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娃家事

自从上学期包子体检查出体重略微超标后,爸爸妈妈就开始以小肥猪相称。有天包子早上不肯起床,被爸爸以切下猪耳朵做下酒菜相威胁后,包子终于忍无可忍,仰面朝天发出灵魂之拷问:“人怎么能生出猪娃呢???”

疫情日益紧迫,帝都全境闭锁。某日包妈一早去医院值班,爸爸在家带娃,到了下午打算两人去超市买点东西。到楼下碰到邻居,提醒我们带好社区发到每户一张的通行证。包爸说孩儿他妈去上班已经带走了啊,怎么办,好心邻居就张罗着给包爸找了一张。爸爸揣好和包子出院门,看远处胡同口,果然已拉上了警戒线,有社区工作人员值守。包爸感觉穿越到了站岗放哨查路条打鬼子的敌后根据地,兴致大增,开始拿娃打趣:“包子啊,你看我们胡同口有人值班,出去估计没人管,回来的时候肯定会查,我们俩人只有一张通行证,怎么办?”包子一脸懵束手无策,爸爸安慰道:“没关系,还好你被爸爸妈妈养的膘肥体壮,最近猪肉价格又在涨,到超市就顺便把你卖给猪肉柜台,你就踏踏实实变成火腿、猪颈肉和后臀尖吧!”

抗疫期间胡同口一景

到了晚上,估计心里有了点阴影的包子一头钻到妈妈怀里撒娇,还学小猫叫卖萌。爸爸在边上不以为然:“包子你明明是猪娃学什么猫,应该这样——”随后亲口演示了一下猪是怎么叫的。这下包子终于抓住了把柄,即时反击:“这声音不是跟你睡觉打呼噜一样么,你才是猪呢!”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