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快乐

RT,用今年买的书堆的,还好双十一买了一套台版的阿童木,要不也垒不起来:)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北京大爷

某日推上闲逛,学到一个新梗——Umarell(意大利语,发音:[umaˈrɛl]),源自博洛尼亚方言umarèl(小人物),专指业已退休无所事事的老男人,花大把时间观看建筑工程,尤其是道路施工的行为。这些人常背手而立,不时对工人提出毫无必要之建议。梗图皆为意呆利街景,其中各色umarell姿态可掬,呱噪之音恍然可闻。还有艺术家以3D打印迷你造像(见题图),声称供于案头可倍增生产力。而开发商Sarra更在Pescara市所建工程围挡上特增窗口,供umarell们莅临指导。莞尔之余,联想到身边之北京大爷(此处“爷”应为轻声) »

帝都街拍之20211202

从过去这一年拍的照片里,找出9张左右对称构图的,来凑个20211202的热闹:) 五一假期去北京坊转了转 帝都西北中坞一带 水沟也对称 家附近的写字楼 恭王府内的宝约楼 恭王府 卧佛寺 暑假一家到雁栖湖玩 包子在白塔寺东夹道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帝都街拍之近期胡同所见

帝都之秋转瞬即逝,不知为什么今年家里暖气来的特别早,但外面温度还没降,热的在家要短打扮甚至开电扇…… 葫芦藤爬上了一棵貌似已死的老树,大大小小的葫芦娃们带来了新生机 葫芦娃俯瞰着下面的家长里短 两只喵侣在蓝天绿叶下意气风发 飞檐走壁、尾巴甩出奇妙弧度的喵侠 第一场雪突然降临帝都 看到屋檐下的冰凌,就想起虎胆龙威2中被布鲁斯威利斯掰下来当武器干掉反派小喽啰的场景 家附近的清真寺在做装修,把原来穹顶和宣礼塔似的装饰都去掉,换成中式挑檐屋顶了 胡同里的青年旅社,估计最近都没什么客人吧 朱门闭锁,从来没见开过门的四合院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帝都街拍之一叶知秋

一眨眼已入秋,这短短一个月可说是帝都一年中最好的时节:温度不凉不热、植被依然繁茂、采暖锅炉还没开火晴空常现。 赵登禹路北段,西侧以楼房为主,东侧多平房 蓝天黄叶和高科技老大哥之网罗…… 金枝玉叶、一路向南 太阳刚升起不久的赵登禹路 跟上一张差不多同样位置,时间是下午了 硬山顶的老房子、摄像头和一树黄叶 还是刚才的房顶 青堂瓦舍、根深叶茂 环卫工人的绿色卡车和黄叶还挺搭 话说某天某位同学约了到西四“那间”咖啡厅谈事,微信里定好时间九点半见。包爸稍提前五分钟到了咖啡厅推门想进,不料大门上锁。 »

帝都街拍之喵运爆棚

上周喵运爆棚,连着拍到各式各样的猫猫,不专门来一篇实在不合适。 一个屋顶五喵十猫耳二十猫腿儿啊,太激动了! 虽然没什么依据,但我就觉得这是一家子,仨娃高度符合当前价值观:) 娃们都围在妈妈身边,爸爸在一旁挺身警戒,是想给娃们抓只鸟加餐吧? 妈妈你看,下面有个怪蜀黍盯着咱们呢…… 不用理,除非他掏出小鱼干…… 妈妈照顾三只好奇娃,“辛苦”二字都写在脸上了…… 这只感觉很雍容,是这一片儿的阔喵太太吧…… 猫咪都有了专车,其实老奶奶推的小车上也是个猫包,可惜没拍到…… 好像是前面一家子里的小黑娃,独自出来探险了! 翻了一下发现自打今年开始玩街拍, »

POV说坐车

疫情以来通勤大大减少,即使有大家也都躲在口罩后面,尽量减少交流,在车里遇到趣事的机会也明显少了,勉强凑几个成文,当然写文章要认真,而且还要试试用POV(point of view)不同视角方式来写。 包爸视角 某次坐出租,途中的哥接了个电话,是个熟人在抱怨他微信不回,老哥冲手机嚷嚷:“不是不回啊,我手机不知咋的没有平常的输入法了,我弄不回去啊!”,对方说:“那你找个年轻点的乘客给你调一下呗”。的哥在后视镜里飞快瞟了我一眼,啃啃哧哧不置可否,把电话挂了。包爸擎等了一路,直到终点结完账, »

冷雨凄风科幻展

节前戴师兄给了两张北京科幻嘉年华(潮幻奇遇季)展会的门票,做为老科幻迷的爸爸打算带包子去开开眼,包妈也能得空约闺蜜去逛街,计划的挺好。 四号那天帝都飘起小雨,气温骤降。临出门前包爸犹豫了一下带什么包,虽然这个展是中科协、帝都人民政府合办,绝对官方的节目,不可能如漫展或CJ那样商业化,但既然主题是科幻,想来总会有科幻小说或相关IP的动漫玩具周边一类的售卖吧,于是背了空空的大双肩包出门。展会地点在首钢园,就是将京西著名的首钢厂址转型为文创园的那个。门票上交通信息地铁线路项下只有“6号线金安桥C口出”短短一行字,包爸原以为出站就到了,可上到地面发现完全没有科幻展的影儿。只好拿出手机上他们的公众号,发现在三高炉附近,再用地图app开导航跟着走。 »

帝都街拍之机械原力

每天带小相机出门玩街拍已经大半年了,因为不懂车所以很少拍轿车,但对街上各种原力十足的机械还是很有兴趣拍的,整理了一下正好能凑个九宫格出来。 附近建筑工地的塔吊,记得我们小时候这种吊车都是有个尖的,现在貌似都是照片里这种平头的了。上网查了一下,果然——“以往塔吊都是有斜拉和塔尖的,随着时代发展,技术越来越成熟,便产生了平头塔吊……其特点就是在原自升式塔机的结构上取消了塔帽及其前后拉杆部分,增强了大臂和平衡臂的结构强度。这种塔吊的主要优点是整体体积变小,安装便捷,降低了运输成本和仓储成本,起重臂耐受性能好,受力均匀,对结构及连接部分损坏小,部件可标准化、模块化、互换性强,减少设备闲置,投资效益高” »

盒子控

包爸和喵星人一样,对各种盒子有迷之喜好。当然,不是为了钻进去求安全感,而是老琢磨这些东西可以DIY成个什么派上用场。出发点虽好,但想想容易动手难,包妈日常只见“破烂儿”累积,某日按捺不住,终于当着儿子的面发出要“断舍离爸爸的东西给妈妈买买买”的威胁。包爸赶紧动手,做了几件家居小物件交差。 白兰地盒改垃圾袋收纳 这瓶以拿皇命名的白兰地酒的纸盒挺括不易变形,顶部开口内有一个带圆孔的瓶颈定位卡,可以翻出来做挂钩,于是被做成了垃圾袋收纳挂在垃圾桶上方。制作方法很简单,只要在盒子底部挑一条垂直边下剪刀,向两个侧面开出一个类似嘴巴的洞就可以了。垃圾袋从上面开口处塞进去一层层堆叠,要用的时候从最下面的洞口揪出来。 »

我见犹怜屋顶喵

我家楼下这条胡同南侧基本都是平房,屋顶上常见喵们睥睨众生、从容来去。虽然还是触不可及,但总比云吸猫又近了一步,包爸对此感激涕零,抓紧时机留下主子们的御真影,不时垂涎崇拜。久而久之,多少掌握了喵们的一些作息规律。比如近胡同东口有个卖手擀面、馒头的门脸,治理拆墙打洞后就关了门,这小屋房顶平坦,有树影遮荫,估计因此得到喵们的青睐,常有几只过来躺平了午睡。 最常见的是这位一眼儿大一眼儿小的主子,其相庄严威不可侵,颇有独眼戴黑眼罩的海盗船长范儿。 眺望远方思考猫生…… 弓起背这是要攻击还是睡醒了拉拉筋? 就算是船长睏了也得打哈欠…… 睡着后就变成肉乎乎的小可爱 这摊平的小jiojio啊,萌化檐下多少路人甲乙丙丁 »

精致性教育科普小视频—帕普和爸爸

啊,青春 虽说包子老早就向爸妈提出过“我是从哪儿儿来的”这种问题,但那时候还小,比较好糊弄应对。眼瞅着娃一天天长大进入青春期,是到了认真准备做性教育的时候了。拜万能互联网所赐,包爸找到一套制作精致的青春期性教育小视频——帕普和爸爸,分五集讲解了自慰、避孕套、怀孕、月经和同性恋相关问题。先让包妈看了一遍,从医学角度确认没什么大问题,然后在暑期找了个下午,爸爸和包子一起看了这五集小视频。看的时候包子还算投入,跟着笑点一起嘻嘻哈哈,看完以后略有点小尴尬,什么也没说。爸爸先问有没有什么地方没看懂,然后强调说有关性的话题不要觉得不好意思, »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近期有关教育的大事特别多:从五月上谕启动双减、允许三孩儿、教育部特设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西城幼升小多校划片击破学区房、到24日中办双减文件雷霆落下……虽说自己和直系亲属都没有在教育系统工作的(包子奶奶曾经是,已退休好久)、也不持有任何国内外相关企业股票,属于毫无利益关系的吃瓜群众,但架不住包子下学期就六年级要面对小升初,必须要仔细琢磨一下做出应对了。毕竟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娃和家庭未来的命运只有抓在自己手里才踏实。 扬帆出海 打个比方,孩子教育类似扬帆出海,孩子的本质和内驱力是主帆,家长的意愿和行动是首帆,教育大环境就是海风了。先要思考的,应该是如何在孩子、家长和整体环境间确定一个方向,尽量形成合力借势而为。 以本人愚见, »

帝都街拍之近期猫片

被拴在修车铺门口的小可怜 帅锅 新街口南大街的流浪喵 饱经沧桑的样子…… 就昨天接娃一会儿工夫没带相机,错过了三喵房顶大趴的好机会 伙计们,下面有个怪蜀黍在拍我们……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帝都街拍之骄阳夏花

我的故事总是发生在夏天。炎热的气氛使人们裸露的更多,也更难掩饰心中的欲望。那时候,好像永远是夏天,太阳总是有空出来伴随着我,阳光充足,太亮,使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西直门内大街南侧的帝都综合应急救援总队大楼 楼里面都是消防蓝朋友吧 冠英园 赵登禹路 天主教帝都总教区西直门天主堂 路边绽放的夏花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祈雨未成六一节

别看包子小屁孩儿一个,却已经有了迷信行为,有次爸爸开恩给游戏充了值,包子马上买装备宝箱,临开箱前先去恭敬地洗脸,然后边口念“天苍苍野茫茫%$^&*?#……”等胡编的咒语,边绕着iPad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地一通折腾,最后还是没抽到想要的装备;还一次是参加机器人线上考试,临进搭建环节前开始合十祈祷:“不要抽到吊车不要抽到吊车……”,这回倒是诚感天听,考了吊车外的题目。 而在最近,娃儿的迷信已升级到祈雨的“高级”阶段,故事是这样的:儿童节将至,包子学校开始排练集体表演的节目,基本上就是大家在操场中间列队大合唱,估计再穿插些领导台上讲话、少先队员代表发言等公立学校的传统艺能, »

帝都街拍之社恐很少拍人

虽说疫情是百年难遇之世界级灾厄,自己无时无刻不在盼着劫波渡尽、恢复正常。但对于社恐的包爸来说,起码对宅家干工作不见人和出门戴口罩少寒暄这两点,是颇为中意的,上图帽儿衫上的文字基本上活灵活现了自己的内心。当然大部分时候,社恐要面对的都是不如意之事,比如年初报名kelvin李老师的数码摄影课后,包爸开始每天带相机出门拍照练习,但作为社恐,在街上拍陌生人真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心理障碍,以下就是攒了好久的一批勉强之作。 为家附近的老居民楼做墙面喷漆的工人,最近小区里类似的粉饰工程有不少,据说都是托了党建百年之福 早上胡同里寂寥的环卫工人 中关村附近一位挎着艳丽包包的吸烟男士 墙面喷漆工作完成,正在拆脚手架的建筑工人们 祖孙俩 母女俩 天坛公园里练推手的红男绿女 天坛东侧坛墙边跑步的男子 古北水镇里和大橘狭路相逢的一家三口 »

东夹道探宝

上回书说到爸爸一早送包子到白塔寺附近上劳动技术课,很快到了下午放学时间,又该接小家伙了。 坐两站公交车到安平巷东口外,这小院的门簪还真是应景儿。 沿安平巷走到包子他们上课的地方等着娃出来,恰好对面是体量巨大、建于1958年的福绥境大楼,彼时又称为“人民公社大楼”、“共产主义大厦”。这座平面为Z字型的8层大楼,据传使用人民大会堂剩余建筑材料建造,是北京第一座配备电梯的居民楼。首批入住者要经过政审,都是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精英。整座楼不但鹤立鸡群于老城区中,更有许多颇令人瞠目的特点:单元房内没有厨房,吃饭到楼内大食堂或订餐后送上门;居室配有当时极少见的带澡盆的洗浴间;每层有开水间;家中幼儿在大人上班期间送到大楼西段一至三层的幼儿园;孩子再大一些可以住进四到八层的集体宿舍;楼中还有理发室、小卖部和服务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