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日炎炎谁为伴?

包爸的答案是——冷饮。记得年少时某个夏日,和白猴君到和平门路口东北角的育清书屋买漫画,然后在旁边冷饮摊买了可口可乐。拿到手上的瞬间,坚硬圆润的玻璃瓶带来极地寒冰的触感;琥珀色液体中喷涌而出的小气泡个个欢呼雀跃,召唤你吨吨吨地一饮而尽;仰脖儿一口,能感觉到极细小的冰碴儿裹挟于零度洪流中,在唇齿间碰撞、味蕾上起舞;片刻之后飞流直下,从里到外由身至心,心境清凉、寒毛舒展…… 时过境迁,这一瓶可乐和很多事物一样,早已可遇不可再求。但追忆过去不该妨碍我们创造明天,包爸整理了一些自己喜欢的冷饮做法,与大家共度夏日: 冷萃咖啡 冷萃咖啡有独特的风味,因为没有高温氧化过程, »

高粱桥头

高粱桥是北京西直门外的一座石桥,始建于元代,因架在高粱河上而得名,现存桥梁为清代的。以前这里不但是进出京城的主干道,还是春游踏青的胜地。现在周边高楼林立、道路密集,过往行人如不特别留意,根本无从发现,石桥落寞已久。 桥头吃面 那天看到“天下美食出北京”公众号的推送——20年后,正宗的西直门桥头面馆终于回归了,文中的“桥头面馆”在1989年于西直门立交桥桥头开业,老板姓梁,一度颇有名气,后来不知怎么就关张了。现在重开,地点改到了高粱桥附近,老板据说是老梁的儿子小梁。 »

帝都服务业吐槽汇

全国人民早有公论:帝都虎踞龙盘气象万千,但服务业基本等同拆烂污。包爸做为一名生在胡同里、除四年大学外没有长期离京历史的北京土著,今天也要恨铁不成钢地集中吐槽一次: 糊弄事儿系列 端午期间一家三口出去玩,在XX居老字号饭馆吃午饭。刚落座包子就发现桌上摆着个计时沙漏,马上抢到手里玩。包爸心想这老饭馆挺好嘛,还让顾客监督上菜时间。包子玩了一会儿断言:“这个坏了”,爸爸拿过来观察了一下,发现没坏,但沙子下漏确实非常慢,几乎无法令人察觉。再看了一下旁边的牌子才知道,时限竟然长达45分钟,这得算是糊弄事儿了吧? 夏天已到,包爸张罗着在家附近再办一张游泳卡带包子去。那天一早找到家健身房进去,似乎人家刚上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