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XI三则

记得有生以来第一次打车是大一和三个同学挤坐“面的”,从西单到西便门,10块钱,感觉真是贵,奢侈!当时我坐火车从厦门回北京,三千多公里的半价学生票才40多元钱,一路三天两夜,前半程保证有座位,后半程能否有座儿要凭运气、视爬火车窗户的身手敏捷程度而定。毕业以后,我的第一个工作单位可以全额报销工作时间的打车费用,从此养成了依赖TAXI的坏习惯。直到这两年,学会了勤俭持家,而且公司办公室选在了与我小窝脚程十分钟的地方,这才算逐渐摆脱了TAXI依赖症,出于纪念,今天就祭出TAXI往昔中的几件趣事:

  1. TAXI里躺着
    郭德纲有个相声说的是有钱以后怎么胡造,有一种造法就是弄几辆奥拓两边后门都拧下来,并排连起来开,这样就能在后座上横躺着了。这么损奥拓实在是不厚道,不过我还确实在出租车里放倒了躺着过。那天夜深从小白家观片结束回家,走在路边一抬手竟然是一辆夏利停在身边,真是难得,权当怀旧了。坐进副驾驶位置我说了目的地,司机一踩油门车往前一蹿,忽悠一下靠背往后翻我一下就躺下了,赶紧伸手拧座位的调节旋钮,可司机说您别费劲啦,早坏了。就这样,从城东到城西,第一次躺着坐出租,还差点过站不停–我睡着啦!
  2. TAXI里晕船
    上次互联网低潮时期,我常去光华长安大厦为客户服务,在电梯里还邂逅过几次灰头土脸的张朝阳。有次加班到很晚,出门打了车一心想赶紧回家。出租车拐上长安街,司机问我咱们走城里吧?我说别啊,现在都快12点了,走二环多快啊,何必在城里一个红灯一个红灯的磨蹭?司机明显犹豫了一下,但没多说什么,调头上了二环。临近午夜的二环果然通畅无比,我还没来得及拈须微笑,车的速度就提起来了。立刻我心里叫一声“苦”!原来这车的悬挂有了毛病,速度慢的时候不觉的怎样,稍微快一点,立刻忽悠忽悠上下前后的开始晃荡,正是上了贼船的感觉。于是,在二环上,我晕船了……
  3. 丢了个冒烟的家伙在后座
    某年冬天,我帮一位客户在中关村买了个多媒体音箱,没两天客户打电话向我客气的反映情况,说音箱不出声儿只冒烟儿。赶过去一看,果然一插电就咕嘟咕嘟冒黑烟。没二话,给人拿走换吧。出门外面正是大雪纷飞,我打了个车把音箱放在后座打算先回家。出租车开着收音机,田连元正在说评书,听着听着我走了神儿,到家下车就忘了后座的这个宝贝。坐家里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赶紧把发票拿出来给出租车公司打电话。没十分钟司机师傅就把电话回了过来,说兄弟你赶紧去马甸桥头的“.com餐厅”,你下了车上来一小子坐后座了,下车的时候拿着你东西进那餐厅了。我心想这我怎么找啊,就算找着这位,人家肯定也不认帐啊。放下电话我先郁闷了一会儿,随后反应过来,脑海中活灵活现出一幅场景:那个拣了“便宜”的小人兴高采烈手擎音箱回家,心痒难耐迫不及待连在计算机上,电源一插–“噗哧”黑烟四起,哈哈,这孙子不定得吓成什么样儿呢,还不得以为拣了个汽车炸弹回家!


TAXI都没了……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