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雨未成六一节

别看包子小屁孩儿一个,却已经有了迷信行为,有次爸爸开恩给游戏充了值,包子马上买装备宝箱,临开箱前先去恭敬地洗脸,然后边口念“天苍苍野茫茫%$^&*?#……”等胡编的咒语,边绕着iPad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地一通折腾,最后还是没抽到想要的装备;还一次是参加机器人线上考试,临进搭建环节前开始合十祈祷:“不要抽到吊车不要抽到吊车……”,这回倒是诚感天听,考了吊车外的题目。 而在最近,娃儿的迷信已升级到祈雨的“高级”阶段,故事是这样的:儿童节将至,包子学校开始排练集体表演的节目,基本上就是大家在操场中间列队大合唱,估计再穿插些领导台上讲话、少先队员代表发言等公立学校的传统艺能, »

东夹道探宝

上回书说到爸爸一早送包子到白塔寺附近上劳动技术课,很快到了下午放学时间,又该接小家伙了。 坐两站公交车到安平巷东口外,这小院的门簪还真是应景儿。 沿安平巷走到包子他们上课的地方等着娃出来,恰好对面是体量巨大、建于1958年的福绥境大楼,彼时又称为“人民公社大楼”、“共产主义大厦”。这座平面为Z字型的8层大楼,据传使用人民大会堂剩余建筑材料建造,是北京第一座配备电梯的居民楼。首批入住者要经过政审,都是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精英。整座楼不但鹤立鸡群于老城区中,更有许多颇令人瞠目的特点:单元房内没有厨房,吃饭到楼内大食堂或订餐后送上门;居室配有当时极少见的带澡盆的洗浴间;每层有开水间;家中幼儿在大人上班期间送到大楼西段一至三层的幼儿园;孩子再大一些可以住进四到八层的集体宿舍;楼中还有理发室、小卖部和服务室… »

帝都街拍之久违的天坛

五一假期因为客流量控制,没去成天坛。昨天溜达过去找补上,想想上次来还是包子没出生的时候…… 祈年殿周一闭馆,只能大门口张望一下 天气很好,就是有点晒 东侧坛墙 远看一条大尾巴以为是狐狸,近看是大橘 小松鼠飞快地横跨人行道 原来在树底下埋了好吃的 西天门 树木茂盛,但是不太凉快 西配殿外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帝都街拍之南城半日游

本想带包子去天坛转转,没想到限流,预约名额已满,进不去了,只好在天桥附近转了转,然后一路走到前门北京坊,算是来了个南城半日游…… 和平门菜市场 师大附中 天坛西门 天桥 以下皆为前门北京坊: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牛排牛排变成劲儿

包子正在长身体的时候,爸爸妈妈积极投喂优质动物蛋白绝对是责无旁贷,而娃做为家养食肉吞金兽,在所有肉肉中最爱牛排。由此,如何在家做好牛排,就成了包爸的任务。经过小一年的试炼,终于在上周达到初步满意程度,可以跟大家汇报一下了。 选原料 其实先要承认:煎牛排是非常简单的料理,只要原料选对就能搞定九成的最终效果。而选原料最重要的是部位、其次是厚度。首先可以略过价格特别低的、所谓“儿童牛排”以及腌过的,这些产品遇雷可能性较高。适合做牛排的部位是肉眼、西冷、菲力……具体是哪里其实不用在意,只要明白这些部位肥瘦配比适当, »

重构包子窝

重构(refactoring)是软件开发方面的一个术语,指通过调整代码,使程序的设计模式和架构更合理,以提高软件的扩展性和维护性。当然这次要重构的只是包子的房间而已,原因有二:首先娃正飞速长大,眼看要进入青春期,他的小空间也要做出改变去适应;另外就是爸爸实在忍受不了小猪娃在桌面书架上随意堆砌形成的狼籍混沌。英语有个词儿叫man cave,专门用来形容男人们在家隔离出来用以逃避压力、追求爱好的小空间。虽然包子年龄还没够man,但在返祖回洞方面却已超龄达标了,爸爸再不插手干涉,这屋就真成窝棚了。 全面黑化 首先根据包妈闺蜜、青少年成长发育专家宋阿姨的建议,要给青春期娃的卧室营造一个全黑的夜间环境,便于孩子快速进入深度睡眠,分泌激素长个儿。 »

“荣”获新别称

包子这个小名是妈妈起的,因为刚生下来时一哭就眉毛眼睛鼻子嘴揪成一骨朵儿,酷似包子褶儿。上学后当然就主要用大名称呼了,但时不时又会“荣”获些新别称…… 有次包子到三十五中游泳,游完洗了澡进更衣室,碰到几个穿不同校服、年龄相仿的孩子进来,正在边换衣服边聊天。当包子穿上小白阿姨送的七龙珠T恤时,那几个娃面面相觑,有一个终于忍不住过来盘道儿:“你是………海龟小学的?” 五年级上学期刚开学,在同学间进行了三好生评选。包子学习成绩虽然不错,但ADHD娃在课堂纪律方面总是难如人意,爸妈都觉得希望不大。没想到可能是包子在竞选演讲时超常发挥,或正好赶上那几天纪律表现良好,不但入选、票数还很高。 »

一个生活小窍门

最近学到一个生活小窍门——快递标签上印着的地址姓名电话等隐私信息可以很轻易地用酒精擦掉。亲测用市售75%浓度的消毒用酒精,装在小喷壶里往标签上喷个一两下,不用再擦拭,几秒钟之后所有后打印的信息就都消失了,比撕啊剪啊涂抹什么的都方便多了。 于是包爸在家门口设了这么一个快递处理工具组合:用消毒酒精+饮料瓶+喷壶头+安全开箱刀组成。只要来了快递,在家门口就可以一次完成拆包、喷标签消字、商品外包装消毒的全流程。买的东西干干净净进家,快递包装留在门外垃圾箱中等着下次出门时扔掉。 包爸在家里向包妈、包子炫耀新学到的窍门时,妈妈接话:“那这么说打印标签的墨水是脂溶性的了。”爸爸和包子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妈妈在说啥,只好… »

2020最佳剁手实践

2020可能是宅家最多的一年了,不过在大内卷的前景下,购物还算克制,挑几样觉得还不错的推荐给大家。 生活类 德尔玛无线吸尘器 手持无线吸尘器(cordless vacuum cleaner)这东西早在1979年就问世了,国内貌似是戴森先炒起的概念,刚出来时就吸引了包爸的注意,觉得这东西一定很好用,不过马上被5000多人民钱的价格劝退了。去年国产的德尔玛品牌也出了类似的产品(VC01)价格才299元,看评论区一片赞扬,就立刻下单了。买回来用了几个月,感觉物超所值。给家里带来的最大变化应该是清洁模式的进化——原来是每周末用Roomba机器人打扫一次地面,平时如果有明显脏的地方则要捡拾或动用扫把,另外就是家具表面还要经常用湿抹布擦拭灰尘。 »

金句演化

每天下午包爸会在胡同里等包子放学,然后一起去练跳绳。某天爸爸刚和包子接上头,旁边正打扫的清洁工大叔凑过来问:“这是你家娃?”包爸说是啊,大叔点头称赞说:“好啊,你家孩子能说会道!”爸爸客气了一下心里觉得有点奇怪,之后问包子:“你和刚才那位大叔聊过?”,包子说就是打过招呼没特意说过话,那估计就是包子放学点儿和他的工作时间正好重合,日复一日听着话密又大嗓门的包子叫嚣半胡同的结果。 包子在外话多这点完全不像爸爸妈妈,包爸是典型社恐、包妈则轻度脸盲,俩人在非熟人社交场合一般都是闷葫芦。能突破遗传要感谢包子幼儿园前的保姆,这位东北籍阿姨性格开朗、沟通能力超强且身体强健,每天带着包子在家附近溜达,跟各色人等聊天,给小家伙点开了个语言技能点。 回顾了一下自己记录的包子金句, »

“疯狂伊凡”去上学

“疯狂伊凡”(Crazy Ivan)是一种潜水艇战术动作,潜艇在水下感知周围目标主要靠声呐系统,而自己艉部有螺旋桨在推动潜艇前进,因此后边是盲区。冷战时期,潜艇为避免有敌艇在这个盲区悄悄跟踪自己,会时不时突然做急转弯,侦测后方有无目标。因为这个战术经常为苏联潜艇指挥官所用,而且又有一定危险性,所以就被西方起了这个名字。在美国著名军事作家汤姆.克兰西的成名小说《追踪红十月号》及改编电影中,都对这个战术动作做了浓墨重彩的描写。疫情期间,包爸先是给包子读完小说,后来又带他一起看了电影,这“疯狂伊凡”也就算父子之间的一个梗了。 也是从这学期开始, »

夜半包闹

收集整理了几个包子晚上闹腾的片段,白纸黑字拉清单在此,省得以后不认账。 某天包妈在医院值夜班,包子洗漱完毕后到自己床上把睡觉套件(小枕头和各种毛绒玩具:大海豹、窝瓜、皮卡丘、鲸鱼、小龙猫)都搬到爸妈的大床上,爸爸质问他要干嘛,包子回答:“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浪费这么大的空间呢?” 爸爸把一块黄桥烧饼裹在保鲜膜里放厨房台面上准备明天早饭吃,到晚上临睡时发现烧饼表面那层芝麻正中间赫然出了个洞,一问包子,果然是他干的。 半夜起来喝口水顺便看看大门锁没锁,然后进卫生间,刚把马桶座圈抬起来,包子蓦然出现在门口,露出头眯着眼“喂”了一声, »

周末DIY之极简厨余垃圾收纳倾倒盒

话说帝都开始垃圾分类收集已经好几个月了,一直自以为了解并遵守了全部规定,直到某天早上倒垃圾,发现志愿者在用一个铁钩子把“厨余垃圾”桶里的塑料袋勾破、取出来。这才明白,原来厨余垃圾只能放在可降解塑料袋中扔进垃圾桶,如果用普通塑料袋装着,就需要把垃圾倒进桶内,用过的塑料袋则投入“其他垃圾”桶中。 家里塑料袋已经够多的了,实在不想再添新东西。而用普通塑料袋装然后到垃圾桶前倒的方法说实在很麻烦,塑料袋软软的,不但要用两只手折腾,弄不好还会倒在外面或弄脏手。为解决这个小问题,自己用家里常见的牛奶利乐砖包装盒做了一个厨余垃圾收纳倾倒盒,方法如下: 材料和工具 一升装牛奶/果汁的利乐砖包装盒 »

一个大窝瓜

周六,包妈在家开网络教学会,包爸带包子去上机器人和数学课。等下午上完课回了家,包爸进厨房,发现台面上摆着个硕大的不知名植物,心里好生奇怪——“这什么玩意儿?”,“窝瓜”,“你买的?”,“楼下邻居送的” 说到这儿包爸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事情的起因是让包子学骑车那阵儿,上闲鱼买了一辆迪卡侬的22吋自行车给包子专用。小院自行车棚空间小,上下班车进车出时尤显局促,在腾挪空间时,容易偏向最容易挪的包子这辆,有时甚至被移到墙侧横放。包爸不胜其烦,有天想到自家单元门内空间有几辆自行车似乎很少被移动,于是就把包子的小车放到了这里。 很快在邻居们的微信群里有人发出信息,说自己年纪比较大,楼道里新出现的儿童车让自己用自行车出门时不方便,希望理解。 »

古北水镇小憨憨

往年寒暑两假都要带包子去外地玩,从去年年末疫情开始,这个惯例就无法延续了,包子憋了一肚子气。好容易迎来了十月国庆中秋两假相连,终于可以出去玩了!爸爸妈妈预订了离京不远的古北水镇,本意是随便溜达溜达,好好泡泡温泉。 第一天:小憨憨来了 运气好的是正赶上怀密线将起点站改到了离家不远的北京北站,包爸提前几天买好了火车票,大人12元一张,小孩半价,真是便宜。到出发那天,一家人不到六点就起床,早早到北站上车。车开后发现幸亏早来了,这趟车属城际列车性质,所有票都不对号,当天是假期乘客很多,来的晚的就只能一路站着了。 列车准点到达古北口站,出来还要再坐公交车才能到景区门口。 »

十月寓教于吃

十月金秋,又到了蟹脚痒的好时候,包子可以大快朵颐,爸爸妈妈则顺势带节奏、协调三观,大家各取所需…… 仨公一母 今年第一波儿大闸蟹出锅上桌,包子垂涎三尺飞流直下,开始埋头剥自己那只。爸爸看他那细致入微的架势,知道今天这顿饭时间绝对奔一个钟头去了,搂草打兔子,正是上课的好机会。 爸爸:“包子你知道么,四十四年前的十月,很多很多中国人抢购螃蟹,但买的时候都特别要三只公的加一只母的。” 包子:“为什么?” 爸爸:“因为当时我们国家正在经历一个叫‘文化大革命’的时期,大家都在搞所谓的‘ »

网课冲击波

虽然包子从小就上过各种网课兴趣班,全家对此并不陌生,但疫情来袭后,学生家长老师都龟缩家中,连体育课都通过网课上的情形,却是始料未及的大变动。其冲击远波,域及全球、内触人心、动摇行业,绝可称大事件。自己断续记录了一些这方面的琐事,夹杂一些思考,和同样面对冲击的娃爸妈们分享一下。 琐碎轶事 包子网课上到一半老师的画面突然显示不出来,跑到爸爸身边让帮着给调一下。iPad刚换手,一块上课的几个孩子立刻注意到摄像头里变了人,其中一个娃尤其天赋鹰、蛇、熊之异禀,以利眼毒舌大声宣示自己的发现——“看,双下巴!” 除每天上帝都西城统一制作的录播视频课, »

父子同心

疫情爆发以来,包爸和包子在家里大眼儿瞪小眼儿,着实被动宅了半年多,父子俩的优缺点交织辉映、暴露无遗,好坏无论,姑且一记吧。 同读 每天晚上包子临睡前给他读书是从幼儿园起养成的习惯,也算是父子恳谈的一种形式。最近读的一本书是林纳斯•托瓦兹(Linus Torvalds)——世界第一极客、Linux操作系统和Git代码管理系统的创始人、把开源代码理念真正变为世界大潮之人——的自传《只是为了好玩》,某晚讲到: 理查德.斯托曼算得上是自由软件的缔造者了。早在1984年,他就已经着手研究一个可以替代Unix的系统。他把这个系统叫做:“GNU” »

避疫宅家DIY之瓶尽其用

去年一家人在日本旅游时,包爸抑制不住对精美包装的喜好,买了五个可口可乐城市系列小铝瓶。回国后挂闲鱼卖了两瓶,顺便给包子做了一次财商教育。还剩三瓶,一直在橱柜里落灰,最近终于拿它们DIY成了厨房饰物,也算物瓶尽其用了。 立体装饰盒 做为520那天包爸受次惊吓后的产物,家里多了一捧香皂花。蒙包妈捧场,表示这束“花”很好看,值得保留。既然是装饰性的假花,一直占用花瓶就不太合适了。于是包爸找出一个好看的硬纸盒,尝试把花束拆开后一朵朵放进去做个立体饰物盒。折腾一会儿发现花朵不够多摆不满,于是顺理成章,拿出在箱根温泉强罗站买的“富士山”版可乐铝瓶填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