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构包子窝

重构(refactoring)是软件开发方面的一个术语,指通过调整代码,使程序的设计模式和架构更合理,以提高软件的扩展性和维护性。当然这次要重构的只是包子的房间而已,原因有二:首先娃正飞速长大,眼看要进入青春期,他的小空间也要做出改变去适应;另外就是爸爸实在忍受不了小猪娃在桌面书架上随意堆砌形成的狼籍混沌。英语有个词儿叫man cave,专门用来形容男人们在家隔离出来用以逃避压力、追求爱好的小空间。虽然包子年龄还没够man,但在返祖回洞方面却已超龄达标了,爸爸再不插手干涉,这屋就真成窝棚了。 全面黑化 首先根据包妈闺蜜、青少年成长发育专家宋阿姨的建议,要给青春期娃的卧室营造一个全黑的夜间环境,便于孩子快速进入深度睡眠,分泌激素长个儿。 »

“荣”获新别称

包子这个小名是妈妈起的,因为刚生下来时一哭就眉毛眼睛鼻子嘴揪成一骨朵儿,酷似包子褶儿。上学后当然就主要用大名称呼了,但时不时又会“荣”获些新别称…… 有次包子到三十五中游泳,游完洗了澡进更衣室,碰到几个穿不同校服、年龄相仿的孩子进来,正在边换衣服边聊天。当包子穿上小白阿姨送的七龙珠T恤时,那几个娃面面相觑,有一个终于忍不住过来盘道儿:“你是………海龟小学的?” 五年级上学期刚开学,在同学间进行了三好生评选。包子学习成绩虽然不错,但ADHD娃在课堂纪律方面总是难如人意,爸妈都觉得希望不大。没想到可能是包子在竞选演讲时超常发挥,或正好赶上那几天纪律表现良好,不但入选、票数还很高。 »

一个生活小窍门

最近学到一个生活小窍门——快递标签上印着的地址姓名电话等隐私信息可以很轻易地用酒精擦掉。亲测用市售75%浓度的消毒用酒精,装在小喷壶里往标签上喷个一两下,不用再擦拭,几秒钟之后所有后打印的信息就都消失了,比撕啊剪啊涂抹什么的都方便多了。 于是包爸在家门口设了这么一个快递处理工具组合:用消毒酒精+饮料瓶+喷壶头+安全开箱刀组成。只要来了快递,在家门口就可以一次完成拆包、喷标签消字、商品外包装消毒的全流程。买的东西干干净净进家,快递包装留在门外垃圾箱中等着下次出门时扔掉。 包爸在家里向包妈、包子炫耀新学到的窍门时,妈妈接话:“那这么说打印标签的墨水是脂溶性的了。”爸爸和包子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妈妈在说啥,只好… »

经典重看之办公室的故事

每晚包子睡前给他念书对包爸而言也是挺好的阅读时机,最近读过《基地》和《追踪红十月号》小说,不但包子很喜欢,爸爸也讶异发现,时隔多年后重读又有了新的体会。于是开始想要不要以“经典重看”为主题写点东西。恰逢18日在微博上看到俄罗斯著名演员、人民艺术家安德烈·米亚赫科夫因急性心力衰竭在家中去世,享年82岁的消息。米亚赫科夫是颇为国人熟知的苏联演员,曾在大导演梁赞诺夫的爱情三部曲的两部(“办公室的故事”,“命运的捉弄”)中担任主角,“办公室的故事”中他饰演一位迂腐唯诺的统计局小科员诺瓦谢利采夫,在阴差阳错中和强势古板的女局长卡卢金娜谈起了恋爱,可说是霸道总裁爱上我题材的红鼻祖。这部电影八十年代在国内首播时自己就十分喜欢, »

数码摄影技术之回炉再造

最近在微信朋友圈发照片的频率有点密,终致有人发问:“你是买了新相机么?”,包爸回答:“不,是报了个数码摄影的线上课。”,发问的老哥犀利点评:“你这是回炉再造啊。”……确如这位同学所言,包爸上次正经学拍照还是上世纪90年代在厦门读广告专业时上的摄影课,那会儿大家对数码相机闻所未闻,都用35mm胶卷的单反相机学习,在李世雄老师教导下,算是打下了摄影基本功。当数码摄影成主流后,又向小白习得一些Photoshop修图的技巧,比如弄弄色阶(level)、调调色相饱和度(saturation)最后再加加锐(sharpening)三板斧。就这点技能组合,居然一直用到现在,确实早该重构一下了。 »

牛年大吉!

以这张由包爸本人在帝都北海拍摄、包子露一小手的照片为衬,恭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顺风顺水、红红火火、邪魔不侵!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2020最佳剁手实践

2020可能是宅家最多的一年了,不过在大内卷的前景下,购物还算克制,挑几样觉得还不错的推荐给大家。 生活类 德尔玛无线吸尘器 手持无线吸尘器(cordless vacuum cleaner)这东西早在1979年就问世了,国内貌似是戴森先炒起的概念,刚出来时就吸引了包爸的注意,觉得这东西一定很好用,不过马上被5000多人民钱的价格劝退了。去年国产的德尔玛品牌也出了类似的产品(VC01)价格才299元,看评论区一片赞扬,就立刻下单了。买回来用了几个月,感觉物超所值。给家里带来的最大变化应该是清洁模式的进化——原来是每周末用Roomba机器人打扫一次地面,平时如果有明显脏的地方则要捡拾或动用扫把,另外就是家具表面还要经常用湿抹布擦拭灰尘。 »

恐惧总和之英腐装甲兵神器

恐惧总和是包爸去年新开的一个文坑,主要是想尝试将那些出于恐惧而迸发出的疯狂设计,置于历史、军事、影视、设计等多维视角下进行观察思考,今天是第二篇。 新剧“泪之谷” 去年年末HBO推出了以色列新拍的电视剧,以1973年赎罪日战争为主题的“泪之谷”。头两集战争场面十分激烈,尤其是以军一个坦克排三辆坦克,在反斜面防御阵地上阻击十倍于己之敌的壮绝场面,异常精彩。包爸看过后赶紧到一个纯爷们群里推荐,顺便贴了几张影片截图,高博立刻认出剧中以军坦克是英国的百夫长(Centurion)式,此语一出,自己立刻想起大英腐国给装甲兵搞出来的一件神器。 维莱博卡日之战 时间要倒回二战后期,盟军登陆诺曼底基本站稳脚跟后, »

金句演化

每天下午包爸会在胡同里等包子放学,然后一起去练跳绳。某天爸爸刚和包子接上头,旁边正打扫的清洁工大叔凑过来问:“这是你家娃?”包爸说是啊,大叔点头称赞说:“好啊,你家孩子能说会道!”爸爸客气了一下心里觉得有点奇怪,之后问包子:“你和刚才那位大叔聊过?”,包子说就是打过招呼没特意说过话,那估计就是包子放学点儿和他的工作时间正好重合,日复一日听着话密又大嗓门的包子叫嚣半胡同的结果。 包子在外话多这点完全不像爸爸妈妈,包爸是典型社恐、包妈则轻度脸盲,俩人在非熟人社交场合一般都是闷葫芦。能突破遗传要感谢包子幼儿园前的保姆,这位东北籍阿姨性格开朗、沟通能力超强且身体强健,每天带着包子在家附近溜达,跟各色人等聊天,给小家伙点开了个语言技能点。 回顾了一下自己记录的包子金句, »

“疯狂伊凡”去上学

“疯狂伊凡”(Crazy Ivan)是一种潜水艇战术动作,潜艇在水下感知周围目标主要靠声呐系统,而自己艉部有螺旋桨在推动潜艇前进,因此后边是盲区。冷战时期,潜艇为避免有敌艇在这个盲区悄悄跟踪自己,会时不时突然做急转弯,侦测后方有无目标。因为这个战术经常为苏联潜艇指挥官所用,而且又有一定危险性,所以就被西方起了这个名字。在美国著名军事作家汤姆.克兰西的成名小说《追踪红十月号》及改编电影中,都对这个战术动作做了浓墨重彩的描写。疫情期间,包爸先是给包子读完小说,后来又带他一起看了电影,这“疯狂伊凡”也就算父子之间的一个梗了。 也是从这学期开始, »

一起凉凉

疫情至今(本文写于11月底),虽然各项管控表面上运作依然,但很多时候只是走形式罢了。拿进门测体温这事来说,就算还有保安在敷衍潦草地叮你一下,可经过近一年的高强度使用后,电子体温计早就不堪一用,常常测谁都是三十三四度,按包子说法就是“一起凉凉”了啊……类似这种在社会管理中,空有现代化、数字化的设备和制度,执行起来却变形走样儿的现象,如今俯拾皆是。 从管理者角度来说,当然有经验不足、无心之失的可能;但留有例外、以利寻租亦是常见,连写字楼门口保安尚会时不时对不耐烦在门口扫健康码的人挥手放行而获点头之赞,遑论真正权柄在握者;最大问题则在于我朝权力利益分配,历来从上向下授予, »

Obsolete战斗情报解析(下)及机甲模型

关于近年少见的优秀机甲军武动画Obsolete,自己已写了三篇文章:真实系机甲迷涕零之作,Obsolete战斗情报解析(上)及Obsolete战斗情报解析(中),还没等我把第一季所有内容写完,第二季已经在本月1日开始于Youtube Original开播了(EP7,EP8,EP9),汗颜之下赶工写完。不过拖延也有意外好处:在日本亚马逊买的本剧机甲1/35模型终于到家了,文末有开箱和素组的内容。 动画剧集 时间:2023年 地点:南美洲厄瓜多尔 剧集:EP01 人物: »

夜半包闹

收集整理了几个包子晚上闹腾的片段,白纸黑字拉清单在此,省得以后不认账。 某天包妈在医院值夜班,包子洗漱完毕后到自己床上把睡觉套件(小枕头和各种毛绒玩具:大海豹、窝瓜、皮卡丘、鲸鱼、小龙猫)都搬到爸妈的大床上,爸爸质问他要干嘛,包子回答:“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浪费这么大的空间呢?” 爸爸把一块黄桥烧饼裹在保鲜膜里放厨房台面上准备明天早饭吃,到晚上临睡时发现烧饼表面那层芝麻正中间赫然出了个洞,一问包子,果然是他干的。 半夜起来喝口水顺便看看大门锁没锁,然后进卫生间,刚把马桶座圈抬起来,包子蓦然出现在门口,露出头眯着眼“喂”了一声, »

周末DIY之极简厨余垃圾收纳倾倒盒

话说帝都开始垃圾分类收集已经好几个月了,一直自以为了解并遵守了全部规定,直到某天早上倒垃圾,发现志愿者在用一个铁钩子把“厨余垃圾”桶里的塑料袋勾破、取出来。这才明白,原来厨余垃圾只能放在可降解塑料袋中扔进垃圾桶,如果用普通塑料袋装着,就需要把垃圾倒进桶内,用过的塑料袋则投入“其他垃圾”桶中。 家里塑料袋已经够多的了,实在不想再添新东西。而用普通塑料袋装然后到垃圾桶前倒的方法说实在很麻烦,塑料袋软软的,不但要用两只手折腾,弄不好还会倒在外面或弄脏手。为解决这个小问题,自己用家里常见的牛奶利乐砖包装盒做了一个厨余垃圾收纳倾倒盒,方法如下: 材料和工具 一升装牛奶/果汁的利乐砖包装盒 »

近期拍玩具

观雨之虎 八月十一日帝都各媒体曾大张旗鼓发布过一次暴雨预警——“受副热带高压外围偏南暖湿气流和高空槽共同影响,12日京津冀地区将出现区域性强降雨天气过程”云云……那天自己反正是在家,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精神,早早拿出相机准备一拍倾盆盛况。一上午过去毫无动静,甚至还有一阵儿出了太阳,朋友圈里帝都朋友们的失望溢于言表,甚至有人假冒市防疫办发出了“龙王爷今早抵达北京,现已被隔离,十四天后见!”的通知。等到下午雨终于来了,包爸翻出各种玩具,在阳台窗边一通摆拍,可还没等所有玩具都上阵,这雨就淅淅沥沥变小,又过一会儿竟然停了,真是令人无语(不过城北郊区一带下的还是很大的)。 复刻名场景 某天突然想起港片“ »

一个大窝瓜

周六,包妈在家开网络教学会,包爸带包子去上机器人和数学课。等下午上完课回了家,包爸进厨房,发现台面上摆着个硕大的不知名植物,心里好生奇怪——“这什么玩意儿?”,“窝瓜”,“你买的?”,“楼下邻居送的” 说到这儿包爸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事情的起因是让包子学骑车那阵儿,上闲鱼买了一辆迪卡侬的22吋自行车给包子专用。小院自行车棚空间小,上下班车进车出时尤显局促,在腾挪空间时,容易偏向最容易挪的包子这辆,有时甚至被移到墙侧横放。包爸不胜其烦,有天想到自家单元门内空间有几辆自行车似乎很少被移动,于是就把包子的小车放到了这里。 很快在邻居们的微信群里有人发出信息,说自己年纪比较大,楼道里新出现的儿童车让自己用自行车出门时不方便,希望理解。 »

古北水镇小憨憨

往年寒暑两假都要带包子去外地玩,从去年年末疫情开始,这个惯例就无法延续了,包子憋了一肚子气。好容易迎来了十月国庆中秋两假相连,终于可以出去玩了!爸爸妈妈预订了离京不远的古北水镇,本意是随便溜达溜达,好好泡泡温泉。 第一天:小憨憨来了 运气好的是正赶上怀密线将起点站改到了离家不远的北京北站,包爸提前几天买好了火车票,大人12元一张,小孩半价,真是便宜。到出发那天,一家人不到六点就起床,早早到北站上车。车开后发现幸亏早来了,这趟车属城际列车性质,所有票都不对号,当天是假期乘客很多,来的晚的就只能一路站着了。 列车准点到达古北口站,出来还要再坐公交车才能到景区门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