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街拍之骄阳夏花

我的故事总是发生在夏天。炎热的气氛使人们裸露的更多,也更难掩饰心中的欲望。那时候,好像永远是夏天,太阳总是有空出来伴随着我,阳光充足,太亮,使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西直门内大街南侧的帝都综合应急救援总队大楼 楼里面都是消防蓝朋友吧 冠英园 赵登禹路 天主教帝都总教区西直门天主堂 路边绽放的夏花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祈雨未成六一节

别看包子小屁孩儿一个,却已经有了迷信行为,有次爸爸开恩给游戏充了值,包子马上买装备宝箱,临开箱前先去恭敬地洗脸,然后边口念“天苍苍野茫茫%$^&*?#……”等胡编的咒语,边绕着iPad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地一通折腾,最后还是没抽到想要的装备;还一次是参加机器人线上考试,临进搭建环节前开始合十祈祷:“不要抽到吊车不要抽到吊车……”,这回倒是诚感天听,考了吊车外的题目。 而在最近,娃儿的迷信已升级到祈雨的“高级”阶段,故事是这样的:儿童节将至,包子学校开始排练集体表演的节目,基本上就是大家在操场中间列队大合唱,估计再穿插些领导台上讲话、少先队员代表发言等公立学校的传统艺能, »

帝都街拍之社恐很少拍人

虽说疫情是百年难遇之世界级灾厄,自己无时无刻不在盼着劫波渡尽、恢复正常。但对于社恐的包爸来说,起码对宅家干工作不见人和出门戴口罩少寒暄这两点,是颇为中意的,上图帽儿衫上的文字基本上活灵活现了自己的内心。当然大部分时候,社恐要面对的都是不如意之事,比如年初报名kelvin李老师的数码摄影课后,包爸开始每天带相机出门拍照练习,但作为社恐,在街上拍陌生人真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心理障碍,以下就是攒了好久的一批勉强之作。 为家附近的老居民楼做墙面喷漆的工人,最近小区里类似的粉饰工程有不少,据说都是托了党建百年之福 早上胡同里寂寥的环卫工人 中关村附近一位挎着艳丽包包的吸烟男士 墙面喷漆工作完成,正在拆脚手架的建筑工人们 祖孙俩 母女俩 天坛公园里练推手的红男绿女 天坛东侧坛墙边跑步的男子 古北水镇里和大橘狭路相逢的一家三口 »

东夹道探宝

上回书说到爸爸一早送包子到白塔寺附近上劳动技术课,很快到了下午放学时间,又该接小家伙了。 坐两站公交车到安平巷东口外,这小院的门簪还真是应景儿。 沿安平巷走到包子他们上课的地方等着娃出来,恰好对面是体量巨大、建于1958年的福绥境大楼,彼时又称为“人民公社大楼”、“共产主义大厦”。这座平面为Z字型的8层大楼,据传使用人民大会堂剩余建筑材料建造,是北京第一座配备电梯的居民楼。首批入住者要经过政审,都是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精英。整座楼不但鹤立鸡群于老城区中,更有许多颇令人瞠目的特点:单元房内没有厨房,吃饭到楼内大食堂或订餐后送上门;居室配有当时极少见的带澡盆的洗浴间;每层有开水间;家中幼儿在大人上班期间送到大楼西段一至三层的幼儿园;孩子再大一些可以住进四到八层的集体宿舍;楼中还有理发室、小卖部和服务室… »

帝都街拍之新街口伟大复兴

今天包妈陪包子在外面练合气道,娘俩儿突然想吃汇力发的巧克力卷和古早味面包,于是一个电话敲过来。包爸得令不敢怠慢,拎起购物袋出发去买。溜溜达达快到汇力发时,惊喜地发现积水潭十字路口南边的大工棚开拆了,估计地铁19号线开通在即了!这个硕大无朋的临时建筑戳这儿已经好几年了,把路口西南角的两个购物中心堵得严严实实,南北车流也时有拥堵。期盼那拆光理净地铁通车日,就是我大新街口伟大复兴之时! 施工区域被新街口七条分为南北两段,这是南段的龙门吊,围墙内的施工区基本是露天的 被南段施工区挡住的新街高和大厦,这几年生意估计受了不少影响 北段施工区是一个超大的工棚,棚顶和东立面已经拆的差不多了 轻钢龙骨和钢梁 在工作台上高空作业的工人师傅 被师傅发现了 北施工区南侧的人员通道 从紧挨着工棚的新华百货一侧看施工区里 新华百货里面有物美超市还有包子超爱的必胜客 »

帝都街拍之白塔寺外

周四包子学校组织小家伙们到妙应寺(俗称白塔寺)一带社会实践,一大早爸爸把包子送到地方后,自己拿着小相机从寺西北到东南绕了半圈,拍了些照片。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帝都街拍之久违的天坛

五一假期因为客流量控制,没去成天坛。昨天溜达过去找补上,想想上次来还是包子没出生的时候…… 祈年殿周一闭馆,只能大门口张望一下 天气很好,就是有点晒 东侧坛墙 远看一条大尾巴以为是狐狸,近看是大橘 小松鼠飞快地横跨人行道 原来在树底下埋了好吃的 西天门 树木茂盛,但是不太凉快 西配殿外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帝都街拍之南城半日游

本想带包子去天坛转转,没想到限流,预约名额已满,进不去了,只好在天桥附近转了转,然后一路走到前门北京坊,算是来了个南城半日游…… 和平门菜市场 师大附中 天坛西门 天桥 以下皆为前门北京坊: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牛排牛排变成劲儿

包子正在长身体的时候,爸爸妈妈积极投喂优质动物蛋白绝对是责无旁贷,而娃做为家养食肉吞金兽,在所有肉肉中最爱牛排。由此,如何在家做好牛排,就成了包爸的任务。经过小一年的试炼,终于在上周达到初步满意程度,可以跟大家汇报一下了。 选原料 其实先要承认:煎牛排是非常简单的料理,只要原料选对就能搞定九成的最终效果。而选原料最重要的是部位、其次是厚度。首先可以略过价格特别低的、所谓“儿童牛排”以及腌过的,这些产品遇雷可能性较高。适合做牛排的部位是肉眼、西冷、菲力……具体是哪里其实不用在意,只要明白这些部位肥瘦配比适当, »

你瞅啥?

黑:“你瞅啥?” 我:“瞅你黑,咋地?” 黑:“再瞅……瞅你也对不上焦。” 我:“;(” 白:“还是我乖:)”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恐惧总和之撒豆成兵基布兹

西游记里的孙猴子猪八戒沙和尚白龙马,可以说都是观音姐姐事先撒好的战斗种子,藏在关键地带,时机到了就现身起大作用。这种神话中的桥段,曾当真应在上世纪的中东地区,也就是以色列的基布兹。基布兹是希伯来语(קִבּוּץ或קיבוץ‬,英语:Kibbutz)意为“聚集”,最早由犹太移民建立于1909年的巴勒斯坦地区,是一种成员自愿组织起来过集体生活的社区。初期主要是农场,成员没有私人财产,吃穿用度都在社区内以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方式解决。单从时间上论,可谓苏维埃及我红朝人民公社之始祖。在以色列立国和后来与周边阿拉伯国家的几次大战中,基布兹农场如神祗喝茅成剑, »

重构包子窝

重构(refactoring)是软件开发方面的一个术语,指通过调整代码,使程序的设计模式和架构更合理,以提高软件的扩展性和维护性。当然这次要重构的只是包子的房间而已,原因有二:首先娃正飞速长大,眼看要进入青春期,他的小空间也要做出改变去适应;另外就是爸爸实在忍受不了小猪娃在桌面书架上随意堆砌形成的狼籍混沌。英语有个词儿叫man cave,专门用来形容男人们在家隔离出来用以逃避压力、追求爱好的小空间。虽然包子年龄还没够man,但在返祖回洞方面却已超龄达标了,爸爸再不插手干涉,这屋就真成窝棚了。 全面黑化 首先根据包妈闺蜜、青少年成长发育专家宋阿姨的建议,要给青春期娃的卧室营造一个全黑的夜间环境,便于孩子快速进入深度睡眠,分泌激素长个儿。 »

“荣”获新别称

包子这个小名是妈妈起的,因为刚生下来时一哭就眉毛眼睛鼻子嘴揪成一骨朵儿,酷似包子褶儿。上学后当然就主要用大名称呼了,但时不时又会“荣”获些新别称…… 有次包子到三十五中游泳,游完洗了澡进更衣室,碰到几个穿不同校服、年龄相仿的孩子进来,正在边换衣服边聊天。当包子穿上小白阿姨送的七龙珠T恤时,那几个娃面面相觑,有一个终于忍不住过来盘道儿:“你是………海龟小学的?” 五年级上学期刚开学,在同学间进行了三好生评选。包子学习成绩虽然不错,但ADHD娃在课堂纪律方面总是难如人意,爸妈都觉得希望不大。没想到可能是包子在竞选演讲时超常发挥,或正好赶上那几天纪律表现良好,不但入选、票数还很高。 »

一个生活小窍门

最近学到一个生活小窍门——快递标签上印着的地址姓名电话等隐私信息可以很轻易地用酒精擦掉。亲测用市售75%浓度的消毒用酒精,装在小喷壶里往标签上喷个一两下,不用再擦拭,几秒钟之后所有后打印的信息就都消失了,比撕啊剪啊涂抹什么的都方便多了。 于是包爸在家门口设了这么一个快递处理工具组合:用消毒酒精+饮料瓶+喷壶头+安全开箱刀组成。只要来了快递,在家门口就可以一次完成拆包、喷标签消字、商品外包装消毒的全流程。买的东西干干净净进家,快递包装留在门外垃圾箱中等着下次出门时扔掉。 包爸在家里向包妈、包子炫耀新学到的窍门时,妈妈接话:“那这么说打印标签的墨水是脂溶性的了。”爸爸和包子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妈妈在说啥,只好… »

经典重看之办公室的故事

每晚包子睡前给他念书对包爸而言也是挺好的阅读时机,最近读过《基地》和《追踪红十月号》小说,不但包子很喜欢,爸爸也讶异发现,时隔多年后重读又有了新的体会。于是开始想要不要以“经典重看”为主题写点东西。恰逢18日在微博上看到俄罗斯著名演员、人民艺术家安德烈·米亚赫科夫因急性心力衰竭在家中去世,享年82岁的消息。米亚赫科夫是颇为国人熟知的苏联演员,曾在大导演梁赞诺夫的爱情三部曲的两部(“办公室的故事”,“命运的捉弄”)中担任主角,“办公室的故事”中他饰演一位迂腐唯诺的统计局小科员诺瓦谢利采夫,在阴差阳错中和强势古板的女局长卡卢金娜谈起了恋爱,可说是霸道总裁爱上我题材的红鼻祖。这部电影八十年代在国内首播时自己就十分喜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