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

差不多一个月前开始,包子从以前七点多起床,提前到六点甚至不到六点就一骨碌儿爬起来,精神十足地开始折腾睡在两边的包妈包爸。这对于每天一两点才睡的我来说,实在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包子可以被看作一种相对简单的逻辑门设备:如果你用正面情绪输入给包子,那么有80%以上的概率他也会用同样的正面情绪做出反馈;而如果你用负面情绪对待他,那么100%他也会用负面情绪做反馈——简而言之,就是大哭大闹。这一点认识在前几天得到了更深的印证:那天一大早七点多包妈已经去上班了,我睡眼惺忪地在床上三心二意地陪精神百倍的包子玩儿,满心期望在保姆来上班前的这段时间里,能把小家伙糊弄睡着,这样我也可以来个回笼觉。没成想包子越来越精神,而且已经不满足于在床上滚来滚去的玩玩了,开始指东指西地要这个玩具、那本书,甚至屁股一撅一撅地冲着床尾拱过去开始闹着下床玩了。几番安抚、按捺、镇压不成,小家伙已经是语带哭腔而且越闹越欢了,头昏脑胀的我开始怒火中烧,最终不可收拾的爆发,拉过包子啪啪啪打了三下屁股。

包子开始哇哇大哭,我楞了一秒后也懊悔不已,想想自己干的这是什么事儿啊:包子才一岁半,他不可能意识到爸爸血液里流淌着的super hero的越到夜里越精神的特质,别人起床的时间,正是爸爸最脆弱的时候,包子只是希望醒了以后能有人陪着玩而已。而我呢,虽然内心里百分百的了解包子的这一点点简单的要求,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唯一正确的选择就是打起点精神赔着玩,却屈服于懒惰任由愤怒主宰了自己,投向了力的黑暗面……

再往深了想想,象这种明明知道有正确的选择,却因为各种毛病弱点,偏偏做了错误决定的情况,在自己的生活中难道不是经常出现么?只不过在很多时候,面对的是家人、朋友或同事,他们往往出于种种考虑,容忍或忽略了我的行事方式。而不是象包子今天这样,直接用哇哇大哭和更难收拾的局面给我一个当头棒喝。这么来说的话,小臭包你是在牺牲自己的屁屁,来警醒爸爸啊:)

说回到早上起床折腾这件事,包爸后来也想通了: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 既然在早起这件事上斗不过包子,那就投降入伙吧。包爸现在开始每天晚上挣扎着争取12点左右睡觉,这样早上才能有精神和包子一起迎接银河帝国初升的太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