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V说坐车

疫情以来通勤大大减少,即使有大家也都躲在口罩后面,尽量减少交流,在车里遇到趣事的机会也明显少了,勉强凑几个成文,当然写文章要认真,而且还要试试用POV(point of view)不同视角方式来写。

包爸视角

某次坐出租,途中的哥接了个电话,是个熟人在抱怨他微信不回,老哥冲手机嚷嚷:“不是不回啊,我手机不知咋的没有平常的输入法了,我弄不回去啊!”,对方说:“那你找个年轻点的乘客给你调一下呗”。的哥在后视镜里飞快瞟了我一眼,啃啃哧哧不置可否,把电话挂了。包爸擎等了一路,直到终点结完账,老哥也没提这事儿。感觉能碰到比自己还社恐的不容易啊,于是主动提出给他调一下。老哥松了口气立刻把手机递过来,等调出原来输入法后乐开了花忙不迭地感谢。包爸心想真不用谢,不给你弄好我强迫症病发,后半天且得难受呢。

还一次全家到戴师兄家拜访,回去时叫了滴滴快车。坐车路经四惠东地铁站附近,爸爸想起当初具志书店的往事,就跟包子说你何D叔叔当年在这里开书店,对员工的要求就三条——“微笑、让路、问好”。司机这时突然插话问你这开书店的哥儿们是不是日本回来的?我说是啊您怎么知道的。司机说:“我媳妇日航的,刚进公司学的规矩跟你说的这一摸一样!”

最近带包子去首钢园看科幻展后,父子坐6号线地铁回家,车里人不多,全程有座,对面坐着一家三口,似乎也是游玩归来。小姑娘坐在一边,除自己外还给两个布娃娃腾出坐的空间。孩子妈妈在中间,扭头问女儿你这两个娃娃买票了么?小菇凉一本正经的说,买了,一个是半票、还一个是挂票。母女两聊的时候,另一边的爸爸已经昏昏欲睡开始打盹儿了,头却不往孩子妈那边偏,一下一下往另一边的年轻姑娘肩上凑。包爸心里好笑,想出言警示又觉得这话不好说。终于那边的爸爸一头靠上了陌生姑娘的肩头,瞬息间孩子爸惊醒,孩子妈警醒,包爸在口罩下面笑开了花。

包妈视角

假期带包子回娘家,臭孩子一直磨蹭出来晚只能打车了。包子和爸爸照惯例坐后面,开车后没多久包子拿出魔方玩,他爸看到也拿出自己的,俩人在后排开始技能比拼,聊的还挺高兴。车拐弯上二环后不久自己接了个电话,也就聊了两分钟后挂了,却发现不知为什么后面的父子俩都没了声儿,也不玩魔方了,闹别扭似的各自扭头呆望窗外。等到地方下车,问他们怎么了,俩人异口同声:“盯着魔方玩玩晕车了!”——真是两只沙雕!

包爸视角

以后坐车再也不玩魔方了!!!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