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军列强军歌MV之批判与欣赏

签订于1922年2月6日的《华盛顿海军条约》(The Washington Naval Treaty/ワシントン海軍軍縮条約),是由美、英、日、法、意五国在华盛顿缔结,旨在限制海军军备的条约。条约主要规定:美、英、日、法、意五国主力舰总吨位之比为5.25:5.25:3.15:1.75:1.75,有效期到1936年12月31日为止。本文中的“海军列强”仅指此条约中的前三强,军歌也源自遥远旧日,今人欣赏请务必加持批判态度,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大英腐国《撸不列颠尼娅》

好吧,我承认Rule, Britannia!这歌名用音译有点大不敬,该叫《统治吧,不列颠尼亚!》来的。这首歌歌词取自詹姆斯·汤姆森的同名诗作,由托马斯·阿恩于1740年成曲。快400年的老歌了,现代海军第一强国的家底儿和传承果然无人能敌,看歌词就更牛了(全篇共六段,以下是1,5,6段):

When Britain first at Heav'n's command Arose from out the azure main;

This was the charter of the land,
And guardian angels sang this strain;

Rule, Britannia! Britannia, rule the waves:
Britons never never never shall[will] be slaves.

当英国第一次接受天命,从蔚蓝的大海里崛起,
这就是这片土地的宪章,守护天使唱出了这样的旋律:
统治吧!不列颠尼亚!统治这片海洋!不列颠人永远都不会被奴役!

To thee belongs the rural reign;
Thy cities shall with commerce shine;

All thine shall be the subject main,
And every shore it circles thine.

Rule, Britannia! Britannia, rule the waves:
Britons never never never shall[will] be slaves.

你是乡村的统治者;
你的城市将闪耀商业光芒;
你所有的人都将成为主宰,环绕着你的每一片海岸。
统治吧!不列颠尼亚!统治这片海洋!不列颠人永远都不会被奴役!

The Muses, still with freedom found,
Shall to thy happy coast repair;

Blest Isle! With matchless beauty crowned,
And manly hearts to guide the fair.

Rule, Britannia! Britannia, rule the waves:
Britons never never never shall[will] be slaves.

那仍欲取得自由的深思,
让你幸福的海岸得以修复;
祝福这岛平安!以无与伦比的美丽加冕,和男子气概之心来引导公平。
统治吧!不列颠尼亚!统治这片海洋!不列颠人永远都不会被奴役!

视频中出场的有二战时期的纳尔逊级战列舰,“皇家方舟”号航母以及1763年下水的“胜利”号风帆战舰等,真真帆樯蔽日,巨炮如林。可惜,这都是陈年往事了。现如今的皇家海军,遇上西班牙1600吨的护卫舰到直布罗陀海域上门踢馆,却只能派24吨的巡逻艇硬怼,实在是颜面尽失。

花旗合众国《起锚歌》

起锚歌(Anchors Aweigh)诞生于1906年,由查尔斯·齐默曼作曲,阿尔弗雷德·哈特·迈尔斯作词。最开始在美国海军学院内流传,百多年下来歌词有了很多版本,有一版是专门在海陆军年度足球(美式)赛中唱的,可想而知里面有不少干翻陆军马鹿的唱词。

上面MV的歌词是1926年乔治.罗特曼谱写的,战斗风格。

Stand, Navy, out to sea, Fight our battle cry;
We'll never change our course, So vicious foe steer shy-y-y-y.

Roll out the TNT, Anchors Aweigh. Sail on to victory

And sink their bones to Davy Jones, hooray!

启航吧,海军,在战斗中怒吼;
我们绝不改变航向,让邪恶的敌人慌忙逃避。
搬出炸药,起锚。驶向胜利
将他们的尸骨沉入海底深渊,万岁!

Anchors Aweigh, my boys, Anchors Aweigh.
Farewell to college joys, we sail at break of day-ay-ay-ay.

Through our last night on shore, drink to the foam,

Until we meet once more. Here's wishing you a happy voyage home.

起锚,我的朋友们,起锚。
向学院的欢乐告别,我们在清晨出发,嗨嗨嗨。
我们在岸上的最后一夜里,为大海干杯,
直到我们再次见面,愿你一帆风顺返回家园。

MV视频则是由不同时期的战争电影混剪而成,可以肯定作者不是什么海军人士,因为视频一开头就是爆炸贝导演的“珍珠港”电影中,陆军航空队B-25轰炸机搭乘“大黄蜂”号航母轰炸日本的镜头,对美帝海军来说,不是什么值得夸耀、愿意放在头里说的事儿。视频中比较有趣的场面还有一些:

表现中途岛海战中SBD俯冲轰炸机投蛋的镜头,能清晰看到机身下面炸弹铰链的动作,目的就是扔大炸子儿时别碰到前面的螺旋桨。

挨炸的日本航母,舰岛在左舷、烟囱在右舷并向下弯曲,显然是天城级重型航母的二号舰“赤城”号,舰艏的菊花御纹章金光闪耀,不过马上就要沉底见龙王爷去了。

结尾出现了好几次“密苏里”号战列舰,甚至还有406毫米主炮齐射的壮观场面。这应该是来自2012年和“孩之宝”合拍的爆米花电影“超级战舰”,战斗剧情不是一般的烂,骗小孩子买玩具和游戏的超长广告片而已。

日之丸萌娘国《军舰行进曲》

明治30年(1897年),时任横须贺海军乐队兵曹长的濑户口藤吉谱写了《军舰行进曲》的曲调,由鸟山启填词后成为日本海军进行曲。歌词在MV字幕中很清晰,按今天的价值观,跟前面俩老牌帝国主义师傅一比可就相形见绌了:大英帝国四百年前就能自豪地唱出“你的城市将闪耀商业光芒……那仍欲取得自由的深思……”,点明了海军要守护的立国之本;美帝那首则聚焦水手的人性,描写出海前的豪饮和对平安归乡的期望。日本这个就是吹吹军舰多牛,还有就是要保护“皇国”。不是一般的保护,是要付出变成尸首的代价呦;也不是一般的尸首,是漂在水里、烂在山上长出草的那种尸首呦……自然,我们现在都知道,唱着这首歌踏上战场的昭和男儿们,得到的下场倒也确实跟歌里描写的差不多。


视频和歌其实没太大关系,是平成废柴们2016年制作的动画片《高校舰队》中的战斗场面。这动画开始宣传时起了个莫名其妙的名字——“はいふり”,海报上是两个穿校服的萌妹子,好多宅男以为是百合片,兴冲冲去看了第一集,才发现上当了,被又一部类似“少女与战车”那种萌娘加军武的套路给坑了。

动画中的主角舰毫不意外地架空自二战时旧日本海军的“阳炎”级驱逐舰,对,就是那级出了著名祥瑞舰“雪风”号的。

九二式四联装610毫米重型鱼雷发射器齐射九三式氧气鱼雷,大杀器啊!

主炮装填开关的操作,挺有意思,不知道是不是符合历史。

这艘战列舰的二号炮塔后面有个明显的坡——显然是大和级的“大和坂”(“武藏坂”)。

苏维埃《红十月赞歌》(好莱坞杜撰)

看到这里的读者们辛苦了,现在读三赠一首《红十月赞歌》(Hymn to Red October)。歌名中的“红十月”号,是在一部美国电影中出现的,加装了静默喷水推进系统的苏联台风级战略核潜艇。红海军传统虽然差点儿、也没什么过硬的战绩,但它所辖的战略导弹核潜艇部队,可是实打实的全球核打击力量。冷战时期美帝和北约仆从们,没少为这些神出鬼没的水下终结者提心吊胆。美国著名军事作家汤姆.克兰西的成名作《追踪红十月号》,就是反映这一题材的大作。稍微偏题一下,这部小说第一本中译本,可是有局座张召忠参与的。

小说被改编为同名电影后,由阿历克.鲍德温任主角饰演杰克.瑞安博士,他的对手则是肖恩.康纳利爵爷演的苏联潜艇艇长拉米斯。诸位可别被歌中苏联味儿十足的曲调,以及雄壮正义到爆的俄语男爷们儿合唱给骗了,这歌跟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一卢布关系也没有。曲作者是好莱坞金牌作曲家巴索·普列多斯(Basil Poledouris),老先生是生在花旗下、长在民主里的希腊移民后代,代表作还有野蛮人柯南、机械战警等电影的配乐,都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资本主义靡靡之音。

注:本文题图为一战时大英帝国皇家海军的手绘版家底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