还是家养的,猫猫群落里有了一个新成员…… ▼ 看见有人盯着还有点怕,一个劲儿往妈怀里躲 ▼ 猫妈早就习惯了两脚奴们的凝视 ▼ 猫妈:走,妈妈带你去逛街 ▼ 猫娃:骄傲地翘起我的小尾巴 ▼ 猫娃:世界再大,也要紧贴着妈 ▼ (一小时后)猫妈:遛娃好累…… ▼ 大觉胡同某个院里的一只看门喵 ▼ 一点也不怕人,随便拍 ▼ 镜头感也好,推拉摇移见怪不怪 ▼ 自己正蹲门口拍的高兴,镜头左边突然晃进一只好奇的狗脸,吓了我一跳,快门虽然及时按下,可惜焦对虚了。又折腾一通,才实现了猫狗同框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3 min read
周末逛模型展
生活碎碎念

周末逛模型展

周末去逛了第21届中国国际模型博览会(Hobby Expo China 2023),据说这展本该是一年一办,因为疫情鸽了好几次,刚刚恢复。展厅里是乌央乌央久违了的人潮,差不多一半人也不戴口罩了,随波逐流的我一边儿社恐,一边儿在心里载歌载舞:) ▼ VIP票附送一本《模藏》杂志的展会特刊,一个埃斯顿马丁GT3赛车1:64比例、EVA初号机配色的合金车模,最下面的是展位全图 ▼ 展览地点在北京展览馆,一般都是简称“北展”,离家很近 ▼ 虽然近但其实根本没怎么来过,看什么都新鲜,肉乎乎的和平鸽多喜兴啊 ▼ 这哥特式尖顶上面的五角星已经不是原装的了,1976年唐山大地震时受损,后来换更轻质的材料重做了一个装上 ▼ 展厅正门外四根装饰华丽的柱子上各顶着一尊人像雕塑,两男两女,自东向西分别是学生、农民、工人和知识分子。学生右边这个又是镰刀斧头又是麦穗,基本上就是苏联国徽的简版,去掉了五角星、地球、太阳、用16个(1946年)加盟共和国文字写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绶带 ▼ 气突苏的原因显而易见:北展是建国初期苏联援建的项目,建筑方案源自位于莫斯科的“全联盟农业展览馆(Всесою
9 min read
细节衔泥同好互暖
生活碎碎念

细节衔泥同好互暖

重启人生/ブラッシュアップライフ是日本电视台(NTV)制作,于今年1月8日开播的一档十集电视剧,每周日22:30播出一集,时长45分钟,3月12日已播完大结局。虽然乍一看这就是几个小姐姐碎碎念自己小日子的唠嗑解压剧,但慢慢追下来,还颇有些意外惊喜。没看过的请尽快入坑,以便本文进入下一个细节衔泥垒巢、同好共情互暖的环节(绝对有剧透)。 小细节 剧中女主及一众闺蜜的生活十分普通平常,但镜头内外有很多周密设计和隐藏细节,观剧像寻宝,每捞着一个都觉得是外快。 * 确切的日期 本剧整体是那种轻松奇幻随意开脑洞的氛围,按理说没有观众会较真儿仔细去盘剧情,但剧组还是诚意十足的做了精细设计,比如说麻美挂掉的日期。 一周目的麻美高高兴兴吃着冰葫儿、为捡个纸巾包装挂掉的日期可以十分确切地推出来——EP01剧集一开始,家里电视显示当天是1月6日,这在剧集开播日的前两天,是个周五,三人组吃完晚饭可以无所顾忌地逛商场。K歌后在美穗车上,通过对话可知已过了午夜,所以一周目终结日期肯定是 1月7日。 二周目的麻美当然对这个日子做了防备,但顺利溜过去后就掉了戒心,没过几天下班骑车去吃面,看到路边有
17 min read
Obsolete动画第二季终结记录
生活碎碎念

Obsolete动画第二季终结记录

关于近年少见的优秀机甲军武动画Obsolete,第一季播完后自己写了四篇解析文章。第二季6集(EP07-EP12)如约在2021年12月于Youtube开播,一口气看完后内心五味杂陈,期待在本季中展开的游商Peddler扩散EXO机甲之目的、Zahir如何以意念控制机甲、美帝和放逐者旅的新较量都毫无提及,着实令人失望。另外看官网快一年没更新,虽然漫画和模型还在卖,但动画续集估计是黄了,所以今天这篇在时间线上做个总串连,算终结篇(有第二季内容剧透)。 2014年EXO机甲世界观起始(EP02开头) 名为游商(Peddler)的外星种族抵达地球,并广为散发EXO机甲,详见真实系机甲迷涕零之作。 2015年非洲卡宾达地区(EP02) * 人物:Bowman * 势力:黑叔叔游击队 vs 美帝海军陆战队 * 机甲:原生态EXO机甲 美帝介入非洲地区冲突,当地黑叔叔武装灵活运用EXO机甲,对武装到牙齿的美帝海军陆战队发起突袭,一举成功,内容详见Obsolete战斗情报解析(上)。 2016年亚洲锡亚琴冰川(EP03) * 人物:宫岛黎,Wangchuck上尉 * 势
22 min read
夕照琼华岛 冰封太液池
生活碎碎念

夕照琼华岛 冰封太液池

晚不晌儿的时候一家人到北海公园溜达了一圈,园里的人流量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尤其是北门进去岸边这一片儿,聚集了不少老中青法师,架着长焦镜头追拍水面上的鸳鸯和绿头鸭。 夕阳已落到远处的琼华岛和白塔上,近处的柳树上聚起不少一惊一乍的小麻雀。 再往西是西天梵境,依次过了牌坊、山门、天王殿以后,是全部以楠木制成的大慈真如殿。 继续西行,人流渐少,西边天空已是一片晚霞。离岸近的水面还没结冰,几只野鸭子游了过来。 往东能一直看到中国尊,其实帝都真没多少高楼大厦。大片水面都结了冰,时不时能听到冰面上传来倥隆倥隆的低响。 走到阐福寺门口时,已经是景点关门落锁的点儿了。这地方每年秋天都有菊花展,届时帝都各公园景区都会给面儿送花参展,算是个老传统了。 万佛楼石碑上有乾隆的御制题诗,不远处一墙之隔是栋机关大楼,看体量规制级别绝对不低。走到这里时感觉身上有点冷了,决定掉头回家。 回到家附近吃顿火锅,身上终于暖和了。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3 min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