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犹怜屋顶喵

我家楼下这条胡同南侧基本都是平房,屋顶上常见喵们睥睨众生、从容来去。虽然还是触不可及,但总比云吸猫又近了一步,包爸对此感激涕零,抓紧时机留下主子们的御真影,不时垂涎崇拜。久而久之,多少掌握了喵们的一些作息规律。比如近胡同东口有个卖手擀面、馒头的门脸,治理拆墙打洞后就关了门,这小屋房顶平坦,有树影遮荫,估计因此得到喵们的青睐,常有几只过来躺平了午睡。

最常见的是这位一眼儿大一眼儿小的主子,其相庄严威不可侵,颇有独眼戴黑眼罩的海盗船长范儿。

眺望远方思考猫生……

弓起背这是要攻击还是睡醒了拉拉筋?

就算是船长睏了也得打哈欠……

睡着后就变成肉乎乎的小可爱

这摊平的小jiojio啊,萌化檐下多少路人甲乙丙丁

还有一只爱在这屋顶睡觉的大橘,某日悍然对包爸使出歪头杀。这谁扛得住啊,恨不能飞身上房去rua一rua!

当然整条胡同的房顶都是喵们的领地,这只白猫较少见,估计是家养的,偶尔出来巡游一下。

还有奶牛上房

这只包爸尊称为“领袖”。

难得“船长”、“领袖”(只露出一条腿儿)和一只三花碰头开会,包爸却没带相机,真是好生遗憾!

喵片儿放完,按说可以打住了。但写本文除了抒发一下包爸对屋顶喵们的情意,还贪心想给包子起个范文效用,由此不好草草收尾,挠破头先引用一段经典戏剧“热铁皮屋顶上的猫”中的台词吧,以求加分升华:

What is the victory of a cat on a hot tin roof?--I wish I knew... Just staying on it, I guess, as long as she can...

然后就是刚健有力的一句话豹尾了:孩子啊,就像这些猫猫一样,如果站的高、耗的久,应该就能看到更多的风景吧……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